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剧本与摄影师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天下午, 黎星煜收到了邵一晨发来的剧本。

看到微信顶端出现的对话窗口,他的第一反应是——邵一晨的头像升级了?

他再仔细一看,发现不仅是头像升级了, 甚至昵称也升级了。之前孤零零一个赔字的头像后面添了一个硕大的感叹号,而昵称从“赔光十万块”变成了“赔光一百万”。

黎星煜:......学姐的志向越来越远大了。

不过黎星煜一向不妄议别人, 也不会在意过多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因此他也仅仅是感叹了一句,之后就将注意力转移到邵一晨发来的剧本上。

点开扫描的PDF,熟悉的曲曲折折像狗爬的字迹又跃然于黎星煜的眼前, 而他心如止水毫不在意地投入了阅读,甚至在自己的脑海中暗暗给邵一晨的字迹打了一层美化滤镜——看多了其实还挺顺眼的,他想。

很明显, 在昨晚的一百八十八万攻势下, 黎星煜已经基本是一个无情的邵一晨全肯定bot了,无论这位学姐向他说了什么歪理,他都会尽自己所能把学姐的话歪曲成正确的。

一个小时后。

黎星煜关上了PDF,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

在这一小时里,他对电影剧本的认知经受了全面摧残, “学姐完美滤镜”隐隐有碎裂的趋势。之所以现在这个滤镜还仅仅停留在有裂缝而没有完全碎裂,也完全是因为那一百八十八万是昨天刚刚打过来的。

他这次阅读时间会那么长, 一方面是因为剧本确实增长了,从十几页PDF变成了几十页PDF。

但是另一方面原因是......这剧本太难懂了。

乱!

太乱了!

这是黎星煜看完剧本后的第一感受。

他在之前《最后的心愿》这部电影时,就已经领教过邵一晨在写剧本方面的特殊习惯——不标动作,不注表情, 不写心理活动,不做景物描写。演员理解,全靠随缘。

那个时候, 他靠着自己强大的理解能力克服了这方面的困难,也委婉地暗示了邵一晨,希望她下次如果还想写剧本的话能注意这些问题,毕竟不是每个演员都有心思一点一点抠剧本的。

他原本以为写第二本剧本时,邵一晨在有了第一本剧本的经验后,在这方面会进行一定的改正。

没想到她不仅不改正,还变本加厉。

具体表现在——她现在甚至连道具的具体描写都省了!

“空药瓶”、“水杯”、“书”、“日记”......

剧本里写出这些东西,却完全没写这些东西具体是什么。

是什么药品的药瓶?水杯有什么异常?书名是什么?日记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这些内容,邵一晨一律没有在剧本里体现!

这简直是难为人。

他是演员,是拍电影的,不是解密爱好者,也没兴趣把剧本看成推理小说......

上一部电影好歹还说了推送内容,和男主看到的文件是死亡通知书呢!

想象一下,如果上一部剧本就完全省略这些内容,那黎星煜就永远也不可能知道男主为什么看完手机之后就会把女主当成了女鬼,也难以理解男主为什么看完一份“文件”之后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那这还怎么演?

而现在,黎星煜却实打实的面对了这种情况。

他叹了一口气,觉得有些棘手。但是他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拿着这些问题去问邵一晨会得到什么答案。

“按照你的想法表演就可以”、“相信你的理解,没问题的”、“这里其实从哪个角度思考都可以,选择你喜欢的一个”......这些答案他在之前为期一周的拍摄过程中已经领教过了!

果不其然,黎星煜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得到了和他想象中一样的回答。

【黎明星光】:学姐,剧本里的这个“空药瓶”,具体是什么药物?

【赔光一百万】:上次不是说直接叫邵一晨就好吗?叫学姐有点不好意思。

【赔光一百万】:这个药物啊,你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来。

【黎明星光】:好的,邵一晨学姐。那是否代表着原友这个人物在身体上有什么疾病?还是说,是心理疾病?

【赔光一百万】:是邵一晨。

【赔光一百万】:是否有疾病,是哪方面的疾病,这些观点都有可能,选择你喜欢的一个。

黎星煜:......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他甚至有的时候觉得,这位学姐把电影片酬定得如此之高,说不定就是为了让演员在面对她的特殊习惯的时候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黎星煜叹了一口气,心想,幸好期末周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暑假,自己还有很多时间研究这个剧本。

刚刚他粗略地扫了一遍剧本,虽然关于推理与阴谋部分完全没看懂,但是基本剧情还是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