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客串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黎星煜看两个主角不顺眼, 想要从主角两个人那里抢戏!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邵一晨一瞬间确实有点头疼。

毕竟她承认黎星煜是个好演员,比起南家双胞胎, 当然是他更值得成为主角;但是她又知道南容宇和南容舟本身也没什么恶意,除了不干正事这个缺点外, 性格在富二代中还算不错。要是这三个人因为自己为赔钱而拍的一部电影真的闹出什么幺蛾子,自己是难辞其咎的。

但是邵一晨又观察了一下南容宇和南容舟的表情,发现他们似乎并没有特别不开心。

特别是南容宇,他要是真的对这个行为不爽, 估计现在这个镜头已经拍不下去了。按照南容宇的脾气,他肯定一甩警服,当着摄像机, 就和黎星煜再来一次真人快打。

而他既然能陪着黎星煜继续向下演, 就说明他对这种行为本身没什么意见。

不,邵一晨思考了一下双胞胎的智商,觉得他们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在抢戏!

而黎星煜既然决定通过在镜头内抢戏的方式来表达对两位主角演技的不满,想必不会再通过其他方式——例如斗殴——来反对两位主角了。

这么看来,抢戏一方面能防止剧组出现暴力行为, 另一方面也能使剧组气氛变僵,对于降低拍摄质量也有好处。

既然如此, 那不如就让黎星煜继续抢戏!

至于黎星煜加的那句台词到底是什么意思,由于镜头太短,邵一晨一愣就说完了,她也没听清, 不过想来不会是什么重要的台词,听不清就算了吧。

想到这里,邵一晨满意地点点头。见镜头内的两人都表演完成了, 她高声喊了一句“卡”,比了个OK的手势,扬声道:“这条通过了!恭喜大家,今天的拍摄任务圆满结束!”

听到这句话,剧组中的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露出了笑容。

*

邵一晨想的没错,黎星煜确实给自己加了一句台词。

但是这是在和南容宇商议之后添加的。

不仅如此,黎星煜甚至采用了双胞胎的部分造型意见——例如那个秋季校服外套。

台词中的“被值日生不小心关在厕所”,其实是暗示原友这个角色受到校园霸凌的处境。他当然不是被“不小心”关进去的,而是被小团体故意关在那里。

至于为什么要穿秋季校服,则是由于南容宇的随口一句聊天——“我当初小时候手欠,想和我弟建立江湖帮派,建帮当然要歃血为盟,朝自己手心一刀下去,我就哭了,现在还有一条痕......哎对,你说,原友手腕上会不会有疤?他都想从天台上跳下去了,是不是也拿刀划拉过自己?”

黎星煜一开始是当笑话听的(因为也确实是个笑话,就是疼了点),但是听到后面,他却思考起来。

这种想法不仅有可能,而且有助于进一步塑造角色。

但是按照原友的偏激而自卑的性格,即使有这个伤疤,他也必然会努力遮掩,不让别人看到。

在这个时候,经验丰富的南容宇提供了他的经验——他为了防止自家老哥发现自己手上的划痕后挨揍,特意穿了一件超级长的长袖,再握住袖口,这样就可以很好地隐藏。

黎星煜听了,觉得宽大的秋季校服正好可以完成这个设想,于是便把夏季校服改成了秋季校服。

现在看来,导演对于这个改动并没有反对,甚至也没有疑问。她对自己的那句台词,也采取了默认的态度。

看来导演已经明白了他这样做的主意,并且默许了!

想到这里,黎星煜终于确信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是正确的,他松了一口气。

而自来熟的南容宇看一个镜头拍完,也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凑到黎星煜身边“砰砰”拍他的肩膀:“小黎,我这次演得怎么样?有进步吗?”

比起上午,那进步可大了去了。

但是黎星煜也没直说——毕竟这不是等于间接告诉南容宇他上午拍得真的很烂。他只是简单点了点头,同时不着痕迹把自己从南容宇的大力拍肩中解救出来。

南容宇还没来得及高兴,黎星煜却又接着说:“不过这只是第一个镜头,之后的拍摄中主角还有更加激烈的情绪变化,想要表演好还需要继续揣摩角色。”

南容宇哀号一声,躺倒在地。

南容舟正想嘲笑自家哥哥,就看到黎星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死者的剧情也一样,虽然死者的情绪表达方式比较内敛,但是这更需要对角色的体会与对细节的把握,不然就只是单纯的面瘫。”

南容舟:......

我错了,我今晚就回去和我哥一起练习表演。

*

就这样,剧组拍摄的第一天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