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黎星煜(上)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虽然决定了拍摄的类型,但是邵一晨认为,光是决定拍恐怖片是远远不够的。她需要的是,确保让自己拍的这部恐怖片一定赔钱!最好赔光,赔得血本无归,这样分红甚至更多!

但是如何让恐怖片赔钱,仔细想想还是个技术活。世上的恐怖片虽然这么多,但是却不是部部都赔钱,足以说明这其中有一定赔钱的玄机。邵一晨咬着圆珠笔盖,搜肠刮肚,终于想出了几个比较有可能让电影变成烂片的主意。

第一,不能真的恐怖。既然叫恐怖片,相信冲着恐怖片去的观众都是为了受到惊吓而去的。小情侣希望能通过制造紧张气氛来缩短物理距离,胆小的人希望能多受点惊吓锻炼胆量,胆大的人想要更多的刺激挑战自我。在这个时候,如果他们却发现这部恐怖片名不副实,根本不是真的恐怖,甚至有时还有不合时宜的搞笑,他们会感觉如何?

当然是觉得被骗了!

这样一来,这部恐怖片的口碑自然不可能好。口碑不好,自然也就不会有人看,这不就能顺利赔钱了吗?

第二,演员演技要差。要问电影的质量取决于什么,剧本自然是一方面,但是演员的演技也是另一方面。演员的演技要是好了,有的时候会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效应,让原本是一部烂片的作品变得可以忍受,让原本平平无奇的作品变得出彩。因此为了赔钱,当然不能放任那些演技好的演员按照自己真正的水平发挥——不,应该从头掐死表演好的可能性,从一开始就选择那些没有演技的演员!

想到这里,邵一晨灵机一动:我自己演不就可以了!自己毫无演技,绝对不可能发挥超常,并且自己演戏还能自己开一份工资,可以从一毛不拔的系统那里薅一点羊毛!要知道,虽然这个系统财富不能被宿主用于除了拍电影以外的地方,但是工资可是拍电影的正常支出!邵一晨越想越觉得靠谱,连忙把这个主意记到打草纸上。

第三,剧本要烂。这可以说是电影赔钱的决定性因素了,一般来说,一部电影的后期不好、演员不好、剪辑不好,都还有补救的方法,但是如果从剧本就开始烂,即使其他的因素再好,也极大概率会是赔钱的烂片!

想到这里,邵一晨大笔一挥,做出了和演员选择时同样的决定——自己写剧本!这么一个重要的赔钱因素,当然只有自己操刀才放心!

说干就干,她抓起又一张草稿纸,开始构思起剧本内容来。

*

三个小时后。

邵一晨望着薄薄的几页剧本,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她可以确信,这个逻辑混乱剧情有毒的剧本绝对可以成就一部烂片!

为了尽量减少开支,这个剧本绝大部分的内容都在主角的房子中进行,其余部分找个公园就可以凑合,可以说把低成本电影五个字写在封面上。电影的具体内容是:一对年轻情侣租住在一间老旧的房屋内,一日男性像往常一样回到出租屋,却发现出租屋不知为何有种异常的感觉,像是物品的位置微妙的不太对。

此时突然他看到一条手机上的推送,说是女友乘坐的公交车车线路出了特大车祸,并且他在报道中看到了女友浑身是血躺在事故现场的照片。他焦急中想要赶去事故现场,却看到女友像往常一样进门,身上是他买的套装——就是事故现场的那一套染血的衣服,而女友却像往常一样向他打着招呼。

男方因此认为女友已经不幸在事故现场丧生,现在的这个面前的女友是鬼,出现在他们共同的出租房中是因为还有未了的心愿。于是他想尽办法让女友在不发现自己是鬼的同时完成她的心愿,中间遇到了种种巧合与波折。

没想到在最后的时候男主却发现,其实是女友一直在为他完成心愿——真正出车祸的是他。原来车祸当天是女友的生日,他当时恰好没有加班,乘车去接女友一起下班,没想到遇到了事故,他拼死保护女友,因此女友只是受了轻伤,而他已经死亡,女友的衣服上是他的血。他死后女友仍然无法忘记他,于是买了一套相同的套装,并且一直居住在两个人的出租房内。

而现在距离事故已经过了一年了,他在女友生日这天回到人间,只是想和女友一起再一次过一次生日。故事的最后,男主和女主一起吹灭了迟来的生日蛋糕上的蜡烛,他在泪水与微笑中消失了。

邵一晨看了看剧本,觉得自己灵光一闪写出来的剧本真的既神经,又准确地避开了所有恐怖片的吸引人因素。你说它不是恐怖片吧,它确实有鬼又有血;但是你要问它吓不吓人,估计再怎么拍也不可能吓人。

尤其是为了达到不吓人的目的,邵一晨还特意在男主角和女友的对话中夹杂了不少段子,保证在该恐怖的时候搞笑,恐怖效果立减百分百。

邵一晨非常满意,觉得这个剧本一看就是一脸扑相。

*

剧本准备完成了,剩下的就是拍摄设施和主演的选择。这部电影,邵一晨预计只要拍一周时间,并且女主演已经决定好了,就是她自己——她还为自己开出了高达两万元的价格,相当于整部剧的预算的五分之一。

系统倒也没多刁难她,轻松地通过了邵一晨的工资申请,只不过规定主演,即男主的工资不能低于她,并加了一项条款:在拍完电影前,她只能取出这两万元工资的一半,等到拍完了,才能提取另一半。

邵一晨自然毫不犹豫地同意——一万元对于现在一分没有的她来说,已经足够让她活过接下来的一星期了。

至于对于另一个主演要选谁这个问题,邵一晨丝毫不急。反正只需要找一个一看就不会演戏的男主角,然后让他拍得越差越好。超高演技的影帝不好找,演技稀烂的男性可是满大街都是,实在不行去劳务市场支个牌子说剧组招人待遇从优,想必不会缺人应聘。

因此,现在的燃眉之急就是拍摄所需的相关器材了——即使一切成本压缩再压缩,拍摄场地和一台摄像机都是没法压缩的需求。

但是拍摄场地姑且不论,对于如何搞到一台摄像机,邵一晨已经想到了办法。

她打开原主的手机,抬手播出了一串号码,然后把手机贴在耳朵旁,清清嗓子,耐心地等待着电话接通的那一刻。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