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演戏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黎星煜和师母这场戏的内容说起来很简单, 就是原友主动找到班主任,去询问她问题的一场戏。

这场戏的前情提要是,由于班主任之前已经配合警察进行过调查了, 并且在之前的调查中表现正常,可以说就是一个关心学生、为学生发生事故感到心痛的老师, 因此警察对于原友关于“她具有犯罪嫌疑”的这一指证首次出现了怀疑,觉得从班主任这里调查不出什么线索。

为了取得警察的信任,原友这个角色才会借询问问题的借口主动接触班主任。

当初邵一晨会随手写下这场戏,纯粹是因为在这之前警察已经找过(或碰到过)除班主任以外的三个嫌疑人了, 并且问话套路都差不多——除了在死者的女朋友的剧情里有个勉强算是英雄救美的小小插曲,被南容宇演的正气凛然,整个一见义勇为好青年, 和正常的英雄救美相去甚远——如果再继续用同样的套路找班主任, 这个电影就不该叫《网》,而应该叫《嫌疑人去哪儿》了。

而且总用同一种套路写剧情,虽然可能会增加电影亏损的可能性,但是对邵一晨来说基本上是类似于把同一段话抄了三遍的机械劳动,总这么干她自己也审美疲劳、写的头秃, 于是顺手把这场戏安排给了男三。

当时她可没想到班主任这个角色会是由师母客串。

邵一晨这么想着,也没什么危机感, 毕竟她在见识过赵康的吹胡子瞪眼演技后,自动把这两位客串嘉宾分入了亏钱路上的好队友这一行列,甚至还指望他们能够把电影的质量进一步降低。

因此她在镜头后看着班主任和原友的表演时相当悠闲,如果不是赵康导师还在一旁盯着, 她得装装样子,她甚至现在就想开始打游戏。

然而,和邵一晨相反, 黎星煜此时心里相当紧张。

他可是认出来了这位邵一晨口中的师母,到底是什么身份!

那可是方圆!

放在三十多年前,可是红极一时的女星!

就算在现在,提起方圆,那也是一众大叔大爷的梦中情人,初恋白月光。

可惜这位初恋白月光在最后拍完一部文艺片后就退圈息影了,从那之后,不管是什么电影的邀请都一概拒绝,给很多大叔大爷留下了不小的遗憾。

黎星煜也是之前去赵康教授家进行辅导,才知道这位白月光和赵康有情人终成眷属。

他之前在上电影鉴赏课的时候,也对方圆圆的演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让她一炮而红的电影,电影里的她敢爱敢恨,尤其是最终与男主、也与过去的自己告别时,脸上带着悲伤但决绝的微笑的她美得简直不可方物。

没想到竟然有一天,自己可以和这样的前辈对戏......

说紧张,自然是紧张的。

但是黎星煜更多的是期待。

和这种前辈对戏的机会可不常有,无论如何,不管自己会表演成什么样,他都会尽全力展示!

*

伴着邵一晨开始的信号,电影开拍了。

镜头跟随着走廊中的黎星煜移动着。

他怀里抱着一本数学习题集,微微弓着背,低着头在走廊里走着。路过的学生都对他视而不见,自顾自地谈天说地。

而他也像习惯了这种气氛一样,独自一人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来到办公室门口后,他却没有立刻敲门进入,而是站在门口,似乎有些犹豫。

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班主任与其他人聊天的声音。即使隔着门,那声音还是伴随着几句让他无法忍受的隐约笑声,传进了他的耳中。

这声音在他耳中是那么的刺耳,仿佛在嘲笑着他。一瞬间,他捂住耳朵,浑身发抖,传入他耳中的声音仿佛断了信号那一瞬间的广播一样异常而扭曲。

他使劲摇了摇头,终于冷静下来。

听着这样的声音,原友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把手伸进口袋,片刻又拿了出来,轻轻吸了一口气,“咚咚咚”地敲响了教师办公室的门。

在门被敲响的一刹那,门内的欢笑声瞬间消失了。过来几秒钟,门内有了回声。

“进来!”

那是班主任的声音。

原友推门进去,冲着班主任腼腆地笑了笑:“老师好。关于您昨天布置的数学作业里,有两道题我不太理解,请问您能帮我讲一讲吗?”

