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醉酒误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 邵一晨脾气瞬间上来了,张嘴就想拒绝。

别说这一世她和南容宇只认识了半个多月,就算是上辈子的时候, 她听到南容宇这个德行给她打电话,还对她指手画脚, 也是会果断拒绝的。

你以为你是谁?霸道总裁吗?!

你和霸道总裁唯一的相似点就只有霸道!

或许还有有钱。

但是难道邵一晨她就没有钱吗——至少重生前是有的!

但是,等邵一晨略略冷静之后,她仔细想了想,反而觉得这个主意, 可能真的可行。

首先,这个提议的基础是《最后的心愿》即将下映,电影系统即将结算后发布新的任务——也就是邵一晨肯定会马不停蹄地开始第二部 电影的拍摄。

在这个基础上, 寻找下一部电影的演员的任务其实已经提上了日程。

而对于南容宇和南容舟这两个前世的狐朋狗友, 邵一晨可是太了解了。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败家其实也败不到那里去,但是要他们好好干点正事,自然也是扯淡。

不仅如此,邵一晨对这两个人的演技可是比对黎星煜了解得多——这两个人怎么可能会有演技这种东西!

他们就连在他们那个小餐厅进行音乐表演时, 表情管理都做不好,五官乱飞挤眉弄眼, 原本还算帅气的脸被他们这么一折腾之后简直惨不忍睹,随便照出来一张静态图都能当成表情包。

让他们演戏,还当主角?那他们毫无疑问会用一窍不通的演技,把这部电影变得能有多辣眼睛就有多辣眼睛。

这不就是赔钱的保证吗!

邵一晨越想, 越觉得这是个天才的主意。

她的上一部电影为什么没能赔钱?公众号说是“剧本和演员”拯救了这部电影,但邵一晨看来和剧本的质量没有一点关系。

上一部电影之所以挣钱,纯粹是因为诸多影评人, 尤其是一开始的那位“猫薄荷”,被黎星煜高超的演技蒙蔽了眼睛!

也就是说,罪魁祸首就是主角的演技!

想到这里,邵一晨下定了决心,要在这一步电影中把这个唯一能挣钱的可能性从一开始就抹杀掉,这样的话,这部电影就算是不想赔钱也只能赔钱了。

正因为如此,让这对双胞胎兄弟做主演,实在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一方面,和这两位合作之后,电影在发行方面就不用她再费心联系了,南极熊集团自然会做好,为她这个咸鱼提供了许多方便。

另一方面,这两位的演技差是绝对有保障的,可以说是从一开始就杜绝了电影挣钱的最大因素,这样的话,这次一定可以成功赔钱!

至于南容宇提出的,让上一部电影的男主角做男二号的要求嘛,虽然邵一晨实在是不想见到那个让电影挣钱的罪魁祸首,但是按照南容宇的指名,这次他不是男一号而是男二号(事实上喝醉的南容宇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弟弟是两个人,在他和弟弟双主演后,他口中的男二号实质上应该是男三号),剧情想必不会像上次那么多,对于电影赔钱的危害性大大降低。

不仅如此,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这么一个基本上属于演技标杆的男二号在电影里做对照,想必可以显得双胞胎的表演更为僵硬。

想到这里,邵一晨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

*

与此同时,电话那头的南容舟终于从双胞胎哥哥的手里夺下了他的手机,心中后悔不已。

失策,实在是失策!早知道哥哥会喝醉,自己就不和他提起邵一晨导演的真正身份了!

可是谁又能想到,南容宇竟然会不小心把鸡尾酒当成饮料喝呢?他又是一杯倒的酒量,喝醉了就开始胡言乱语,甚至在自己没注意的情况下和邵一晨导演打了电话......

他抢过手机之后,幸运地发现对方还没有挂断电话,赶紧道歉道:“邵一晨导演,实在抱歉!我哥他喝醉了在这里说胡话,这么晚还打扰别人的休息,冒犯到了您非常对不起!千万不要把我哥的胡话放在心上......”

他哥发酒疯也不是第一次了,因此南容舟替别人道歉的套路无比的熟练。一般碍于他们两个的身份,电话对面的人都会姑且给南家继承人一个面子,最多讥讽两句再挂电话。南容舟原以为这个邵一晨导演也会是相同的反应,没想到他说到一半,对面的邵一晨却打断了他。

“为什么不要放在心上?我觉得南容宇的这个建议挺不错的。”电话对面的导演若无其事的说。

南容舟:......!

