第67章 仙魔长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虽然出现了鱼刺这个小插曲, 但是自助烤肉之旅总体来说还算轻松愉快。

第二天,剧组又投入了紧张的拍摄中。

目前的拍摄进度已经过半,剧情发展到老唐为了维护自己的电影辅导班, 也为了自己不背上欺诈的罪名,被迫和曾经的学生夸下海口, 保证自己的电影半年内肯定可以上映,并忽悠着三个半徒弟一起拍电影。

而今天要拍的这场戏,是后期剧情中一个重要的冲突与转折点——四个学生中唯一一个怀揣学习梦想的小沙终于发现,整个辅导班都是一个骗局, 老唐连导演系的毕业证都没有,于是不顾其他几人的阻拦,和老唐起了冲突。

冲突最终发展成斗殴, 而嘈杂的声音让小白头晕脑胀, 最后一声花瓶碎裂的声音更是让他突然歇斯底里地发作,蹲下身子嘶吼一阵后晕倒在地,被送到医院。

在病床前,老唐看着陷入昏睡的小白,首次剖白了心迹。

*

一天的忙碌后, 小白的病情终于稳定,目前被打了镇静剂, 正在病床上昏睡。

昏黄的夕阳从病房的窗口照进来,披在老唐的身上,一动不动的他仿佛变成了一座镀金的塑像。

老唐坐在床头,用手抵着额头闭目养神, 听到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在他的身旁停下了。

“你为什么要骗人?”他听到小沙在自己身旁轻声问。

老唐叹了一口气,睁开眼转向他, 眼神中是深深的疲惫:“到了现在你还是坚持问这个问题?”

“......因为你明明是有能力的。”小沙翻开手中的笔记本,“你教的内容我都在网上查了,与专业人士的言论都能够对应起来。”

“还有这个。”

他点开一个推送,一张写着“XX大学XXXX届研究生毕业留念”的合影展现在老唐眼前。

老唐的眼神微微一缩。

小沙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还在继续说着:“这是我从一位导演的采访中找到的照片,图中第三排最左边的人明明就是你!你不是曾经上过知名大学的导演系吗?!”

“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去拍电影,却在这里开副导演,还说自己的招牌全都是骗人的!”

小沙越说越激动。

他想起自己辗转求学,一年又一年报考导演系,却没有一次能被最终录取的经历,声音渐渐颤抖起来:“为什么要这样浪费人生?要是,要是我是你的话,我早就——”

“因为我没能毕业。”老唐打断了他的话。

“我的毕业设计被室友借鉴了,反被说成抄袭,室友有钱有势,收买了院系的老师,我根本没法让别人相信我,”老唐的语气看似平静,却不自觉渐渐加快,“家里又出了事,父母和小叔家五口人出去旅游,路上出了车祸,大货车司机疲劳驾驶没刹住车,整个从我家的车上碾了过去,最后活下来的就小叔家的堂弟一个人,但是没钱吊着也快没了。”

“堂弟和我关系好,我哪能看着他死?”

“可是治疗费要钱,打官司要钱,堂弟醒了,脑子却又出了问题,后续恢复治疗还需要钱。”

“我上哪去找这么多钱?更何况堂弟他精神状况那样,”

老唐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小白,

“我总不能把他丢在医院吧?”

“可是哪有什么工作,允许人带着一个精神障碍患者?”

“我什么办法都想过了,最后开了这个辅导班,学生能招几个找几个,价格往高了定,上课的时候还能带着他——我是说,小白。”

老唐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是淡淡的,但是小沙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其实是不甘心的。

那眼神就像是冬天看似死气沉沉的结冰湖面,但是望去才能发现,在那湖面下却一直有不甘的生命在萌动。

小沙看着老唐这从未见过的认真眼神,一时竟被镇住了。

老唐却浑然不觉,继续说着:“你要走,要退钱,我不拦着你。但是电影现在拍到这里,少了任何一个人都已经不完整了。”

“算是我,这个好面子的人,今天在这里求你一次——”

“和我们一起,把这个电影拍完,行吗?”

*

“卡!”

副导演江淼淼喊了停,看了看镜头里的夕阳,觉得很满意——今天的晚霞也一样的完美,是自己最爱的火红色。

像这样重要的镜头,就应该配上这样的颜色!

而邵一晨坐在摄像机后,盯着显示器中的画面皱眉。

这东强老师的演技怎么仿佛又有了突破?

