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黎星煜(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半小时后。

邵一晨坐在原主的导师家里,有点手足无措。毕竟她上辈子上了一个交钱就能毕业的野鸡大学,在大学混吃等死,毕业后根本没想过考研究生,自然也没有什么导师。因此她生怕露出了什么破绽,略显局促。但是想想赶快回到原世界的迫切愿望,邵一晨又下定决心,装出一副自然的样子。

没错,她想出的解决摄像机的办法,就是去找原主的导师借一台数码摄像机。这并不是病急乱投医,而是她清楚原主的导师家里确实有摄像机,足以用来拍一部粗制滥造的小成本恐怖片——那是电视台淘汰的摄像机,还有八成新,质量过硬。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导师家有一台摄像机,还要归功于原主的记忆。原主在三月的时候完成了她的毕业短片作品——没错,在三月的时候就已经全部完成了!同样是“邵一晨”,原主的行动力明显比重生的邵一晨迅速得多,这让邵一晨有种难得的羞愧感。而在原主完成她的毕业短片时,就是使用了导师的摄像机,当时导师还亲切地表示,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向他借用即可。

说到原主的导师,他姓赵名康,心宽体胖,已经是快要退休的年纪了,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他在专心做一名导师之前,也有几部电影作品,质量过硬,也得过些奖项,遗憾的是票房不是很好看,遂专心当起了导师,不再继续拍叫好不叫座的电影。

邵一晨坐在沙发上,看师母把一盘洗好的水果放到了桌子上,对着她笑笑,说:“老赵正看孙女的成绩单呢,这几个星期成绩提高了一点,他也挺高兴,稍微看久了些。”

这样说着,师母提高声音喊道:“老赵!你学生过来找你啦,赶紧出来!”

过了十几秒,邵一晨看到赵康导师脸上带着喜色从屋里走了出来。他坐下之后擦擦头上的汗说道;\"小邵啊,借摄像机的事没什么问题,你尽管拿去用就好!不过你借摄像机是为了什么?毕业短片不是已经做好了吗,莫非你还想再改?\"

邵一晨赶紧摇摇头,和这位导师说明了来意,并且顺便提了提剧本已经写好,但是部分演员还没有确定的一些电影筹备现状。

不过她没有说出预算只有十万元的真相,也没提到会让这部恐怖片上映的事,而是暗示将会把这个剧本拍成网络大电影上线视频平台。毕竟院线电影与网络平台电影终究还是有些区别,这个质量的摄影机,用来拍院线电影略显寒酸,但是用来拍网络电影就完全够用。

赵康导师听完邵一晨这番话,不知为何似乎若有所思。他一边思考着一边说:“网络大电影在我们圈子里不算是很主流的东西,但是用来练练手也无妨,更何况听起来只是一部小制作,你就放手去做吧,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导师,我尽量提供帮助。”

邵一晨赶紧道谢。

赵康摆摆手:“不用谢,你是我带过的最有天赋的学生,多照顾一点是应该的。(鸠占鹊巢的邵一晨听到这里露出了心虚的微笑)不过,你刚刚说剧里的有些角色还没找好演员的话......我这边倒是有一个推荐的学生。”

邵一晨愣了一瞬,开口就想找个借口拒绝。

赵康虽然不算特别有名,但是在圈子里也是有一定人脉的,他的学生里也不乏一些小有名气的导演。这样一个人推荐的人,想必演技不会太差,这将会给她的赔钱之路造成重大影响。

必须把可能赚钱的不确定因素从一开始就扼杀在摇篮里!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赵康的神色似乎也不是非常坚定,好像有几分为难。他接着说:“其实他是我们大学表演系的本科学生,下学期才升大四,演技我也没亲眼见过......”

邵一晨心中一动,把即将出口的拒绝吞回肚子里。

“但是他最近实在是太缺钱了。”赵康叹了一口气,低声说,“我不太清楚具体怎么回事,他本来家庭状况应该也不错,但不知道他和父亲闹了什么矛盾,母亲又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动手术花了不少钱,全是他自己攒的钱。虽然手术成功了,但是恢复还要一部分费用,他母亲目前还躺在医院里,又住着最好的病房,全靠他四处打工交着住院费......他一直给我孙女当家教,是个特别负责的孩子,我看他最近生活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却又不肯向别人借钱,才向你推荐他……你就让他在剧里跑跑龙套,工资按照剧组工作人员给就好,灯光助理啦场工啦他都可以做的……”

邵一晨听着听着,算是明白了。导师并不是真的想给她推荐一个有天赋的演员,而是想给他推荐一个打杂的,在剧组里帮忙,领点工资。之所以选择她这个剧组而不是他有人脉的其他剧组,多半是因为其他剧组一拍就是半年,而她的低成本电影预期只要拍一个星期,并且既然她住在学校宿舍,那么电影拍摄地点想必也不会太远,很适合本校学生打杂。

这反而让邵一晨提起了点兴趣。

她心里清楚,导师既不知道这个剧本只有两个角色,也不知道她的预算只有十万,多半以为她是已经和网络平台谈好了条件,会有一个小型工作组配合她工作;但是按照十万元的预算,这个剧根本不会有打杂的员工,多半从导演到摄像再到剪辑都会是她亲力亲为,整个剧组只会有两个人——她和男性主演。

但是她当然不会向导师说出这一点。剧组人手不足,意味着质量的下降,换句话说,意味着烂片。而拍出烂片的诱惑,她是无法拒绝的。

并且她虽然上一世是个富二代,但是并非一个无情的人。正相反,她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爱心泛滥——从她家里逐渐增多的绝育流浪猫这一点就可以看出。

反正不管如何,男主演的预算都不可能省下来,为什么不把它浪费在更需要这笔钱的人身上呢?

这样想着,邵一晨冲着导师点点头:“您推荐的人,我相信他的品行......不过我也需要提前了解一下他。”

邵一晨没有把话说死,因为她对这个人的演技还有点担忧——万一是个还未被发掘的影帝呢?

赵康听了这句话,心里知道这个兼职大概是十拿九稳了,也松了一口气。他展开笑容说:“他正在里屋辅导我孙女做功课呢!”

说着他看看表,心里估摸着这周的补习时间也应该到了,于是提高声音喊道:“小黎!这周的补习时间也够了,你出来一下,我介绍你认识个人!”

邵一晨:......听着怎么这么像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