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转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

抱着这种从原友角度出发的想法, 薄荷我又回头去看了一遍电影,还真的找到了支持这种猜测的蛛丝马迹。

【喹硫平药瓶照片.jpg】

就是这个掉在原友桌子下的空药瓶。

由于薄荷对这种精神类药物没有了解,所以特意去查了喹硫平到底是怎样的一种药物。

这种药物严格来说属于镇定剂的一种, 是一种精神类药物。目前薄荷在网上看到的分析,基本都认为使用这种药物是由于原友患有抑郁症, 这也与之后原友利用舆论对学校进行攻击时,提到的“部分学生由于学校风气造成了心理创伤甚至是疾病”这样的评论想呼应。

但是实际上这种药物被用在治疗抑郁症上,只是由于它具有镇定的效果。这种药物最根本的功效,其实还是治疗双向障碍和精神分裂症!

为什么原友服药的原因, 不可能是治疗精神分裂症呢?

在注意到这一点之后,我又看到原友书桌上被霸凌的同学涂抹的过分言语。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只感受到了恶意, 但是第二次的时候, 我发现在这些辱骂中,还夹杂着一些其他的词语:“疯子”、“精神病”、“脑子有问题”......

这说明原友说不定不仅患有普通抑郁,还可能有精神分裂症的相关症状。

而精神分裂症的表现是什么?是感知与思维的障碍,是认知与常人间出现偏差,是精神上的不协调。

想到这一点之后, 薄荷觉得关于“警察和死者为什么具有相似的长相”,又有了另一种解释。

因为这个电影和宣传游戏一样, 都是从原友的角度出发的!

而由于原友可能患有精神相关的疾病,从他的角度出发,他看到的世界,其实是有一定的扭曲的。

不知道有没有人思考过这种可能性——如果警方从一开始的调查就是正确的呢?

白夜确实是意外坠楼, 而非自杀或他杀;

亲生父亲投保高额保险,确实只是关心自己的孩子;

重组家庭的姐姐与他的争执,实际上也只是希望他能安心学习;

班主任被偏见蒙蔽了双眼, 但在学生死后也未在警方面前抹黑对方的形象;

前女友也只是单纯地难以忘却过去,对他依旧怀念......

死者不会说话,而之前的那些看似是动机的内容,也全是来自他人的捕风捉影。真相如何,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但在电影所表现的内容之外,却确实地还保留着这样一丝光明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警察与死者长着同样的面容,也就有了另一种可能的解释。

并非他们确实相似,而是他们在原友的心中具有相似之处,表现在他的视角之中,便变成了相似的面容。

如果说相似点是什么,薄荷觉得,那可能就是“救赎”二字。

相信大家在之前都已经发现了,白日与白夜的名字是相对的。

那么他们在原友的心中,或许也有着相似而相对的地位。

白夜对他来说,带给了他死亡的救赎;而白日带给他的,可能则是生的救赎。

所有人都认为白日回到学校,是为了再一次调查坠楼事件。

但是在电影讲述的视角之外,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他是注意到了那个被霸凌、被折磨、生活在痛苦中的中学生的一样之处,才特意在放学之后又折返归来,只为为他打开被锁起的教学楼?而之后所谓的调查,也只是他为了拯救这个少年而付出的不为人知的努力?

毕竟这个警察的左手手腕处,也有一直未曾摘下的手表,正如原友不肯脱下的遮掩伤痕的秋季校服。

......”

看到这里,邵一晨震惊了。

这个猫薄荷的脑洞是不是太大了?

而且看起来居然很有道理,如果邵一晨不是这部电影的导演,思路甚至真的有可能被这个影评带偏!

什么电影视角和非电影视角,什么从原友的角度出发,什么拯救被霸凌的少年......

可是归根结底,原友最初就没有被霸凌的这个设定啊!纯粹是黎星煜为了给自己加戏,才造成了这种误会!

至于游戏,更是交给系统全权负责,除了运用了电影的照片素材,其他和电影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关系!

更别说什么喹硫平的暗示,什么一直戴在手腕上的手表,什么桌子上的涂鸦......那更是秦律和剧组其他主创讨论后的阴差阳错,和剧本没有一点联系!

邵一晨回想了一下最初的剧本内容,悲伤地隐约记起,在那个时候,原友只是纯粹的搅屎棍,嫌疑犯也是纯粹的嫌疑犯,没有霸凌,没有舆论阴谋,最后的跳楼也更像是中二少年突然受到了灵魂的感召。

是从哪一步开始出错了,才会变成这种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