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何故行此大礼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黎星煜从南容宇开始表演的那一刻, 就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皱起了眉头。

这个镜头里他的戏份只出现在最后的那一小部分,因此在前半部分他还有时间去观察南容宇的表演。

在他看来,如果给南容宇的表演打分, 他的分数很明显是不及格。

而且不是五十九分那种,离及格线只有一步之遥的不及格;而是成绩只有个位数, 就算老师看在师生情的份上想找点办法给你加分,都找不到加分点的那种不及格......

他的表演根本像是个根本没学过表演的外行!

就从他一开始的表现来说,他扮演一个警察,即使受外形限制, 他的体态达不到器宇轩昂的地步,也至少应该做到仪态自然,落落大方。与此同时, 设定里特地提到这个警察刚刚入职, 因此他应该有年轻人特有的活力,风风火火,甚至在不违背角色形象的前提下可以表现得生涩一点、冒失一点。

但是南容宇的走路姿势就是四个字,吊儿郎当。他不仅背没挺直,身子晃悠, 速度也慢得像散步。从门口走到主角桌子这一小段路,他硬是走出了富二代购物扫街的感觉。

之后的表演就更别提了, 他翻找死者书桌内线索的行为,被他演的像是翻自己的东西一样自然,甚至有种“这本课本就是我家出版的,我过来翻翻是为了视察我家的产业”的富二代霸气感。

黎星煜深深地觉得, 南容宇这个主角,他不应该演一个警察。

他应该去演剧本里那个欺凌原友的富二代——绝对是本色出演,生动形象。

按照他的标准, 这个时候导演就应该喊卡了,之后不管是和南容宇讲讲戏,还是让他自己找找感觉,总归得让他意识到自己表演的问题。但是当黎星煜看向监视器后的邵一晨时,却发现她似乎一点要喊停的意思都没有,甚至神色隐隐还有点满意!

这是怎么回事?

黎星煜感觉非常迷幻。但这个时候这个镜头已经快要拍到他的戏份了,既然导演没有喊停,那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表演。他努力忘记心头的疑惑,全身心投入到剧情中去。

而此时的邵一晨,确实正如黎星煜所想的一样,对南容宇的表演非常满意。

看看!看看人家的表演!这才是自己一直寻找的奇烂无比的演技!

虽然邵一晨没有丝毫评判演技的知识,但是就连她都能看出,南容宇的表演无论哪哪都不太对劲,一看就让人出戏。

这和她的预料简直如出一辙!正是她所希望的!

她心情舒畅,觉得这才是正常的赔钱剧组会出现的赔钱演员。

这个镜头表演完,无论是南容宇还是黎星煜表情都算不上很好看。南容宇是自觉自己演的不好拖累整个剧组,而黎星煜则是第一次见识到南容宇的演技,想到之后还要共同工作一个月,心情也很复杂。

唯一高兴的可能只有邵一晨,她喊完卡之后觉得非常满意,正打算一条通过,准备下一个镜头,没想到被突兀地打断了。

“导演,我觉得这个镜头不太好。”江淼淼在摄像机后面,表情严肃地说。

一般情况下,摄像师虽然在剧组中的地位很重要,但是到不了指导导演拍摄的地步。但是邵一晨本身就不是什么正经导演,拍得又自认为是一定会赔钱的电影,对这种普通剧组根本不会发生的现象并没有什么反感的情绪。

虽然如此,她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还是咯噔一声。

难道南容宇的演技已经烂到连摄像都想罢工了吗?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寻觅来的辣眼睛男主角,想要让他提高演技,对她来说可是万万不可......

正当邵一晨搜肠刮肚寻找借口,想要让江淼淼不要介意南容宇的演技的时候,江淼淼继续发言了,发言的内容却和邵一晨设想的截然不同。

“我觉得这个打光不行!没有感觉!还是得用自然光!”

......哦,原来不是打算给我的赔钱好战友南容宇的演技挑刺啊。

邵一晨长舒一口气,放下心来。

对演技没意见,代表着之后南容宇还能继续这样拍摄,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邵一晨放下心来的同时,开始思考摄像刚刚提出的问题:“打光?有什么问题吗?我觉得挺好啊,黑咕隆咚,非常适合傍晚的气氛。”

江淼淼坚定地摇了摇头:“剧本里这个镜头是放在傍晚的,傍晚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夕阳!是晚霞!是太阳没入地平线前的最后一缕光芒!”

