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联想起名法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就这样, 剧组第一次电影主创团队会议在邵一晨迟到半小时、一点正事没干、全程吃吃喝喝的情况下圆满落幕。

非要说的话,她也算是干了一点点与电影相关的工作——她现场给电影和主角起了名字。

当然,这肯定不是邵一晨主动起的名字, 是黎星煜吃到一半,突然若有所思地问她:“学——邵一晨导演, 这部电影的名字叫什么?扫描的剧本只有内页,封面上的名字并没有扫描上去。”

听到黎星煜的这句话,剧组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讨论这么久,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要工作的电影叫什么名字呢。

南容宇和南容舟更是在一旁起哄:“对啊导演, 不光电影的名字,我们两个也不知道我们角色叫什么名字!剧本里左一个‘警察’右一个‘死者’,我们的名字呢?”

正在快乐进食的邵一晨顿时噎住了。

她自从把初版剧本发给黎星煜和双胞胎之后, 就把之前说要搞剧本修正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天天快乐打游戏快乐升排位,乐不思蜀,已然把电影遗忘到了脑后。

这猛地一问她,她哪能说出来啊!

然而邵一晨也不敢直说自己啥都没想,那岂不是很没面子。她努力抻抻脖子, 把刚刚噎在喉咙里的那半块鸡块咽下去,又喝了一口饮料, 装出胸有成竹的样子开口。

“之前没有把剧本名和两位主角的名字写出来,是因为我当时想了好几个备选方案,但是始终不能确认哪一个最合适。不过在这几天里,我反复推敲, 终于把电影的名字和主角的名字定了下来!”

邵一晨一边这么忽悠着,一边眼神四处乱瞟,试图在咖啡馆内寻找一点灵感。

忽然, 她视线一凝,注意到了桌上网状的薯脆格,灵机一动。

“这个,电影的名字嘛,就叫《网》!这是一部悬疑推理电影,线索千头万绪,这《网》的名字,正表明了事实真相的错综复杂!”

她又向薯脆格旁边看去,看到了点缀着白色奶油的黑色巧克力派,顿时对两位主角的名字也有了主意。

“两位主角的名字嘛,嗯,分别叫白,白日和白夜!警察叫白日,死者叫白夜,他们一人为明线主角,一人为暗线主角,与名字里的‘日’与‘夜’相对应。至于姓,则意味着邪不胜正、真相终会大白。”

当然,这些都是胡扯。电影的线索确实千头万绪——因为她根本没填坑,伏笔满天飞,可不得千头万绪。至于主角名字相关的解释,什么“真相大白”、“邪不胜正”,自然也都是瞎说。要知道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电影的结局算是什么意思,又哪里来的什么真相?

但是这个解释看起来确实说服了其他人,黎星煜点点头表示同意,其他人也纷纷附和:“挺合适的”、“好有含义啊”、“听起来就吸引人”......

邵一晨长舒一口气:这些人真好哄。

她很满意,其他人也很满意。

主创会就在这样其乐融融的气氛下结束了。

这次小型的电影主创会结束之后没几天,赵康导师那边就传来了好消息,说是剧组在D大校园取景的申请已经批下来了,在D大放暑假的两个月内,剧组可以拿着学校出具的许可,在指定的区域自由拍摄。

不过D大也给出了相应的条件——学校那边会允许学生前往剧组学习,并当成一项暑期实践项目,完成后出具实习证明,并可以在期末测评时加分。剧组则需要尽力照顾来剧组学习电影拍摄具体流程的D大学生,不能拒绝他们提出的不影响拍摄的要求。

D大不仅有表演系,也有导演系,甚至还有摄影系,这些学生以后会有很大一部分都会从事电影相关的工作。让他们提早接触剧组,对他们以后的工作也是有好处。

邵一晨自然是满口答应,表示如果有学生主动过来实习,那就按照剧组场工的标准发放工资,想参观学习她也举双手支持。如果有表演系的学生想要当群演,那就把他们全都安排上,反正死者的同学有一个班,一个班不够还有其他班级,学生不够还有老师,老师不够还有路人......绝对保证每个人都有表演的机会!

