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洪水猛兽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金光缓缓从吴良手掌之间溢出,缓缓包裹住了他整个身子。

吴良如同一尊金佛浮在半空中,周身腾现出万丈光芒,恍然睁眼之时,从其眼眸之中散发出一抹冷光。

只见半空中,划过一道金色的轨迹,这轨迹渐渐被那通天的水柱淹没。

湍急的水流于天际积累这势力,随后轰然下落,打在身披金光的吴良身上。

吴良只觉那水流如同坚硬的刀刃一般敲打在其身体之上,留下一道道或浅或深的痕迹来。

吴良缓缓看向了苍穹之上的那几位圣人,那些圣人承受的乃是从天际降落下来的第一拨水流,其威力可是比吴良如今承受的大的多。

也可以这样说,吴良承受的是经过几位圣人阻拦过的水流。

然而,饶是有了圣人力量的阻止,这洪水也依旧保持着其猛烈的攻势,从中也可以看出这洪水的恐怖之处。

对于吴良来说,他如今承受的不过是第一道水流的冲击罢了,接下来还有更为冷冽的冲击,以及各式各样的猛兽在等待着他。

吴良于洪水中艰难前进着,身体上像是被万千的刀刃一块攻击了一般,几乎没一块未受到波及的地方。

灾变之潮的边缘中只是湍急的水流,继续往里走,便能够窥见那穿梭于洪水之中的众多猛兽,各自猩红着瞳孔,张着血盆大口,扭动着巨大的身躯,把这原本就极为凶猛的潮水给搅的更加的厉害了。

猩红着眼睛的猛兽从四面八方朝着吴良躯了过去,锋利的爪子如同潮水一般,牢牢的裹住了其身体。

吴良只身立在洪水之中,一双眼眸中散发出冷冽的光芒,挥舞着拳头,旋转起身。

因人在水流之中,多了浮力,力量也跟着有了些许的减弱,因此当一个个炮弹一般的拳头打在那型兽的身上之时,他们也只是呜咽了一下,便随着水流飘荡走了。

然而,让吴良没想到的是,接下来还有更多的如同密麻的黑色雨点一般的怪兽涌来,黑漆漆的一片之中依稀闪烁出猩红的一片光芒来。

吴良于脑海中寻觅了一下,双手放在胸前,手指飞舞着,猛然呐喊了一声。

“影分身之术!”

刹那间,吴良的周围浮现出了成千上百个小吴良,这些吴良皆是一个表情,怒目而视着前方,挥舞着拳头便冲了上去。

打斗的过程中,本就汹涌的波浪中生出一个又一个的波浪,一个带着另一个,顺势传播了过去。

顿时,灾变之潮内部水波飞溅,似乎是从苍穹之上猛然探下来了一个巨大的棍棒,搅啊搅的,惹得水流暴涨。

在千万影分身的齐心协力的运作之下,那些如同黑色潮水一般的猛兽总算是退了下去,整片水域也稍稍显示出宽阔之感了一点。

吴良在影分身的保护下,一路通行无阻,虽偶尔被那来自苍穹之上的水流给冲弯了腰,但是好歹都平安过来的,直到来到最后一道屏障。

吴良微微抬起眼皮,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场景,身子微微震了一震。

眼前是好似瀑布一般的白色水流,却又和那瀑布不尽相同,因为这水流比大瀑布更要暴躁,如同从天上落下来的一把大刀,毫无道理的砍在苍穹大地上。

从天空上垂直下落,径直撞击在大地上,不时发出砰砰砰的声响来。在这股水流的作用下,大地几度要被撕裂开来。

这如同长刀一般的水幕之中时不时的流淌下来一些阴森的白骨,于其眼前如同闪电一般一闪而过,似乎是在提醒着他。

这里—可能便是那非圣人之躯的人们的斩头台,是隔离出英雄和白骨的地方。

吴良向来不是那没胆之人,他这段旅行的时间已经把那安逸的生活过够了,如今也应该是他斗胆,向这苍天寻一个开矿者的名号之时了!

尽管胸膛中热血沸腾着,然刚刚迈出一步,吴良便停下了步伐,微微停顿了一下,因从那大刀一般的幕布之下涌现过来一股透过骨血的寒气,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被凝固了。

看来这灾变之潮果然是令整个宇宙变色的大灾变!

只是微微楞了一下,吴良便再次抬起步子,目光坚定的朝着前方迈了过去。

越是靠近那苍白的幕布,吴良便觉身体中的血液越是冰冷,身子也越是坚硬。

最终,吴良是凭借着不打目标不罢休的顽强意志力,如同机器人一般,来到了幕布的面前。

待到靠近这幕布,吴良才发现幕布之上不断冒出一股股如同炊烟一般的寒气,又不断地散落在水流之中。

左脚迈进那水流之时,皮肤便倏地破裂开来,鲜血从中涌现了出来,染红了一小片的水域。

水域的怪兽向来对鲜血的味道最是敏感,偏偏这些怪兽又极为强势,一时间,那怪兽再次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吴良围了过去。

好在有其影分身代为敌方,那些黑色潮水才没能一路涌动到吴良的身旁。

不过此刻真正抓住吴良的视线的大概就是这满地的鲜血了,左脚上的伤口依然在向外吐露着鲜血

吴良在想要将脚探进去之时,便提前做好了准备,以霸道的气息环绕在血液皮肉之中。

不成想这水幕竟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厉害上百倍,怪不得自古以来只有圣人之躯才能进入这片空间之中。

吴良默默的将自己的左脚给收了回来,一双眼睛在幕布上几番打量着,寻觅着解决的办法。

几番思考之下,吴良决定将身体中余下的全部气息皆凝固在皮肤之上,直接对着那幕布冲过去。

倘若成功,便是千古留名,受人敬仰。

倘若失败,便是这无边水幕之下的一根白骨。

无非,也就是这两种答案。

吴良缓缓闭上了眼睛,胸膛中的气息奔腾着,顺着血脉向着皮肉之处散落了过去。

顿时大原本软塌塌的如同豆腐一般的皮肤立刻被加上了一股霸气,变得如同钢铁一般的坚硬。

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吴良原本有些暗淡的眼眸中生出一抹亮堂的光芒,迈动着步子,朝着前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