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击败一圣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狂风之中,龙葵踏步而来,猩红着双眼,声音冷冽的如同千年寒冰,一出口便是一股寒气飘过。

龙葵吐露到。

“准圣又如何?就算是这天,这地,伤了我家师弟我也是断断不会放过的!”

此话一出,天地间瞬间静了下来,就连那两位准圣也愣在了原地,似乎是没想到如此强大的气势竟是来自于一个小女孩!

吴良环绕双手,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看来没选择亲自动手乃是对的。

毕竟主角都是最后才出场的!毕竟主角的徒弟们也是十分的优秀啊!

那高台上的准圣只是微微楞了一楞,待到反应过来,其中一个便移形换影,来到了龙葵的身旁,另一个则专心的对付起来剩下的二位——空空儿和六耳!

龙葵挥舞着手中的短剑,划开白皙的手臂,滚烫的鲜血溅出,泼洒在了那准圣的身上。

顿时,那准圣便觉,鲜血落下处便如同着火了一般,炙烤着他的血肉,他慌乱的扯落下被撒下了鲜血的衣服,手忙脚乱的模样让人十分解气。

龙葵趁机便化作独角太古龙,朝着那手忙脚乱的准圣扑了过去,锋利的爪子抓着其皮肉。

一般,修炼为准圣者,皆能以道护体,能够养成刀枪不入之血肉。

然这太古血可是远古遗物,其鲜血撒下的地方,便会腐蚀殆尽,哪怕是其刀枪不入的身体也压不住这强烈腐蚀作用。

龙葵此刻处于极端愤怒之中,爪子也被猩红色的光芒覆盖住,所抓之处,留下一道道血红的印迹。

不过片刻,一向稳重端庄的准圣便成了高台撕衣的暴露狂,且白皙的身体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红痕,还有一块块焦黑之处,皆是因了那腐蚀一切的鲜血,整个人是狼狈不堪。

这准圣自是面红耳赤,压了压身上的痛苦,便聚集起身上的力量,挥舞出手掌,朝着那独角龙打了过去。

其手掌中盛着的是滚滚怒火,其中闪烁着万道金光,所落之处,皆是山崩地裂,万物毁于一旦!

龙葵在半空中翻飞,躲避着那手掌心行涌现处的一股股的盛压,所幸并未被击中,不过龙葵还是几度与那盛压擦肩而过。

这一擦肩,便被那冷冽的气息削掉了一块块皮肉,整个身体看起来已是面目全非。

是以,龙葵不得不承认,自己和准圣之间还是有着极大的差距的。

她若不是先发制人,以古龙之血逼的那位于众人之下脱衣,失了面子,他也不会如此杯。

须知,不管是人,还是圣,疑惑是其他道士,杯皆是一个弊端,这一杯,便心不专,心不专则行动慌乱。

这也是龙葵之所以能够躲开其攻击的原因,不然早被削成一片一片的了!

说起来,这个计谋还是她那鬼马精灵的空空儿师妹想出来的。

另一边的空空儿并上六耳也正处于激烈的战斗之中。

只见半空中,那位准圣变幻身型,身子膨胀的如同一座山那么大,而空空儿和六耳在其面前则渺小的如同砂石一般。

空空儿凑在六耳跟前,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小六耳嘴角便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挥舞起手中的金棒,便朝着那准圣冲了过去。

那准圣挥舞着山石一般的手臂,带动着呼啸的狂风,朝着如同苍蝇一般旋转,跳动的六耳抓了过去。

山石一般的手臂呼啸着飞过,便牢牢的握在一处。

那苍蝇一般的六耳于手下消失不见,准圣大喜,只觉这苍蝇是落在了自己手中,然又跑苍蝇狡猾,飞了出去,便不敢展开手掌,而是开了瞳孔。

一双眼眸中闪烁着金光,看向了拳头。

这一看,那浮现在脸庞上的笑容朝着整个僵硬住了,一双闪烁着金光的眼眸转来转去,查看了几番,皆是空空如也,十分凄凉

那准圣失望过后,便生了暴躁,刚想去寻觅一下那小子的尊敬,另一个苍蝇便飞了过来。

空空儿浮在半空中,黑色的裙摆在风中飞扬,犹如黑色蝴蝶一般翻飞起舞。

事实上,此刻空空儿本人也如那黑色蝴蝶一般,围绕着准圣的庞大身躯翩翩起舞,惹的其十分不快,挥舞着山石一般的手臂,呼啸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

与此同时,一个金棒于准圣的背后探出了小脑袋。

小六耳正端坐在地上,微微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说着什么咒语。

其身旁的金棒也在飞速的向着天空之上蔓延,上一秒才从那准圣的头顶上探出了一个小脑袋,下一秒便升到了云雾处,再看过去之时,已经是直入云天,没入云朵之中,窥探不到边际。

小六耳忽然睁开双眼,眼眸中迸发出了一抹冷光,一声轻呵,那金棒便倾斜了身子。

此刻着金棒的宽度已经是那准圣头颅的两倍,缓缓倾斜之时,小六耳便查看不到其头颅了。

那准圣执着的抓捕苍蝇般的空空儿的手臂突然停了下来,愣在了原地。

凭借着强大的神识,他隐隐察觉到背后升腾起的一股威压,恍然转身之时,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覆盖在他的整个视野范围之中,然后便是——

哐当——

宛如山石崩于眼前,那准圣瘫倒在地上,周围的地板皆被掀开,飞扬在半空中,大地上生出一道道可怖的裂缝,向着四周蔓延了过去。

巨大的金棒压在准圣的身躯上,此刻他只觉一股强盛的力量正在挤压着他的五脏六腑,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鲜血从其额头上流淌下去,片刻之后,便成了一片血海

那边正于龙葵陷入鏖战之中的准圣恍然间看到这一幕,瞳孔便瞬间放大,所以身上碎裂的衣服一般撕裂开来。

他奔跑着向前,整片大地又是震了几震,原本便蔓延在土地上的裂缝又张开了更大的嘴巴。

奔跑中,其身躯也在不断膨胀放大,渐渐地,也变得如同一座山一般,大地上的震感强烈了几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