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三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明知故问道。

“你们三个是不是想救小不点?”

三子闻言瞬间点头,如同捣蒜一般,片刻后,又齐刷刷的摇头。

吴良见状,眉头紧紧的拧巴在了一处,面露愁苦状,用万分哀戚的声音诉说道。

“哎呀!小不点,想不到你竟如此命苦,同门师姐,师兄都不愿意救你啊!”

三子闻言,又齐刷刷的摇头,急切的解释道。

“师尊,师尊,不是这样的,我们自然愿意救小不点的”

“好!”

吴良飞快的吐出一个字,此字如同冷剑一般斩断了三子的后续话。

其目光迥迥,面色温和,对着三子再道。

“既然如此,你们便快些去营救小师弟吧!”

三子愣住了,他们后续的话是——但是对方是准圣,所以请师傅出手啊!

等他们再想辩解之时,已经被吴良大手一挥,送到了高台之上。

三子齐声叹气道“果然还是躲不过的啊!”

四子在吴良的栽培下,皆养成了于险恶环境之中不屈服的战斗的本质,此刻也是如此。

既然已到山门前,岂有不进去的道理?

于是,三子纷纷面向二位准圣,燃烧了战斗的意志。

龙葵明亮的瞳孔再度被染成了血红色。

六耳从耳朵中掏出一根金针,放大成金棒,拿在手中玩弄。

空空儿一身黑裙着身,立在原地,目光落在两位准圣的身上,已经开始探寻了起来。

须知世间之人,之事,皆有弱点,不管是不可违抗的天命,还是圣人!

往往应对强大之人的一个最好的武器,便是智慧,而空空儿便是智慧者中的佼佼者。

这两位准圣只是微微瞥了一眼落在高台之上的三位,紧接着便吐出一句十分不屑的话语来,直言。

“我等正在处置无知小儿,不相干人员快快退下,免得被误伤!”

这话语之中似乎夹杂着万千冷冽的短剑,其中隐藏着浓厚的威胁的气息。

空空儿抬起眼皮,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敞开了嗓子,呐喊道。

“不知二位准圣的职责是什么?”

那两位准圣中的一位极其随意的回答道。

“自然是主持这天骄大赛,从中选拔出佼佼者。”

空空儿继续问道。

“既是主持大赛,那二位为何执着于伤害我家师弟,而放着大赛不管不顾,可是忘了圣人的嘱咐?”

空空儿这一番话,径直把圣人给搬了出来,也算是压了一压场中最大的两位准圣。

这两位准圣顿时哑口无言,正想着将三人一并收拾了,空空儿便再度开口。

“我看我那师弟着实是因为伤了那姑娘,这才内心惭愧,一时忘了下去,准圣何必生如此大的气?”

“再说,一开始两位念的规章制度中便有一条是,不了太过于狠毒,伤害了对方的性命。”

“我师弟便是本着这个道理,才惭愧伤了人家姑娘,一时忏悔的深刻了些,未曾听到二位的哨声,二位便要杀了他吗?”

空空儿的这一声声像极了血与泪的控诉,成功把空空儿给塑造成了一个生性良善的无辜者。

两位准圣像吃了死苍蝇一般,吐出来惹人笑话,吐下去更是恶心的紧,便一时支支吾吾说不上来话,最终只得怒吼一声:“无知小儿!”

对比,空空儿哈哈一笑,对着下方的众多天骄吐露道:“看来在准圣的眼中,谁惹了你们不快,谁便是无知小儿,谁便该死了!”

“请问这大赛可是您办的?请问这中州天骄可是您想杀就杀的?”

两位准圣的脸色由红便白,又由白转为鲜血一般恐怖的色彩,嚷嚷着,便朝着三人冲了过去。

想不到于一个长生樟修士低下生长起来的人,却生的如此聪慧,仅仅凭借几番言语,便将台下众天骄皆给笼络了过去,又拿出圣人来压住他们。

不过他们大概不知道接下来将会爆发一场大灾难,灾难过后,这一切的一切便会消失在洪水之中,不会为人所知了!

所以他们现在只要圣人不发怒,那便可为所欲为!

这两位准圣双手原本合并在一起,如同一座牢笼一般,其中关押着小不点。

现如今,这两位皆被气昏了头脑,步调也变得凌乱了起来,于是那原本不留一丝缝隙的手掌也跟着脱离开来。

小不点正被如同藤条一般的怨念捆绑住,动弹不得,周身又燃烧着准圣的怒火,拿来做屏障的剑气快要被烧化之时,忽然一阵凉爽的风涌了过去,大山移动开来,光明涌了进来,黑暗黯然退场。

手掌既已松开,两位准圣的怨念自然也无法结在一处了,藤条便如同空气一般消散了,小不点重新获得了自由。

然而刚刚束缚在其身上的那股力量已经深入其皮肉之中,一股力量在其皮肉之下,血管之中*,惹得他皮肤腾现出一片血红色,血液也跟着沸腾了起来。

饶是拥有着钢铁般的意志的小不点,此时在这如同拍打着海岸的潮水一般涌现在脑海中的痛苦,也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吟。

六耳见状,飞快的伸出手中的金棒,大呵一声,这金棒便向着前方飞快的延伸了过去,接住了小不点下落的身体。

龙葵腾身飞起,于半空中抱住了小不点,旋转着,随即轻飘飘的落在了高台之上。

看着小不点身上一片血红,全身如同滚烫的开水一般,散发出腾腾的雾气,龙葵便怒了!

平日里,作为大师姐的龙葵,便尤其疼爱几个小的,眼下看到小不点受伤,自然是心疼的不得了,心疼过后便是腾腾燃烧起来的怒火了!

龙葵血红着双眼,看向了正朝着余下二子扑过去的准圣,轻轻的将小不点放下,便拿起手中的短剑,爆发出一声龙吟!

一阵狂风于龙葵脚底生出,以旋转之姿盘旋着上升,其黑色长发在风中飘扬着,额头上是血红的独角,一双眼眸中更是装着沸腾的鲜血。

狂风于其身旁扩大,向着四面八方席卷了过去,所过之处,皆是飞沙走石,一片尘埃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