邵一晨这么决定,一方面是作为母校提供场地后的一点回报,另一方面也是有自己的打算。

毕竟这些还在上大学的学生社会经验基本等于零,到了剧组就是来帮倒忙的。就算没有明显拖慢剧组进程,也得把电影的质量往下拉那么一个台阶,对于赔钱有利无害,她自然举手欢迎。

而且剧组目前也没有群演,让学弟学妹过来实习也好,只要别出现第二个黎星煜,对邵一晨来说就是稳赔不赚的合算选择——而黎星煜的演技,也没那么容易复制吧?

*

拍摄申请批准后,邵一晨把正式开机日期迅速决定在三天后,而后通知了主要工作人员。

至于开机前的准备啦、一般剧组会搞的剪彩仪式和上香祈福啦,邵一晨完全没有费心,一切从简。

不过令她有点意外的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南容宇和南容舟两人不知为何竟然上心了,他们居然开始准备起剧本。

具体表现为,他们这几天连游戏都不打了。

邵一晨当初看没人陪她组队上分还挺惊讶的,以为这两兄弟转战新游戏,不带她这个队友。结果打电话一问,这两个不仅戒掉了游戏,这两天甚至都没去餐厅进行乐队表演,整天埋头于剧本中研究角色呢!

邵一晨惊了,重生前她可没见过这两兄弟这么靠谱、这么认真的样子!

怎么回事?这两个兄弟怎么突然转性了?莫非对我赔钱有什么意见?

邵一晨自然猜不到是之前那个主创会议上其他人对剧本倒背如流的表现,给了他们两个极大的刺激。她思考半天,也只能把这两个人的举动归于突然当主演,压力过大,导致他们脑子的某些部分出了问题。

邵一晨虽然知道他们就算临时抱佛脚,演技可能也提高不了多少,但还是希望他们在正式开拍之后,出了问题的脑袋能恢复成之前富二代的模样,不给自己的赔钱大计造成什么影响。

顺便也可以和自己继续一起组队上分。

她一边孤独地单人排位,一边真挚地希望着。

*

开机当天。

南容宇和南容舟两兄弟战战兢兢地来到片场,心里发虚。

虽然自从主创会议结束后,他们就开始拼命研究剧本内容,甚至还互相对戏试图提高演技,以求不拖剧组后腿,但是演技要是能这么容易就提升,那娱乐圈里就不会有那么多被骂演技辣眼睛的演员了!

他们录完自己的表演一看,心灵都受到了很大的创伤。

南容舟:我怎么表情这么僵硬?莫非是黎星煜上身?

南容宇:我怎么表情这么夸张?随便截个图都仿佛有表情包的效果?

他们痛苦许久,彷徨许久,最终也只能破罐子破摔,放弃治疗,原地躺平。

爱演成什么样就演成什么样把,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

而由于邵一晨什么开机仪式也没搞,这个剧组一点也没有给两位主演留下缓冲的时间,他们一到达现场,就被临时请来的化妆师——是江淼淼介绍来的负责婚庆摄影的熟人——拉到板凳上抹了一堆他们也看不懂的化妆品,而后就从直接开拍,简单粗暴。

不仅如此,一般情况下,剧组为了在开拍的时候讨一个好彩头,争取第一个镜头一遍就通过,通常会把较为简单的镜头挪到第一场拍,也算给主演一点适应的空间。但是邵一晨连开机仪式都没有,怎么可能在意这种彩头?她直接从第一个镜头拍起,根本不给两位主角入戏的时间。

而第一个镜头,就是警察,也就是白日这个角色和原友的第一次见面。

这个镜头的剧情是,名为白日的新入职警察对于白夜坠楼案件有一些疑惑的地方,因此在调查结束后,他利用学生放学的时间重新来到了学校,走进死者的教室,找到他还未被搬走的桌子,试图从里面的物品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而正当他翻看着桌子里的书时,他突然听到这间教室的门口传来少年的声音,询问他是否是调查坠楼案的警察,他抬起头,见到了自称是死者朋友的原友。

在这个镜头中,死者“白夜”没有出场,因此南容舟得以逃过一劫,胆战心惊地看着哥哥的表演——他很清楚,哥哥表演完了就轮到他了!他根本没时间幸灾乐祸。

而扮演警察“白日”的南容宇被迫套上一身警服,他扯了扯这套衣服的领口,觉得浑身都不太舒服。

到底该怎么表演?!

他越是紧张,大脑越是一片空白,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走到了准备处,听到“准备——开始!”的时候才浑身一激灵,横下一条心。

无论如何,现在也只能上了!

他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开始了自己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