之前如果让她评价齐格隆的演技,她只会觉得中规中矩——毕竟如果给演技打分,总分一百,那么邵一晨只能分清九十分以上像黎星煜那样的天才的演技和十分以下的像南容宇他们双胞胎一样的稀烂演技,对于中间水平的演技,无论是不及格还是八十分,在邵一晨眼中都是一样的平平无奇。

但是齐格隆这一镜头,的表演,在氛围的渲染下,已经达到了九十分的高度!就连邵一晨都明显地感觉到,东强老师在这一幕中的情绪表达内敛却震撼人心,就连她都有点被触动。

就是这个剧情,现在看来总感觉像是在阴阳怪气李乔乔......

自己难道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怎么在事情还没发生之前就能写出这种剧本?

这个念头在邵一晨的脑海里打了一个转,很快地被她丢到了脑后——因为她看到东强,不对,齐格隆老师往这边走过来了。

她就算心里想着“希望东强老师随便演演就好”,也知道要是在这位认真负责的演员面前这么说就是自己的不对。她赶紧站起来祝贺齐格隆:“东——冬天快到了,齐老师冷不冷,要不要多加点衣服?老师演得这么好,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她心中暗道,好险好险,差点就又脱口而出一声东强老师......

齐格隆虽然不知道邵一晨为什么突然转进冬天保暖话题,但是听导演突然关心自己,认为她应该是对自己的表演很满意,心中松了一口气。他乐呵呵地回应道:“谢谢邵导的关心,我能把这个镜头里老唐的心态揣摩好,都是之前邵导和我的那一番交流的功劳啊!”

邵一晨:?

我和东强老师什么时候有交流了?我不是下班就跑路吗?

然而齐格隆自以为已经和邵导完成了交流,悠哉悠哉地又去逗躺在病床上的小白演员了,留邵一晨一个人思考人生。

不过她还没思考出来个所以然,电话就响了。

她一看,是千千公司总经理打来的电话。

邵一晨接起电话,就听到千千在电话那边汇报道:“邵总,之前你让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这次联系营销号大v放料的,是明辉传媒。”

“而明辉传媒现在力捧的偶像一哥就是傅凉辉。”

“您猜的没错,爆料这件事,背后一定是傅凉辉在指挥!”

说到这里,千千经理忍不住佩服邵一晨的敏锐感觉。她原本以为看不惯邵一晨的应该是同期的某位导演,没想到是根本没有交集的一个演员。

想到这里,她又继续说:“那邵总,既然知道了幕后主使,我们要怎么办?同样刷傅凉辉的黑料吗?我查了一下,他耍大牌的传闻还真不少,或许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不需要。”邵一晨打断了她的话。

毕竟别人刷你的黑料,你再刷回来,这种做法不就等于把自己拉到和对方一个高度了吗?

正因为对方的做法让自己深恶痛绝,自己这方就更不能用这种方法!

想到这里,邵一晨换了个方向询问道:“傅凉辉最近有什么新动作吗?”

千千经理立刻回复:“除了常驻的综艺外,傅凉辉最近宣了一个男一号资源。”

邵一晨一听,心领神会——这人不知道是被电影圈退货,还是觉得根基不稳还要回电视上刷刷脸,又回去演电视剧了。

就是不知道他从电影圈激流勇退,到时候还能不能再回来。

邵一晨当然是想让他能滚多远滚多远,就怕这人还在被公司力捧,恐怕不能如意。

要怎样才能给他一个相应的教训呢?

邵一晨正想着,那边的李千千还在汇报着:“他要接的下一部剧叫《仙魔长歌》,还是他擅长的仙侠剧,他在里面扮演一身正气的男一号——咦?”

不知为何,李千千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奇的声音。她说道:“邵总,等一下,我去查一个资料,一分钟之内回复。”而后就离开了电话,听起来像是去翻找着什么东西。

没过一会儿她回来了:“刚刚确认了一下,邵总,我们公司也有《仙魔长歌》的版权!”

“不过我们买的是电影版权,傅凉辉那边应该只是网剧版权。”

听到这里,邵一晨恍然大悟。当初晨星传媒会资金链断裂,和它到处购买剧本也有关系,导致它积压了很多剧本却没钱拍。这个《仙魔长歌》大概就是这段时期的产物。

想到这里,邵一晨突然想到了什么。

同一部作品的影视版本,必然会有比较。

如果有人比傅凉辉演的出彩许多——那傅凉辉的表演不就自然会被众人声讨吗!

到时候,他依靠这部作品重拾口碑的想法也就破灭了。

想到这里,邵一晨立刻拍板了。

“我决定了,既然我们有版权,那我们也拍《仙魔长歌》!”

她坚定地说:“我们要用作品,堂堂正正地把傅凉辉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