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执行导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秦律在附近的车位停了车, 一路小跑到了剧组拍摄地点,猫着腰,试图偷偷在不引人注目的前提下潜行进入剧组拍摄现场。

他之前在经济上宽裕了一些, 旧的电影完结了,新的剧组又没有开拍, 闲极无聊,终于想起了自己还坑在一半的漫画,又重新恢复了不定期更新的状态。

不过他已经不靠漫画挣钱了,心中又重拾了最初画漫画的那一点冲动, 这样创作出的剧情竟然得到了一致好评,再加上这部漫画的剧情已经接近收尾了,种种效应综合起来, 之前由于种种原因流失的读者又回归了一部分。

作品得到了正面的反馈, 秦律当然更加有动力。他一高兴,之前赶稿的时候的坏毛病就忍不住发作——他熬夜更新,完全忘记了第二天剧组就要开机了。

不仅如此,他从床上醒来的那一瞬间,甚至还是忘记了今天是剧组的开机仪式。

直到他在朋友圈刷到了邵一晨发的顶花大猪头, 脑袋中断了的那根弦才突然接起。

——糟糕,忘记开机仪式上, 自己这个新任执行导演要去给猪头上香,不是,上香拜佛了!

他从床上跳起来,一看时间可能还能勉强赶上开机仪式的尾巴, 便跑到楼下,开了车就往剧组赶。谁知道早上八点半,正是A市早高峰的时间, 秦律这个刚考了驾照的资深宅男哪见过这种世面,当场被前后夹击,堵在路上,只能跟着前后车小心翼翼地挪动,时不时还会被胆大的老司机加塞。

等他通过了这段堵车的路程,秦律长呼一口气,觉得自己的驾驶水平受到了极大的洗礼,自己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对堵车一无所知的秦律了。他暗下决心,以后即使在地铁上被挤成新鲜出炉的沙丁鱼罐头,也不会在高峰时刻选择自己开车。

不过堵车归堵车,秦律说到底还是迟到了。虽然他看邵一晨在微信上“哈哈哈哈哈你也有迟到的这天”的回复,觉得她似乎也不是非常在意上香这种小事,但万一邵一晨是一个坚定的佛教信徒,或者道教信徒,或者基督教信徒呢——哦,基督教不可能,上帝他不用上香。

要是这位天才因为执行导演没有敬畏她的信仰而当场炒他鱿鱼,自己就只能再回去画漫画了。

抱着这种心思,秦律在即使清楚知道自己到了剧组开机仪式也已经结束的情况下,依旧坚强地把车开到了剧组。

*

结果他到了剧组,却发现气氛好像不太对劲。

按理来说,剧组不应该已经开始拍摄第一条镜头了吗?怎么主演却聚在一起叹气?

自己迟到的这件事情,应该不至于把导演气到停下整个电影拍摄吧?再说自己只不过是挂名执行导演,剧组事务统筹方面的工作都是交给江淼淼和邵导自己的公司负责,和拍摄实际上也没太大关系啊?

导演邵一晨呢?莫非她真的是个虔诚的基督教教徒,在上香的时候觉得这是对信仰的背叛当场发疯?

秦律脑中各种设想层出不穷,他伸着脖子四处张望,好不容易才发现邵一晨正在一个角落不知道和谁打电话,表情很严肃。

算了,自己和导演关系不太熟,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去撞枪口了。

秦律想了想,凑到江淼淼身边小声询问:“刚刚发生了什么?邵导演不是在生我的气吧?”

江淼淼看了来人一眼,发现是秦律,也小声回答:“没有,听说邵导最近也在追你的漫画,想让我一起看,不过我不喜欢不会动的图,就没关注。我觉得她恨不得你直接放弃道具组工作,回去画漫画。”

“......算了吧,我可不想再得胃病,还是道具组的工作适合我。”秦律这么说着,神情稍缓。

看来导演并不是因为迟到的事情才这么严肃。

可是既然不是因为自己迟到,那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停止剧组拍摄?

想到这里,他狐疑地看向江淼淼:“你是不是又乱提建议?例如整个剧组放假放到傍晚,然后再把这一个镜头放到夕阳下拍摄......”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江淼淼一脸莫名其妙,“我很喜欢夕阳吗?”

上一个剧组里为了拍夕阳停工的经历我可还没忘呢,你居然就敢说自己不喜欢夕阳?!

秦律还没在心中吐槽完,就听到江淼淼泰然自若地接了一句:“而且我查过了,今天多云转阴,晚上没有太阳的。”

秦律:......承认吧,你就是有夕阳情节。

他又和江淼淼互怼几句,发现她是真的不知道邵导演为什么会停下拍摄,便不再和她就夕阳的问题再多做争执了。

结束了讨论后,秦律琢磨起来。既然邵一晨导演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停止拍摄,那问题可能就出在演员的表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