班主任由于聊天被打断,看起来不是非常高兴。但是作为教师的职责在身,因此她还是对原友说了一句:“拿来给我看看。”

原友把作业递到她的手上。

她皱着眉头看了一下,想了想:“哦——原来是这题。哎呦,昨天一下班我就送悠悠去辅导班,她回家之后又去看月考成绩,这题答案我还没看呢——”

这句话不是和他说的,是看着同办公室的同事说的。悠悠是班主任女儿的名字。

办公室的同事听了这话,接下话头道:“悠悠成绩这么好,还去辅导班啊?听说悠悠这次月考是第一名吧?哎呀,可真厉害,我儿子要是有你女儿一半聪明我就满足了!”

“哪有哪有,你儿子成绩也不错啊。”班主任嘴上这么谦让着,但从她的表情看出来她还是很高兴,“哎呀,悠悠这次月考第一可让我高兴坏了,我这段时间带的班出了事,这么晦气,终于......”

她看了一眼原友,意识到他还在一旁听着,住了嘴,不再提什么关于跳楼的“晦气”。

她也是这时候才想起身边还站着这个等着自己讲题的同学,看了看题道:“这样吧,这题我还没准备,这就给你看看。你这个课间要是有事就先回去吧,我以后再和你讲——”

“不用了。”原友状似乖巧地笑笑,轻声说,“下节课体育老师请假了,所以是自习,老师看一下就好。”

班主任一下子被原友堵了嘴,但又不好说什么,只好不情不愿地说:“那我这就看看这道题,你在这等一下,我给你讲。”

原友站在那里,看到班主任把参考书翻到答案的那一页,在纸上抄起答案来。

他的心思也不在书上,于是盯着班主任的背影,沉默片刻,又说:“老师,最近班里有一些传言。”

“什么传言?又有人谈恋爱了?”班主任低着头抄着答案,看都没看他一眼,顺口应付着他,“要我说,你们青春期的小屁孩就是太闲了,才会整天想这想那,叽叽喳喳,动不动就早恋。多做点题不好吗?我家悠悠,你知道的,这次月考考了第一,回家从来不提学校里那些无聊的事,一坐到书桌前就是学习!你们要是全都像她那样,那我们这些老师就好教了......”

“他们都说,白夜是被人从楼上推下去的。”原友轻声说。

班主任抄着答案的笔一下子停下来了。

“谁说的?”班主任的声音一开始仿佛有些抖,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她放下笔,猛地转过身来,“告诉我,是谁?我这就把他叫出来训话!整天不好好学习,传这种没来由的谣言!”

“我也不清楚,他们都在私下里这么说......”原友露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低下头,身子微微缩了缩,“他们还说,和学校里面的人争抢保送名额有关系......”

“怎么可能!”

一声刺耳的——尖叫一般的女声传入了原友的耳中。

他稍稍向上抬了一点低下的头,发现班主任从办公椅上直接站了起来,对着他怒目而视:“你们怎么会这么想,这么觉得——”

说道一半,班主任似乎意识到办公室里还有同事,自己这样相当失态,连忙坐下,但还是语气急促地询问:“不,你们怎么会知道保送名额的事?不是还没有公布吗!”

同办公室内的同事一开始都被她吓了一跳,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了,纷纷过来安慰她:“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孩子嘛,青春期,到处乱传一些没根据的话,你也不要太生气,就算没那个意外,你女儿肯定也可以......”

同事们看了一眼原友,语焉不详地带过了这句话。

班主任此时似乎还有点歇斯底里:“我女儿当然可以!那个白夜就是不出事,她也是绝对的第一!交了借读费进来的学生,次次考试考第一名,不是抄袭是什么?要我说,就应该把他拉到一个空教室,让监考老师就看着他一个人!看他还能耍什么花招......”

同事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惹她生气,虽然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突然发了脾气,又是对谁发了脾气,都围到她身边,嗯嗯对对地随声附和。

而就在这办公室乱成一团的时候,上课的预备铃响了。原友抓起课本,对班主任小声说:“下节自习课,我得回班里了,老师再见。”

班主任根本懒得看他,挥挥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原友抓起自己的习题本,快步走出了办公室。然而他并没有像自己所说那样走进教室,而是看了一眼无人的走廊,转身跑进了厕所。

他冲进一个隔间,插好门,从兜里拿出手机。

而手机上的录音标识,还在一闪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