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长镜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得不说,黎星煜是一个相当有责任感的人。即使在听说邵一晨的剧组只有两个人,也没有撂挑子不干,而是继续帮邵一晨联系房东——虽然他偶尔投来的带着探究的怀疑目光,让邵一晨的心有些许刺痛。

他可能担心我在骗钱。邵一晨悲伤地想着,决定今天就和系统申请,尽快把工资和租金发下去。

黎星煜联系的房主是听声音是个年轻男性。之所以是听声音判断,是因为这个房东甚至懒得和他们见面交流,直接一通电话打过来,很爽快的答应了用他的房屋进行拍摄的请求,甚至还表示他这几个月都没有用这个房子的需要,闲着也是闲着,他们剧组延长一点拍摄时间也完全没有问题。

其态度之爽快,让邵一晨怀疑这房子究竟是不是他的,其中有没有什么隐情......幸好黎星煜的保证还是有一定信用的。

这一周租金的价格在邵一晨的坚持下定了一万元,毕竟花的是系统的钱,不用白不用,邵一晨丝毫不心疼。其实如果按照这个房主的态度,即使借给他们用也完全没问题。但是这样的话不仅邵一晨,甚至连黎星煜都觉得过意不去,因此定了这个价格。

场地找好了之后,一直困扰邵一晨的最后一个问题也迎刃而解,剩下的任务就是着手拍摄,把整个电影糊弄过去就好!

邵一晨长舒一口气,觉得心中一块大石落下。她转向身旁的黎星煜,对他说:“既然场地找好了,那我们尽快开拍——你看明天怎么样?”

黎星煜点点头,但是看上去仍然有些疑虑:“整个摄制组只有两个人......那么另外一个演员呢?”

“当然是我。”邵一晨挺胸抬头,毫不心虚。

第二天,拍摄红红火火地开始了。

在拍摄之前,邵一晨就通过导演系统,提取了工资和租金打给了黎星煜。这确实打消了黎星煜对于“这个剧组是假的”的担心,但是同时也让黎星煜更加疑惑——剧组是真的,就代表这个学姐确实要两个人拍完这个电影,这简直比剧组是假的更加离奇。

怀着这份迷惑,黎星煜投入了拍摄中。

打光靠自然光,收音靠录音笔,摄像靠导演——如果导演需要客串女主的时候就干脆固定机位。黎星煜惊奇地发现,邵一晨是认真地打算只用两个人来拍成一部电影,代价是这部电影看起来就像是粗制滥造四个字的代名词。

与此同时,他发现这位学姐是真的不会演戏。她表情僵硬,肢体动作约等于零,偶尔还会像台词烫嘴一样结巴。她很明显对此也有自知之明,采取的对策是——把头发放下来挡住自己的脸,能拍背影就绝不拍自己的正脸,同时大幅削减女主戏份。

更神奇的是,不知道导演自己有没有意识到,但这种措施在黎星煜看来居然颇有成效。毕竟这部电影的女主一开始,在观众的眼中就是一个鬼魂。这部分“异常”的镜头表现,放在女主的身上反而更加深了观众的误会!

这也是黎星煜为什么依旧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剧组坚持着——当然合约是一部分原因。但是每当他对这部电影的最终效果不抱希望之时,邵一晨的一些不经意的操作总能又燃起他的希望。

他甚至觉得如果不是邵一晨刻意为之,那就是她的天赋实在惊人。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这个学姐在戏外,作为一名导演的行为更加的异常。

具体而言,就是——在奇怪的地方精益求精。

作为一部恐怖片,正常导演本应该重视那些渲染恐怖气氛的镜头。但是邵一晨导演对此的态度却非常随便,不管黎星煜自我感觉演得有多出戏,都坚持一遍过,美其名曰“保持状态”,只要不穿帮,就绝不返工。无奈之下,黎星煜只好努力在第一遍拍摄时就发挥出自己的最高演技,磨炼一天后竟然觉得对演戏有了些新的体悟。

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个导演在所有的时候都是一遍过的。在一些寻常不会注意的小细节处,这位导演却会反复重来,只为追求她口中的“最好的效果”——尤其是在与恐怖无关的搞笑镜头上,她简直是力求让所有观众都感到好笑,而这些镜头一般都是在恐怖气氛渲染在最高潮的时候拍摄的,可以说是严重破坏恐怖气氛。

由于拍摄地点只在一个房间内部,所以没有取景问题,邵一晨和黎星煜是直接按照时间顺序进行电影的拍摄的——因此黎星煜可以直观地感受到剧情与剧情之间的气氛如何。而就他现在的感受而言,镜头之间的衔接确实流畅,但是恐怖的氛围可以说是一点也无。

也许师姐有自己的想法,他只能姑且得出这样的结论。

*

邵一晨确实有很多想法。

其中最突出的想法就是——这个师弟的演技是不是比自己想象的好上很多?