“我特意查过天气预报了,今天天气很有可能出现晚霞和夕阳。如果不把这个镜头放到真正的傍晚拍摄,岂不是太遗憾了!”

邵一晨:......

她隐约想起来,当初那个在照相馆找事的顾客,似乎拍的也是夕阳下的镜头。

你是不是对夕阳有什么奇怪的执念?

邵一晨本来想拒绝,但是看着江淼淼一脸认真的表情,她又想了想,觉得打光对镜头效果影响不大,让她练练手也无妨。再说第一个镜头就重拍,甚至还挪到了晚上的时候重拍,想必也会大大打击影片拍摄的士气,从长远来看对赔钱是有好处的。

于是她开始思考:“你的意思是,把这个镜头挪到傍晚的时候?倒也不是不行,但是现在是夏天,要等到你说的太阳没入地平线前什么的时候得等到七点半,当初合同上可是写好一天八小时绝不加班......”

江淼淼想了片刻,突然像是灵光一闪,胸有成竹地说:“我想到了!我们可以白天放假,等到晚上再拍摄啊!”

*

黎星煜咬着嘴里的半根棒冰,想不通为什么刚刚一通操作下来,剧组突然就放假了,工作人员工资照发,全员自由活动,等到傍晚的时候再集合,重拍刚刚的镜头。

这就很离谱。

大概是导演也知道这种操作很离谱,为了补偿剧组工作人员(其实只有不到十个人),她特意买了一堆雪糕和棒冰分给剧组成员做赔礼。再加上剧组成员本来就对正规剧组没什么了解,于是便被邵一晨轻易哄骗过去,只留黎星煜一个有常识的正常人怀疑自我。

至于他嘴里咬着的那半根棒冰,另一半在邵一晨那里。

要问发生了什么,好像是邵一晨导演去买雪糕的时候数错了,少了一个人的份,黎星煜本着身材管理的想法把雪糕分给别人,但是邵一晨坚决不同意,认为剧组全员都应该一视同仁,正好她给自己挑了一份棒冰,于是她把自己那份用力一掰,一分为二,把半根硬是塞到了黎星煜的手里,并威胁黎星煜让他一定收下,不收就是不给她这个导演面子。

黎星煜无奈之下,只好像剧组其他人一样吃起了棒冰。

他轻轻咬了一口,觉得还挺甜。

正在这个时候,他用眼睛的余光瞟见刚刚扮演警察的南容宇叼着一根雪糕棒,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向自己这边凑过来,像是有什么要说。

剧组放假之后,导演邵一晨放假放得以身作则,给剧组发完雪糕补偿就溜了。而没了导演的压力,剧组人当然是溜得一个比一个快。黎星煜之所以留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冰棒没吃完,另一方面是想再看看拍摄场地,提前规划一下表演的时候怎么走位。上午的时候他被南容宇的表演带得有点出戏,自我感觉不是很好,于是打算再在这里多待一会儿,找找感觉。

但是没想到南容宇他也没走,这就有点奇怪了。

说实话,黎星煜现在对南容宇这个主角的观感不是很好。在他看来,只要稍微接受过一点演技相关的指导,再揣摩一下剧本,之前的表演就不应该这么离谱,因此他只能认为南容宇在拍摄之前根本没针对自己的角色做功课。既然他对待表演这么不认真,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过既然他如此不重视这次表演,为什么现在还留在这里?

黎星煜没想明白。而在他思索的这段时间里,那边的南容宇似乎终于做出了什么决定,他一跺脚,冲着黎星煜径直走了过来。

黎星煜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的?想打架?

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打架会落于下风,但是他也不想在邵一晨导演的剧组里惹事,给影片拍摄造成麻烦。

然而对面的南容宇并没有看出他的小动作。他走到黎星煜对面,然后眼一闭,当场给他鞠了一个躬!

黎星煜:......

仁兄何故行此大礼?

南容宇鞠的这个躬极为标准,整个人就是一个直角九十度。不仅如此,别人鞠躬会像弹簧一样自动弹起来,可他很明显是个生锈的弹簧,这个九十度弯下去就没再弹上来!

他保持着这个九十度鞠躬的姿势,用最大的音量喊了出来。

“黎哥!!!求你教我演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