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只有你和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除了发现自己是剧本的男一号时的惊讶之外,黎星煜在阅读时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份剧本的不同寻常。

这本剧本绝对不同于普通的“恐怖片”。事实上,黎星煜觉得把这个剧本称为恐怖片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甚至其中“爱情”、“悬疑”甚至“搞笑”的部分都多于“恐怖”的部分。

不仅如此,这个剧本的简略程度也出乎了黎星煜的意料。要知道,通常情况下,剧本至少会说明拍摄的场地,并标注主角在拍摄这一某一句话时的心情,例如“惊讶”、“愤怒”、“悲伤”此类。但是这本剧本完全没有这些内容!甚至就连某些必要的动作指示,这个剧本上都是尽量简写。

例如写男主“拿起手机,看到一条车祸推送,立即点开后停顿几秒,迅速下滑,在推送图片处停止了滑动手机”。

一般来说,至少应该标注男主此时看到了一张什么照片,为什么要停止吧?

但是这个剧本里完全不提!甚至也没有说男主看到了推送之后的神情!

导致黎星煜只能在快速地过了一遍剧本内容才知道,男主吴普看到车祸推送会点开的原因是,出车祸的公交车线路正好是女主每天的必经之路,而他在推送图片处停止滑动的原因是看到了女友浑身是血的照片。

黎星煜不清楚邵一晨的导演风格是什么样,但是看了这个剧本他就能知道,只要邵一晨不是处处把关的那类导演(看拍摄预期只要一周,他估计邵一晨不是),那这部电影最后呈现的效果和演员对角色的个人理解息息相关——如果演员没有完全理解剧本,呈现的效果甚至会南辕北辙!

但是要说因此就判断这个剧本粗制滥造,黎星煜觉得也并不应该。不如说,如果即使是敷衍之作都能写出这种水平,那这个剧本作者的天分就真的太惊人了!

和看上去相当不走心的剧本形式相反,这部剧的剧本内容相当有亮点。不知是导演的灵光一现还是确实打磨了很久,这部剧本不管是在人物设计、人物关系还是节奏、对白等方面都算得上是可圈可点,别说网络大电影,就是作为一部院线电影的剧本都毫不逊色。

而自己被选为这样一部电影的男主角,黎星煜感到了几分压力——这样的剧本,对于演员的表演水平要求是非常高的。毕竟这部电影的第一批观众,在没有引导的情况下都将会认为自己看的是一部真正的恐怖片,但电影的实际内容却并非如此。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用表演征服大多数观众,让他们觉得即使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恐怖内容也能物有所值、甚至物超所值,电影的内容是一部分评判标准,演员的表演则是另一部分。

黎星煜认为,这部电影剧本的水准配得上这种内容欺诈,如果最终拍出来的电影让观众评价不佳,则是演员的问题。

但是他并没有因为这种难度的表演而退缩,反而感到了一种兴奋和隐隐的期待。

自己作为大三学生,虽然也参加过几个剧组,但在里面的角色都是跑跑龙套,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现在一个男主角的机会摆在自己的面前,自己怎么能不抓住呢?

更何况,这个邵一晨学姐还给自己开出了不算差的条件——虽然她对自己的实际家庭情况可能有一定误解,但是这些钱确实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即使只是为了知遇之恩再加上雪中送炭的恩情,自己也没有理由不做到最好!

黎星煜平静的面容下,心中涌起了一股冲动。

*

邵一晨并不知道她的剧本已经被这位小师弟误解了这么多。

如果她知道了这位小师弟的想法,一定会立刻劝说他,让他放弃思考,放飞自我,能演多差演多差,这才是对她真正的帮助。

她现在正在寻找拍摄场地。

目前十万元的电影经费已经花了六万元在演员工资身上——虽然其中有两万元是她自己发给自己——还剩四万元。摄像已经决定借用导师的摄像机,灯光和话筒等配件则是想都不要想直接放弃,后期剪辑同样可以邵一晨她自己上手,那么现在剩下的唯一需要花钱的地方,就是场地。

一般电影的布景是需要很大的花费的,但是邵一晨从一开始就把拍摄的场景限定在一间出租房内,再加上拍摄器材少而轻便,也不用布景,因此只需要租一周出租房,提前和房东谈论好相关事宜,应该就可以完成。

至于电影中会出现的车祸现场以及满身是血的女主,邵一晨决定采用后期合成图像的方式——反正这些场景除了在推送中出现一张照片外,只会在男主的回忆中出现几秒闪回,没必要大费周折,一切从简。

在确定了这些需求后,邵一晨剩下的任务就是找到一间合适的租房。但是她在中介处蹲了一天,也没看到合适的出租房,难得看到的几个合适的房屋,在听说只租一周,并且是用来拍电影之后,纷纷拒绝了请求,就算邵一晨再怎么保证自己会尽量保持房屋整洁并且在归还房子的时候收拾干净也不行。

明明这一整个剧组只有两个人而已,怎么可能会把房间弄得多乱呢!

