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演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邵一晨这样盘算着的同时,黎星煜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

这几天拍摄下来,他自然能看出这部电影多半是邵一晨拍来用来练手的,实验性质比较强;但是经过这几天高强度的拍摄,虽然邵一晨的指导不多,但他觉得自己对于演戏又有了新的体悟。

因此,他已经决定,不管这个电影能不能上映,他都会尽力发挥出自己的最高水平——毕竟自己作为一个新人,下一个男主角不知道还在多远的未来,自然是趁着这次机会学得越多越好。

而当初他阅读剧本的时候就注意到,这部剧本的最重要的一场戏,无疑就是男主角发现真相的这场戏。在这无声的一分钟之中,他需要只借助表情和肢体动作,表现出男主的心理转变。

——但是男主在这个时候应该是什么样的心理呢?

黎星煜被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难住了。

毫无疑问,男主吴普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无疑是震惊的。但是震惊过后,他的心中应该涌上更加复杂的情绪.....而在这些情绪之中,又会是哪种情绪占上风呢?

是为了自己已经身死的事实而悲伤吗?是对自己成了鬼魂的事情恐惧吗?是对自己为什么会成了鬼魂而不解吗?

似乎哪种情绪都可以理解,但是哪种情绪都又缺了点什么。

一般情况下,当对角色情绪表达有疑问的时候,询问导演是最好的方法。但是当他在空余时间询问邵一晨这个问题时,她的表现却显得有些异常。

她吞吞吐吐不肯直说,一开始告诉他要“悟”,而在他“悟”了却没有得出一个最终的结论之后,又告诉他“多看一下剧本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黎星煜不解其意,只好又去看那个简略得不能再简略的剧本。

他不知道的是,邵一晨让他自己“悟”的原因,是她也不知道男主这个时候该是个什么样的情绪;至于多看剧本那句话,她的真实意思则是——多看看剧本,你就明白这个烂片根本不需要揣摩角色情绪!放弃吧!

很遗憾,黎星煜没有接收到这份暗示。

他在再一次重温了剧本的整体思路后,合上剧本,闭起眼睛开始思考。

既然这一个镜头是全片的重中之重,那么男主此时的情绪,自然要和这部剧的中心思想有关。

这部剧的中心是什么?是恐怖?是鬼魂?

黎星煜在看完了剧本之后,却觉得都不是。

这部剧的核心,很明显是——爱情!

男主角吴普为了爱,才会在一年前的车祸中舍身保护女友,也才会无意识地在一年后女友生日这一天回到人间,想要为她过一个生日;也同样是因为爱,他在没有发现真相时,才会甘愿和他认为的鬼魂女友同居同住相互交流,想要通过为她实现愿望的方式让她了却遗憾,而不是通过找人驱灵的方式解决问题;女主角虽然描写不多,但是她也很明显是为了爱,才会对男主角念念不忘,在他身亡一年后仍然没有搬出出租屋,甚至连两人份的生活用品都没有改变。

考虑到这个主题,那么男主在发现真相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应该是谁?

当然是女友!

想到这里,黎星煜豁然开朗。

之前他分析的那些情绪不能说不对,但是都没有想到男主对女友的感受,自然会显得怪怪的。而在把女友纳入考量后,男主在发现真相时,首先自然应该想到女友。

他会悲伤于自己已经是鬼魂,与女友天人永隔;会感动于女友对自己的念念不忘;但是最重要的果然还是——决心离开女友,让她的生活恢复正常的决心!

黎星煜长舒一口气,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该如何表演的方法。

同时他也意识到,邵一晨学姐之所以没有直接向我点出这一点,而是让我自己领悟,一定是为了让我的认识更加深刻吧。要是她在我最初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向我说明这一点,我就不会为了搞懂这部分内容反复阅读剧本,对剧本的理解想必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透彻吧。

这样想着,他看向邵一晨的眼神,似乎多了一丝敬意。

*

邵一晨自然不知道自己敷衍的几句话,在黎星煜的脑补中已经有了那么深刻的含义,她只是觉得这个学弟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更加的奇怪了。

就,偶尔有点像在看那种传销头子,偶尔又有点像在看一个行走的人生导师。

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和这位学弟在电影扑街之后肯定再无交集,所以她也不惧学弟究竟用怎样的眼神看自己。她放平心态,最后确认了一遍摄像机的走位,而后一拍手喊道:“三,二,一,开始!”

