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惹祸上身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蓝心抬起颤抖着的眼皮,颇为幽怨的看了小不点一眼,便晕了过去。

小不点被这眼神一看,只觉自己做了极其混蛋的一件事情,便开始抱着蓝心痛哭。

哨声再度响起,只是此时的哨声不再是为了宣布开始或者结束,而是为了驱赶。

然而小不点似乎并未察觉到这哨声之中的驱赶之意,抱着蓝心,哀嚎的更加厉害了。

两位面瘫脸相视一眼,齐齐变了脸色,目光也变得阴沉了起来,然后把目光投射到了吴良那里。

从吴良的周身浮现出的虽然是准圣的气息,但是他本人却不是准圣,他与准圣之间似乎只差一个标记。

准确的说,吴良仍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长生樟修士,其旗下的四子虽然厉害,但是也太没规矩了一些。

一个把战斗的高台当成认亲会所。

一个把战斗的高台当成谈恋爱的会所。

到底是出自于长生樟修士之手,只顾着野蛮生长,丝毫没有体现出自身的修养。

想到这里,两位同时齐刷刷的晃动起了脑袋,面色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吴良的目光也牢牢的挂在高台上,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挂在高台上的小不点怀中的蓝衣女子的身上,自然也就感受到了升腾在空中的两股幽怨的气息。

那气息来自两位准圣,吴良沉思了一下,决定静观其变,看看小不点会如何应对。

尽管在他看来,就小不点如今这实力,极有可能还未出手便被碾压。

但他向来是个为徒弟们谋划好一切的好师尊,俗话说,千锤万凿出深山,如今小不点也是时候被雕琢一下了!

于是,吴良便用看笑话的眼神看着高台上。

高台之上两位准圣化作两个光影,倏地一下便来到了小不点的身旁,手臂如同闪电一般的伸出,钩子一般牢牢固定在了其肩膀上。

小不点此时正为被自己打伤的这位红颜而自责哀伤呢,如今感觉到肩膀上极其碍事的一股力量之后,便杯挥手便是两股剑气,朝着那两条手臂射了过去。

剑气挥出,奔向了远方,落在那一片辽阔的森林之上,顿时,树木便以排山倒海之势,瘫倒在土地之上。

而两位准圣的手臂依旧牢牢的固定在小不点的身上,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实际上并不是从未离开,而是闪躲的速度极快,可以赶得上光速,从而不被察觉到罢了。

待到察觉到周身弥漫着的山海一般的盛压之后,小不点才渐渐的从悲痛中抽身出来,缓缓将目光移动到两位准圣的身上。

“你们干嘛啊?”

“没看见我和这蓝衣服的小姐姐还有事嘛!”

小不点的眉头拧巴的如同毛毛虫一般,丑陋之中表达了自己浓重的嫌弃之情,还有责怪之情

场下的众天骄则是在一副看笑话的状态,只觉这小不点是惹上麻烦了。

小不点虽然是从极其险恶的神兵位面中成长起来的天骄,那剑气也着实冷冽和强大。在这片辽阔的中州大地上也可以称得上是天骄中的天骄,强者中的强者了!

但是——

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介天骄罢了!

竟然如此无礼的和准圣说话,须知准圣是这世间仅次于圣人的存在。

圣人是什么?

圣人是真正端坐在宇宙中,俯视万物一般的存在,吐出一口唾沫,便能淹死人,轻呵一声,便成滚滚雷霆。

就像落在路易头顶上的响雷一般,圣人的呵斥便是如此。

不过从中也可以看出那位降下呵斥的圣人也是存下了私心的,不然一道响雷落下,路易便不仅仅只是浑身焦黑,没有行动能力这般简单的惩罚了,应该是瞬间化为尘埃,灰烬,消散在世间。

而准圣是仅次于圣人的得道者,他们中的极少数人也是有成为圣人的机会的,其实力虽不如圣人,不过拿来对付一介渺小天骄恐怕也是极其简单的一件事情,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行。

因此,此时的众天骄皆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看着高台上的小不点,因为他们已经于空气中感觉到了从准圣身体之中溢出的浓浓的愤怒之情。

与众天骄想比起来,三子可是悠闲多了,因为皆是轻巧的完成了比赛,并且成功的进入了下一轮,此时心情皆是大好。

至于高台上的小不点?

根本不用担心!

就算小不点一人难以对付两位准圣,他们这边可是还有一个师尊的!

千百年没见,师尊本就强大的能力怕是又有了巅峰的提升,对付区区两个准圣,只有难易之说,断断是不会有失败之说的。

这是三子跟随吴良这么多年总结出来的一个道理,以及培养出来的毫无道理的自信。

于是,三子皆是齐刷刷的看向了自家师尊,眉眼间皆隐藏着淡淡的笑意。

面对三子期待的目光,吴良嘴角浮现出了一抹阴测测的笑容,然后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指着高台上的小不点说道。

“区区两个准圣嘛!小不点一定会搞定的!就不用我在帮助他了!”

“倒是他十分惦念那蓝衣女子,我不如先去帮小不点完成心愿,把那女子带下来。”

吴良说着,便拂了拂衣袖,目光迥迥的看着高台,飞身而起,如同摘一朵花一般把那女子给抱住,然后又回到了三子的身边。

此时,三子再度齐刷刷的看着身旁的师尊,然后用极其复杂的眸子看向了高台上的小不点。

龙葵:“小不点啊!师傅不管你了!师姐也无能为力啊!你好生保重”

六耳看着高台上的小不点,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暗自得意了起来,因为他突然发现,原来师尊坑的不是自己一个。

空空儿一声长叹,叹息声在空气中打了几个转,而后消失不见。

高台上的空空儿完全不知自己现在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反而还在师尊来带走蓝心姑娘之时,回眸一笑,心中对于自家师尊生出了万千感激之情。

对此,三子只想对自家的傻师弟道上一句:“师弟啊!师尊是诚欺你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