没办法,邵一晨只能打算第二天再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出租房。

而在这天傍晚,黎星煜再一次联系了她,语气淡淡地询问剧本相关的一些问题。男主角研读剧本的这份认真劲头让邵一晨心惊胆战,她只得随便胡诌一些内容,类似“男主吴普这里可以自由发挥”、“这里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随便保持放松的动作就可以”、“你作为演员可以对自己的角色进行再创作”诸如此类,力图暗示黎星煜:你随便演!演得再砸也没关系!

至于对方听没听懂,邵一晨就不知道了。

而在对方挂电话之前,邵一晨看了看时间,估计着大学此时即使有课,也该下了下午第四节 课了,想起双方还没签订合同,于是询问对方现在在不在学校,能不能抽出时间把合同签了。

黎星煜答应了,约在校内图书馆楼下的咖啡小店内见面。

再一次见面,黎星煜还是之前的性格——表情淡淡的,如果不清楚他的性格可能会觉得他不是很高兴。

不过邵一晨也闲到不是会关心对方心情的性格,她抽出一份合同——系统把关,她也看了一遍,绝对童叟无欺良心合同——递给黎星煜:“黎学弟你检查一下有没有问题,没有的话,在右下角签上名字就可以了。合同一式三份,你自己留一份,另外两份再给我存档。”

黎星煜点点头,略略浏览一遍,抬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把属于邵一晨的两份交还给她。令邵一晨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看了看邵一晨的脸色询问道:“学姐今天在忙着拍摄吗?看起来脸比较红,像是在太阳光下晒了一段时间。”

邵一晨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看起来冷漠,实际上还挺细心。她回答道:“今天在选择拍摄地点,不太顺利,冒着太阳去看了几个地方,但最后房东都反悔了。”

黎星煜看起来有点惊讶:“房东......学姐不选择撘个简单的摄影棚吗?”

邵一晨苦笑了一下,没说话。

她哪有这个钱和时间啊!别说租一间仓库撘摄影棚一天要几千,布景还需要人手费和时间呢,这样干根本不现实。

黎星煜像是明白了什么,也没再继续问。他思考了一下剧本内容,又开口:“学姐是想要选择一间出租房实景拍摄吗?”

邵一晨点点头。

“那我可能有个推荐的地方。”他说,“我之前母亲住院需要照顾,学校离医院太远,所以我在医院附近租了个房子,白天我母亲有护士照顾的时候我能过去休息一会儿。由于房东是我认识的人,所以价格相当便宜,并且按他的性格,应该不介意摄制组入住会弄乱些什么。”

邵一晨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听起来这里正合适!

至于被黎星煜欺骗这种可能性,邵一晨当然也思考过,但是她之前在教务系统确实查到了黎星煜的姓名,对应的证件照片也正是这个人。只要这个学弟还想在这个圈子混、还想当个演员,就多半不会坑她。

她连忙说:“那能不能麻烦学弟联系一下房东,我们尽快约个时间看看房子。还有,我可以保证,不会破坏房间里的一点东西!”

黎星煜点点头,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翻找起来。他一边找一边说;“学姐不必这么拘束,毕竟剧组人多手杂,即使有一点磕碰房东也可以理解。我和他从小就认识,很熟悉,他不会介意的。”

“不不不,剧组的人真的不多。”邵一晨连忙解释道。她想了想,觉得剧组的实际情况也瞒不了多久,到时候电影一开拍现实情况就摆在那里,于是一咬牙,小声告诉黎星煜:“是真的不用担心......剧组一共就两个人。”

黎星煜打电话的动作不禁停了下来:“......两个人?摄影呢?场工呢?”

邵一晨故作神秘地摇摇头,指了指黎星煜,又指了指自己:“只有两个人——你,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