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赔钱第一步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A市的三月,天气时好时坏。明明昨天还是阳光明媚,今天却下起了大雨。

这种天气,让采光本就不是非常好的D大研究生宿舍显得更加昏暗。而邵一晨她就在这种仿佛要让人发霉的气氛中,安静地躺在宿舍的床上,睁着眼睛,听着窗外噼里啪啦的雨声,一动不动,好似一条咸鱼。

过了良久,一声突兀的响动打破了宿舍的寂静。

“咕——”

是她的肚子在叫。

而床上的邵一晨却仿佛没有听到这尴尬的声响。她依旧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也不眨一下地盯着天花板,就像那里有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一样。

——直到一行文字凭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警告!目前导演系统任务进度为0%,请宿主在今天24点前开始任务,不然将会再次没收宿主当前所有财产!】

看到了这行文字,邵一晨终于不能再在床上装蘑菇了。她一脸崩溃地从床上蹦起来,冲着虚空喊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拍电影行了吧!不要再没收了,上次没收得还不够吗,我已经吃了一星期泡面了!”

没有人——或者系统——回答她,只有虚空中的警告文字依旧在邵一晨的眼前一闪一闪。

*

邵一晨,A市上流圈子知名富二代独生女,成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活了二十几年,除了一时兴起饲养过若干野猫外,未曾为社会做出过一丁点贡献。万幸她既未染上不良嗜好,也不会过多掺和家族产业的运营,只是安心做一条会花钱的咸鱼。

至少曾经的邵一晨是这样的。

直到邵一晨某天在自家别墅里脚一滑,后脑勺着地,光荣地成为了浩浩荡荡重生大军中的一员。

重生就算了,让邵一晨难以接受的是,她居然重生到了平行世界!这个平行世界的她不是富二代,也没有钱,更不是一条咸鱼,在D大读导演系研究生,唯一和她的相同点只有名字和长相。

邵一晨如遭雷击。

自己混吃等死坐等家族分红的幸福生活一去不复返了!

不仅如此,在她冷静下来之后,她又发现自己绑定了一个导演系统。刚看到系统时,她原本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能够靠着这个导演系统轻松赚钱,重回人生巅峰,继续过着咸鱼生活。结果仔细看了系统规定后,她却悲愤地发现这个系统和其他轻松赚大钱的金手指系统根本不相同!

首先,这个系统确实有免费的现金提取额度,并据说会随着任务等级提升不断增加。但是系统对这部分现金的管理非常严格。更准确地说,这部分现金只能用来拍电影!最多可以报销餐费,至于用这部分现金买房买车吃喝玩乐,可以说是想都别想。

其次,这个系统的分红设置非常奇怪。要问奇怪在哪里......这个系统在每上映完一个电影之后都会进行结算,但不论这个电影是赔钱还是挣钱,结算后都算是完成任务,可以免费提取,用以拍电影的额度也会升级。除此之外,在上一个过程中结算的财产都会进行分红——即使是赔钱也会进行分红!而且比例都是一比一!

打个比方,假设邵一晨花十万元拍了一部电影,最后电影上映后带来的收入只是五万,这个时候邵一晨亏了五万元,系统就会按照一比一与邵一晨进行分红——也就是说,邵一晨反而会得到两万五千元,和她收入十五万得到的分红是一样的!

这分明就是在鼓励赔钱!

邵一晨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这个系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最后她只能得出一个滑稽的结论:大概这个系统喜欢做慈善吧......

最后,也就是邵一晨重点关注的一点,则是这个系统自带的惩罚。系统惩罚分为两种,一种是任务失败的惩罚,另一种则是任务赔钱的惩罚。任务失败,指的是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达到任务所要求的完成比例。邵一晨一开始以为这个系统只是个玩笑的时候,在宿舍躺了三天,用这具身体原主的生活费吃喝玩乐,就触发了这个惩罚——惩罚是没收系统宿主目前的所有财产。

没错,因此邵一晨已经把原主接下来几个月的大学生活费全都罚没了,这也是为什么她连续一星期都在吃泡面的原因。至于向原主的父母要钱这个选择,一方面邵一晨和这个世界的“父母”不熟,另一方面当初原主的银行卡里有近万元,一下子花没了,普通家庭肯定会询问这些钱都花到哪里去了。邵一晨该怎么回答?

