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映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个星期后。

邵一晨懒散地趴在宿舍的桌子上,打着《十号禁区》的游戏,脚边的垃圾桶里装满了外卖。

自从自己把电影配乐和发行的任务交给了南家双胞胎之后,他们兄弟两个上线游戏的时间骤然减少,原本逐渐磨合的快乐组队也变成了她单人的孤独上分之旅。但是想到他们两个是在为自己电影的上映赔钱而努力,邵一晨的心中就充满了快乐,即使被放了鸽子也无所谓。

正当她正打算进入下一局游戏继续奋战时,手机响了。

是点的午餐外卖到了吗?!邵一晨精神一振,连忙接起电话:“喂,外卖放在楼下宿管阿姨的桌子上就好——”

“什么酥瓜二姨?”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是我,南容舟!”

哦,是双胞胎弟弟,不是外卖。

邵一晨想起当初签电影音效和发行相关的合同的时候,确实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因此现在南容舟能够给自己打电话也很正常。她兴致不高地说:“我知道了,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电影的音效做好了!”手机那头传来南容舟兴奋的声音。

邵一晨的兴致又被提了起来。她原本想说“这么快”,又意识到她原本也没接触过电影音效相关的内容,也不知道效率如何,便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那可真是太好了。”

南容舟在电话那边继续讲着:“我这就把配音后的样片发给你。”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压低,像是在避免什么人听到一样说:“放心吧,我没暴露你的身份!我哥现在还以为是我的朋友拍的电影!”

听见你还是这么好糊弄我就放心了,邵一晨满意地点点头。她也同样压低声音说:“真的吗,太谢谢你了!”

“别客气,毕竟我们现在也是朋友,这点小事不用谢。”南容舟声音中充满自豪。说完这句话,他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补充,“对了,关于上映的事情,我也已经谈好了,时间定在十天之后!拍片量和宣传什么的我听不懂,反正都是按照你的要求来的!”

邵一晨听完,对南容舟的效率和理解力更满意了。看看,这才是华夏好队友!要知道她当初的要求都是冲着赔钱去的,不仅要求没有宣传,还定了一个奇低无比的排片量。一般的发行公司只要还想赚钱,就基本不会同意这个要求——但是南容舟一出马,这事就顺利无比的办完了,公司那边还没有一点疑问!

想必发行方那边也觉得这个片子是他们两兄弟拍来爽爽,赚不来钱,看到这些省事的要求自然是满口答应。

邵一晨又和南容舟敷衍几句,约好等电影大火之后去听他们的首场演唱会(怎么可能会大火呢,邵一晨自信满满),而后挂了电话。没一会儿,邵一晨的游戏私信——没错,他们是通过游戏私信交流的——发过来一条私人链接,邵一晨复制后点进手机浏览器,在线打开了这个视频。

*

半个小时后,邵一晨二倍速快进看完了成片。她关闭网页,显得有些失望。

怎么感觉......没自己想象的那么难听?

当然,不是说南容宇兄弟两个的摇滚不难听的意思。他们两个负责的片尾曲依旧是鬼哭狼嚎,比起正片来说,反而可能是这个摧残耳朵的片尾曲更恐怖一点。

但是放到电影里面当做配乐,就总感觉少了那么一点难听的味道。

换句话说,就是难听得不够有灵魂,难听得普通,难听得......不注意的话还真听不出这配乐难听。

邵一晨思考了一会儿,觉得会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自己对南容宇和南容舟这两兄弟的期待太高,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们一定可以难听得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但是事实上好听的音乐千里挑一,难听的音乐千篇一律,更何况负责配乐的时候没有他们的人声演绎,只有架子鼓吉他钢琴贝斯,他们两个按照乐理随便这么一搞,反而变得还能勉强能听。

邵一晨不知道的是,南容宇和南容舟为了这个配乐,前后重做了好几次,还破天荒地询问了他人(指无辜的餐厅负责人)对自己音乐的意见,可以说非常用心了。正因为此,这些配乐听上去才像是正常人能听的配乐。

当然,片尾曲由于完全是自由发挥,因此又恢复到了他们的正常水平。

不过事情也没那么差,邵一晨安慰自己。毕竟这配乐虽然没有像自己想象得一样难听,但是也实在算不上好听,最多也只能说是普通水平,对自己的赔钱虽然可能没有促进作用,但至少还没有扯自己赔钱的后腿。

不管怎样,电影的制作算是尘埃落定了!邵一晨把手机一丢,躺回到宿舍的床上,内心充满了对赔钱的渴望。

很快,自己就可以成功赔掉自己的第一部 电影,自己的回家之路,也会更近一步。

邵一晨正在这样畅想着,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说起来,自己之前叫的外卖,不是应该半小时之前就送到了吗?

