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深入灾变之潮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四子对着自家师尊的背影齐声欢呼:“师尊最厉害!”

只见茫茫水波之上,一个通体漆黑的舟静悄悄的飘荡在水面之上。

这混沌之舟乃是远古时代的混沌魔神的残骸所制成的,其威力也是不可小觑。

因此,此时混沌之舟一出,那些滚滚洪水之中的猛兽便退避三舍,不敢再去接近那个舟,可以这样说,整片大地之上,这个舟才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吴良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眼眸中闪烁出了一抹亮光,有了这混沌之舟的加持,四子便安全了,他也算完成了身为人家师尊的使命。

淡淡的沉思了片刻,吴良猛然回首,看向了自家的四子。

四子也楞楞的看着吴良,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僵硬了下来。

因为如今的师尊眉头牢牢的锁在一处,一双眼眸中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芒,面容十分严肃。

这可不是他们记忆中的师尊,记忆中的师尊可是一位无所不能,时时刻刻想着怎么坑别人的厉害人物。

吴良指了一下空空儿,便开口说道。

“空空儿,你最是聪慧,便由你来执掌这混沌之舟!”

“切记,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这大灾变不知道毁了多少位面。”

“为师走了!”

吴良说完,便帅气的转身,看向了连接这天地的柱子。

空空儿慌了起来,连忙跑过去拉着吴良的手臂说道。

“师尊可是要去做什么冒险的事情,我不同意!”

空空儿此话一落,其余三子便也跟着拉住了吴良的袖子,颇有誓死不放的感觉。

吴良并未回头,瞳孔中依旧牢牢的倒映着那通天的水流之柱,沉声道。

“你们可知师尊的追求?”

吴良这一句话,可以说是问倒了四子。

他们平日里跟着自家师尊,只知师尊着实强大的厉害,却不知这种强大之人还有要追求的东西。

在他们看来,自家师尊已是可以手握天下之人。

小不点沉思了片刻,才缓缓的开口道:“师尊莫不是要追求那几个小姐姐?可是她们已经”

洪水一来,吞噬万物,自身都难保,自然也保不住手下之人。

小不点正黯然神伤之时,头顶上忽地传来一个重击,砰的一声在额头上炸开,与此同时,一个大包再次于额头上生成。

吴良:“小不点,你怎么如此好色?”

突得了师尊的一顿骂,小不点心中很是不服,毕竟这好色还不是和师尊学的,不然哪来的那么多师姑

六耳看着手上的金棒,灵光一闪,随即说道。

“师尊莫不是想亲自对众生吐出那一番高逼格的话?”

“来,金棒拿走吧!”

又是砰的一声响,小六耳的额头上也浮现了一个大包

吴良:“本座还需要高逼格的话来衬托?”

此话一出,四子立刻摇摇头,奉承道。

“师尊才不是那种人呢,师尊乃是天生的高逼格!”

有了前车之鉴,向来稳重的龙葵便不敢多言语了。

四子之中,唯有空空儿缓缓抬头,紧紧的皱着眉头,担心的看着自家师尊,声音很是老道。

她说道:“师尊是想与那圣人一样,吴那大灾变做斗争吧!”

这便是她思索半天想出来的唯一的答案,毕竟自家师尊现在唯一不圆满的地方,也就是还未能成为圣人了。

而圣人是每一个修道之人的终极目标,师尊这般强大之人,怎么可能不对那个位置垂涎三尺?

只是若是平日也就罢了,师尊虽不是圣人,却未曾不可战胜圣人。

可是如今是大灾变,空空儿虽然从未经历过这大灾变,对其了解的也不多,但是他知道,这场能够引出众位圣人一同出山来阻止的,又怎么可能是普普通通的灾难?

吴良脸庞上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轻轻的抚摸着小不点的脑袋,柔声道:“好啊,好啊!空空儿果然是聪明!”

吴良的眼眸中升腾出一抹亮光,瞳孔中好似装进了星辰大海,茫茫宇宙。

与他相反的便是空空儿了,这个向来聪慧的孩子此时暗淡了眸子,一双手紧紧的攥着自家师尊的衣摆,声音也变得低沉了起来,说道。

“师尊,我不想你去!”♂酷!书!网♂

空空儿此话一落,吴良的衣摆处便又多了几个小爪子。

面对徒弟的小爪子,吴良只是淡淡的吐了一句“你们是留不住我的,好好替我守住这混沌之舟!”

话音刚落,吴良便如同闪电一般倏地飞了出去,向着那通天的柱子冲了过去,只留下四子看着被自己拉扯掉的衣服布条伤身。

吴良在距离灾变之潮一米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仔细的观看着这漫天的潮水。

此刻往近处一看,吴良才发现这潮水之中是黑压压的东西,一片黑漆漆之中散发出阵阵冷光,皆是从那猛兽的眼眸中散落出来的。

不愧是灾变之潮,囊括了这大灾变中最为危险的猛兽。

据说每当大灾变发生之时,位面皆被洪水所灌溉,整片大地便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其中唯有圣人出手,才能抑制住这大灾变所造成的损失。

而圣人也唯有以真身进入这灾变之潮,才有可能将这洪水给抑制住。

而这灾变之潮也不是谁都能够进去的,古往今来,唯有圣人之躯才能够进入。

因为这灾变之潮的外层本身潮水便是一道阻碍,入此之人,除了会剥夺其修为,还要承受住九九八十一道重压,承受住了才能够进入。

古往今来,无数圣人之下的生灵皆尝试过进入那灾变之潮,也为自己,为这位面寻求一下生机,然而十分悲哀的便是,他们还未能深入其中心,便被那重压给击打的遍体鳞伤,直接殒落了。

不过那些都是古往今来,他吴良如今便要穿过这灾变之潮,成就出一番伟大的神话,供后人评判。

既然从未有过,他吴良便要做这个开辟着,为芸芸众生开辟出一条道路出来,也好供他们为自己的路坐下参考。

想到这里,吴良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双手并在一处,嘴巴中开始念叨了起来,一道金光从其手掌中升腾出来,蔓延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