编一个借口肯定是不行的。她本身就和原主的父母不太熟,就算是说实话都有可能有破绽,再让她找一个恰当的理由向家里要钱?邵一晨要是有这种心理素质与口才,去招摇撞骗挣钱可能还比较快。

那么,如果说实话呢?

我得到了一个导演系统,然后任务失败,钱被罚没了?

这么回答,估计邵一晨不仅得不到钱,还会被送进精神病院。

无奈之下,邵一晨只好勒紧裤腰带生活。

再说回到这个系统。除了任务失败之外,邵一晨注意到还有另一种惩罚——也就是任务赔钱的惩罚。这个惩罚虽然名义上是惩罚,但是邵一晨一看,立刻就心动了。

因为这条惩罚内容是:【任务完成但连续亏钱三次,宿主将会被强制送回到原本世界,并且身体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回到原来的世界!身体还没有问题!

这不就是邵一晨真正追求的吗!说到底,她既不想当导演拍电影,也没意思陪系统玩这种完成任务的过家家游戏。要是能够把她送回原本的世界,让她继续当一个快乐的咸鱼,那才正是她想要的!

因此,在研究了一番这个奇奇怪怪的系统之后,邵一晨果断地认定了她接下来的目标——首先,保证系统的任务能完成;其次,保证拍出来的电影都能赔钱!赔得多最好,赔得少也不亏,只要连续赔上三次,她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继续去过她混吃等死的美好咸鱼生活!

*

做决定容易,行动却很难。

虽然已经决定了电影赔钱的目标,但是真正实行起来还是有一定困难,不然邵一晨也不会宁愿躺在床上饿着肚子,也迟迟不愿意动身。主要问题有两个,一个是电影的内容,一个是电影的演员和器材。不管哪方面对电影都是非常必要的,但不管哪个邵一晨都没有。

然而现在系统都已经发出警告,看起来不行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邵一晨叹了口气,走到桌子旁边,从成箱批发的方便面中摸出来一碗,倒进热水泡起来,权当今天的早餐和午餐;与此同时,她又扯过一张草稿纸,又从抽屉里摸了一只圆珠笔,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进行赔钱电影的初步规划。

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是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使用十万元的系统资金拍出一部院线上映的电影。

这个平行世界据她了解,和她过去的世界有一点微妙的不同。具体表现在这个世界的电影拍摄审核较松,电影过审容易,独立电影的上映也相对较松。要知道,系统完成任务的要求中可是包括“院线上映”,而不是仅仅拍出来就可以,因此独立电影上映宽松这个事实确实让邵一晨松了一口气。

电影上映前的市场调查完成后,下一个问题就是电影的题材。电影的题材问题,如果仅仅按照邵一晨的兴趣选择的话,结果当然是都无所谓,毕竟她本身对电影也没什么了解;但是考虑到电影只有十万元的成本,选择范围就会瞬间缩小。

特效没钱做;名演员请不了;布景没资金......在十万元成本的条件下,可选择的范围其实很小。

但其实邵一晨心里已经有了目标。

她咬了咬笔盖,而后大笔一挥,在草稿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三个字。

——恐怖片!

没错,邵一晨最初的选择就是恐怖片。

一方面,恐怖片的成本其实很好压缩。只需要把故事情节涉及的范围缩小再缩小,缩小到类似于一所学校、一栋别墅甚至一间房间那么大,那么成本就可以迅速减小。事实上在邵一晨原本所在的那个平行世界,不乏超低成本却上映甚至出名的恐怖片,甚至还有通过DV摄影机进行拍摄的所谓伪纪录片电影,例如制作费仅有6万美金的《女巫布莱尔》。

另一方面,正由于恐怖片拍摄的门槛低,因此谁都可以去凑个热闹,因此恐怖片客观来讲也确实很容易出烂片。而在这众多的恐怖片中,多出一部拍得稀烂的恐怖片也不容易引人注目,既容易赔钱,还不至于过于伤害原主的名声,等到自己三次赔钱遣返原世界之后,原主也不至于因为拍了几部烂片而在圈子里混不下去。

邵一晨放下圆珠笔,把写着“恐怖片”三个大字的演草纸举到自己的面前,深感自己是个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