她战战兢兢从电影播放界面退出去,果然看到了数个未接电话,最早的一通来自——半小时前。

“我的外卖啊!!!”

*

十天之后。

邵一晨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通电话吵醒了。

这倒不是打电话的人的问题,只是邵一晨习惯性地睡懒觉。要知道,现在实际上已经上午十点了。

电话铃声响了两三声,她才一脸不情愿地摸起手机,眼睛睁开两条缝去看到底是谁打的电话。这一看,她的睡意就消去了一大半,赶紧从床上弹起身子接电话。

“赵康老师,您怎么打电话过来了?”邵一晨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没错,打电话过来的就是原主的导师,赵康。虽然邵一晨对这位不是很熟,但是丝毫不敢怠慢。毕竟原主还没毕业,和导师搞好关系还是很重要的,要是闹得不愉快,说不准原主的毕业证就没了,到时候她拍拍屁|股回了原世界,原主回来面对这堆烂摊子,她自己也会良心不安。

赵康在电话对面笑了笑:“怎么今天搞得这么生分?之前不是都开玩笑,叫我赵大导演的吗?”

邵一晨尴尬挠头。她一时睡蒙了,哪能想起来原主平时都叫导师什么的呀。

“算了,不开玩笑了。”电话对面的赵康突然变得正经起来,“好你个邵一晨,没想到你偷偷瞒着我,干了个大事!”

邵一晨刚刚才缓过神来,被赵康这一吓,又呆住了:“什,什么大事?”

“别装了,我都知道了!”赵康很明显,根本不信她猜不出来自己在说什么,“还能是什么大事,当然是你不声不响地上映了一部电影的事了!”

邵一晨听到这句话,愣了一瞬,然后看了看时间,猛然醒悟。

十天到了,自己的电影上映了!

怪不得自己的导师突然打电话过来,原来是看到了上映电影名单中自己的作品!

电话那头的赵康还在感叹着:“虽然我一直都知道你迟早会做出自己的作品,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你甚至还没毕业呢!”

而意识到导师在说什么的邵一晨也恢复了冷静。只要不是发现了自己重生者的身份,又或者是要扣掉自己的毕业证,其他事情她其实都无所谓。她干巴巴地笑了几声,又说了几句感谢赵老师借来的摄像机这种话,试图蒙混过关。

不过赵康很明显还有话要说。他先是又夸了几句邵一晨年轻有为,把邵一晨夸得心虚无比,这才话锋一转:“不过,我虽然还没去看你导的这部电影,但是看起来票房情况不乐观,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这句话,邵一晨心中一喜。但是她不能表现得太过于明显,只是旁敲侧击的询问:“您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你拍的是小成本电影吧?并且还是独立电影?”赵康叹了口气,“我去查了一下,你这部电影的首日排片量竟然只有不到3%。这么低的排片量,就算上座率再怎么高,票房大概也只有几百万甚至更低。”

其实赵康预估的这几百万,在邵一晨看来还是有点太高了,她恨不得一分钱都不要挣。但是她想了想,毕竟票房本身就要被发行方、电影院和院线三方分来分去,最后自己还要再和发行方分成,这样算下来自己尚且还算是赔钱。

“不过这毕竟只是你的处|女作,宣发也很少,即使票房低,和影片本身的水平关系也不太大,纯粹是发行方的问题。”赵康反过来安慰她,“你只需要凭着这部作品积攒口碑就可以了。”

“我明白的。”邵一晨故作冷静地点点头,心想自己得随时关注票房和口碑。

实在不行,她手里还有一个杀手锏没用呢——要知道自己特意留着三万元没花,就是为了把赚钱的可能性扑灭在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