他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毛病。

“抱歉导演,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是——”

“我觉得你们两个很适合做我下一部电影的男主角。”电话对面的邵一晨单刀直入地说,“你哥的这个要求,我同意了!”

南容舟差点把手里的手机摔了。他以为邵一晨在说气话,赶紧道歉推辞:“真的太抱歉了,我知道导演您现在还在生气,麻烦您就当没听到——”

没想到邵一晨在电话对面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小舟,啊,不是,南容舟啊,看来你还没明白我的决心!我是真的觉得南容宇的这个建议非常不错,并不是在说气话!”

南容舟彻底呆滞了。

而电话对面,邵一晨仍然没有停下说话:“我觉得你哥确实说的非常对,《最后的心愿》这部电影根本没有发挥出你们真正的才华!我在你们的身上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我敢确信,你们就是我下一部电影等待的男主角!”

“这事就说定了,我会尽快和你们签订合同的!谁要拒绝我就和谁急——以后我就不和他一起打排位了!”

最后,邵一晨斩钉截铁地丢下这句话,而后挂断了电话。

留下南容舟一个人,站在混乱的酒吧里凌乱。

他看了看身边口吐白沫满嘴胡话的双胞胎哥哥,又看了看手机上明晃晃的通话记录,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

电影的男主角......是这么容易当的吗?

*

第二天早上。

南容宇从宿醉中醒来,感到头痛欲裂,并且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其他地方也不是很舒服。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怪不得自己浑身都疼——在地板上睡了一夜,谁都会硌得慌。

......南容舟这个弟弟没把我拖回床上吗?!

他揉着脑袋从地板上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胞胎弟弟正坐在床上幽幽地看着自己。

南容宇刚想吐槽一下自己兄弟把喝醉了酒的自己丢在房间地板上就不管了的残忍行径,却对上了南容舟带着批判、控诉和忧郁的眼神,不知为何心里发毛,想要说的话也丢到了脑后。

“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他有些心虚地说。

南容舟依然用那种让他心里发毛的眼神看着他,过了许久,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哥啊,你真的什么都忘了?”南容舟的语气仿佛是在控诉负心汉。

“我......忘了什么?”南容宇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是真的什么都忘了——这是他的老毛病了,喝酒就发疯,发疯必忘事,第二天早上醒来他还会坚定的认为自己昨晚什么都没干是清清白白好少年,把烂摊子留给南容舟一个人收拾。

他也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远离酒精的,昨天属于一不小心把鸡尾酒和饮料搞混了,实属意外。

南容宇有些心虚,莫非自己昨晚真的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自己丢下弟弟一个人去泡妞了?用两个人共同的这张脸去大街上裸奔了?把自家弟弟的黑历史写成大字报贴在酒吧墙上了?

南容宇脑洞大开,可惜猜测不仅离谱还歪到没边。南容舟看到双胞胎哥哥的表情,就知道他靠自己的力量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又长叹一声,拿出他的手机,在屏保密码处输入了两个人共同的生日,调出一段通话录音递给南容宇,疲惫地说:“自己听吧。”

幸好我机智地开了通话录音,南容舟庆幸道。

南容宇一脸迷茫地接过手机,点开录音放在自己耳朵旁听了起来。听了二十秒,他的笑容就消失了,听了一分钟,他面色凝重,等到听到录音最后时,他已经面色发白了。

“明白了吧?”南容舟抱着双臂盯着他,“恭喜哥哥一通电话就帮我们争来一部电影男主角。”

“我......我当时喝醉了!真的!”南容宇露出了绝望的表情,“我就是说个气话!毕竟那个导演利用了我们也是事实......男主演什么的我也就是说说就算了!”

谁能想到那个叫邵一晨的导演真的答应了啊!

南容宇在感到崩溃的同时又有些委屈。虽然身为富二代,但是他一直是靠着自己的努力败家,从未做出仗势欺人的行为,也没想靠着自己南家继承人之一的身份获得什么名声。这件事实属意外,他的本意并不是要这个男主角......

但是怎么听这个录音,怎么感觉像是自己在欺压导演!

南容宇在地上呆坐片刻,猛地跳起来:“这真的不是我的本意啊!不行,我得找导演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