这份疑虑从电影开拍的那一天就开始了。

要知道,她原本是抱着这个师弟过于出众的相貌会与这个电影格格不入的打算,才果断把他选成这个电影里本该相貌平平无奇的男主角的。在开拍前一天,这位师弟询问该穿成什么样子的时候,她大手一挥,对他说你随意就好......

结果第二天她就看到自己的这位学弟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格子衬衫牛仔裤,微微驼着背,如同一个平平无奇的社畜一样向自己走来。

邵一晨:???!!!

仅仅是一个眼镜的区别,就可以造成这种相貌从完美无缺到平平无奇的巨大落差吗?!

邵一晨被震撼了。

但是她仔细观察之后,又确认了这位师弟依旧还拥有着为荧幕而生的完美帅脸。她百思不得其解,从帅哥到小职员的转变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会造成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根源,本质上还是她对演技一窍不通的缘故。如果是一个稍微有一点经验的导演——不,甚至只要是一个比较经常看电视剧与电影的资深观众,就可以很简单地意识到,造成这种区别的缘故是黎星煜刻意改变了走路习惯与一些细节动作,从而使他的气质迅速接近于普通小职员,从而进一步判断出黎星煜在表演上显然卓有天赋。

遗憾的是,邵一晨在重生前,比起靠电影和电视剧消磨时间,更喜欢氪金玩游戏。这导致她目前对演技的鉴赏能力基本为零,从而遗憾地错过了发现师弟演技惊人的机会。

因此在短暂的震撼后,邵一晨又开始安慰自己。

其实现状也没那么糟糕!虽然师弟的相貌变得更加贴合剧本人设,但是同时也使他的完美外貌没这么突出了。原本她还担心这位师弟的盛世美颜暴露在镜头之下后,凑巧再被某个大V发现,然后一炮而红带红电影——要知道,在有系统的世界里,这样的事情不是不可能发生!但是现在看着黎星煜的眼镜衬衣牛仔裤,邵一晨觉得就算是再有眼光的大V,也只能夸赞一声清秀,还是不考虑角色气场的前提下。

再说,有自己亲自把关的烂片剧本打底,怎么可能拍出能看的电影呢?就算不相信黎星煜,也该相信自己!

邵一晨的心中再次充满了决心。

*

在邵一晨的敷衍糊弄和黎星煜的精益求精中,电影终于拍到了后期的真相揭露部分。

作为整部电影的高潮部分,这里应该是演员情感爆发的最重要部分。

正因为如此,也是邵一晨决心要拉垮的最主要部分!

按照剧本,这里的剧情是男主在方法用尽,却依旧没能把他以为变成鬼魂的女主送走后,无奈下只好潜入女主的卧室,想要通过抽屉里女主的日记了解她真正想要完成的遗愿,却无意间在女主的房间里看到了自己的死亡通知,才终于发现事情的真相。而就在此时,女主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而在这样一长段剧情中,邵一晨却没有设计一句台词,甚至刻意地连男主的情绪都没有标注出来。就连剧本里提到的“女主的身影”,实际上也不会出现在镜头中,全靠男主一个回头再加上一个表情的变化,让观众了解到“哦,这个时候女主站在这里”。

——她就是等着在这里给主演挖坑呢!

这一部分情节表演下来起码需要一分钟,而邵一晨是打算把这部分内容拍成长镜头的,事实上这也是节约成本的一种方式,一镜到底,绝不重来。

既然如此,对主演的演技要求就相当的高了。

众所周知,长镜头拍得好是炫技,但拍得不好,就像是导演忘记喊卡。

邵一晨所追求的当然是第二种拍得稀烂的效果。

毕竟谁都知道长镜头拍好很难,因此拍出来之后即使拍得像一坨有机物肥料一样,业内人士都会体谅一番,认为单纯是新手处女作,尝试没有成功;而在圈外看来,垃圾就是垃圾,不能因为拍出垃圾的过程非常艰难,就可以把不可回收垃圾勉强归入可回收垃圾之内,这个不知所谓的高潮多半要被群众的火眼金睛喷得狗血淋头。

这样一来,既给原主留下了在业内继续生存的空间,又成功让这部烂片烂上加烂,可谓一举两得。

邵一晨这样思考着,觉得自己果然是个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