这个在未来会被不少影评人截出来反复研究、被认为是邵一晨与黎星煜传奇合作的开始的长镜头,就这样在随便而敷衍地气氛中开拍了。

镜头先是从女主角房间的门把手处开拍——伴随着“咔嚓”一声,钥匙契入锁孔的声音,原本紧闭的房间门门把手忽然转动,随后房门开启一条缝,可以透过门缝看到男主小心地左右张望,随后缩着身子闪进了房内,又将房门轻轻掩上。他进了屋内,先是打量了一下女主房间的布局,而后朝着女主房间深处的电脑桌处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邵一晨提着摄像机跟随者黎星煜的身影,还努力通过摄像机注意着,不把自己的影子投到镜头所能拍摄的地方——要知道一旦镜头被判定为穿帮的话,系统是会要求重拍的!这种系统审查,也导致邵一晨无法丧心病狂地毁掉这个电影,不然连系统审查都通不过,还得重拍,自己还要被再收缴一次个人财产,那就得不偿失了。

在邵一晨思考着这些有的没的之时,黎星煜已经走到了电脑桌前。他试着扯了扯抽屉,没扯动,四周扫视了一圈,看见窗台上的几个花盆,神情放松下来。他伸手朝着花盆后面一摸——可能是潜意识讨厌阳光,男主首先尝试的花盆是没有暴露在阳光下的那盆——在尝试了几次后,果然在其中一个花盆底下发现了抽屉钥匙。男主吴普脸上显出一丝成功的喜悦,不忘回头确认一眼门口处没有人,转回头来就迅速地用钥匙打开了抽屉。

此时的镜头拉近到黎星煜手部特写。可以看出来,抽屉里的东西还不少,男主角在其中迅速翻找一遍,没看到想要的东西,索性一股脑搬到桌子上。镜头又从男主角的手上转移到抽屉里的物品上——可以看到有男主角和女主角的合照(男主角的手指在女主角的脸上停留一瞬,像是在抚摸一样,随即轻轻地把那几张照片摆回抽屉里)、男主角大学时送给女主角的情书(像是不好意思似的,男主角迅速地把情书折起来,也放回了抽屉)、几张电影票根和旅游景点票根(男主认出是自己和女主角一起去看的电影和共同去过的景点),最后停留在一张看起来很突兀的文件。

男主拿起文件,几秒后手开始颤抖起来,而此时观众也能够通过镜头看出这份文件的内容——是男主的死亡证明!

镜头拉远,男主角低着头,眼睛和略长的额发让他的表情模糊不清。

而与此同时,门吱呀一声开了,女主的身影站在门口——但是这部分只是写在剧本上,实际上镜头并不会给到门的方向,而是一直聚焦在男主的身上。

后期配音也只会配上“吱呀——”一声门响,要是音效做得不好,观众多半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这也是邵一晨确保这一段镜头会垮掉的重要原因。

而邵一晨在心里默默数着数字,觉得时间差不多、女主应该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向黎星煜暗暗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可以继续了。

但是在邵一晨在摄像机后比出手势后,黎星煜却没有立刻行动。正当邵一晨透过摄像机的镜头看着黎星煜,暗想他是不是没看到自己的手势时,他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应该就是后期会配上的门响声——肩膀下意识一缩,而后猛地往后转头。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发现真相后的表情才第一次展现给观众,也同样,第一次展现给邵一晨。

而邵一晨从摄像镜头中与黎星煜的目光相交,竟然愣住了。

镜头里的黎星煜——不,此时他不是“黎星煜”,他是“吴普”。镜头中的吴普手中捏着那纸宣判了自己死亡的文书,望向门的方向。他双眼微红,眼中似有什么在闪动,神情看似茫然无措,但是望向镜头对面的“女友”的眼神中又有歉疚与悲伤。在沉默地对视之后,他双唇微动,无声地念出了一个名字。

邵一晨知道,那是吴普“女友”的名字。

——直到这一刻,邵一晨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黎星煜的演技,似乎在一个她未曾设想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