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太古血龙血脉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烟雾叠生,旋转围绕在响雷落下的上空。

这道响雷落下之后,不少天骄便跪了下来,匍匐在地上,不敢直视圣人的愤怒,尽管那愤怒并不是对他们。

这圣人大概正是这路易的师傅,实在不忍看自己的脸面被他丢遍整个中州,这才吐出一声轻呵,这轻呵从宇宙降落过来,便成了响雷。

烟雾散尽之后,路易浑身焦黑的蹲在原地,已经看不清其五官,只知道其脚下是一个被掀起来的大坑,看起来分外可怖。

小六耳窥见如今落魄的路易之时,脑海中便猛然蹦出了自家师尊交给他的艰巨任务,一时间,原本镇定自若的脸庞上又浮现出了一抹绯红。

小六耳犹豫了几番,才颤巍巍的举起手中的金棒,呐喊了起来。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我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我要这诸佛都烟消云散”

台下的一众人等皆齐刷刷的看向了六耳的方向,只见其手举金棒,英姿飒爽,言语间自有一股恢宏之势。

众人皆愣住了!

六耳旗下的一众人等作为这句话的头号粉丝,待到自家王声音落地之后,便捡起来,齐刷刷的吟唱了起来。

“我要这天”

三子也率领着旗下众人跟着一齐欢呼了起来,在这强有力的带动下,天骄中的一些也跟着欢呼了起来。

这一番吟唱可谓是排山倒海之势,声如洪钟震天响,就连高台上的那两位面瘫脸也不禁瞪大了双眼,楞楞的看着这种场面。

吴良回头扫视着如今的场面,觉得很是欣慰,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

面瘫脸在这种声音的笼罩下,脸色是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煞是精彩。

这两位拼命的吹着口哨,试图用这种方式来提醒大家比赛仍在进行中,然而这声音淹没在滚滚呐喊声中,寻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痕迹。

最后还是无边苍穹之上的某一位圣人敲了一下锣鼓,才把那些沉迷于呐喊中的灵魂给敲醒过来。

醒过来的天骄们看向高台上,那里已经没有了那个手持金棒的小子,只有两个脸色分外阴沉的准圣。

小六耳待到造势结束之后,便红着脸躲在了自家师尊的后面。

声音如同褪去的潮水一般,渐渐平息下来,这天地间再次恢复了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一声哨声响起,也算是解了这无边寂静,战斗重新开始。

面瘫脸拿起了册子,用其颇为沙哑的嗓音喊了一句:“龙葵!”

吴良和其余三子几乎是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龙葵,龙葵眨巴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对着四人微笑了一下,便转身,向着那高台走了过去。

转身之后的龙葵没有了在吴良和三位师弟妹面前的温婉大气,举手投足之间皆是女王范,震的那群天骄皆是目瞪口呆。

登上高台的龙葵甩了一下红纱制的衣摆,额头上浮现出了一个血红色的角,原本明亮的眼眸瞬间被染成了血红色,看起来分外可怖。

伴随着面瘫脸的再次开口,龙葵的对手也跟着走了上去,乃是一头龙。

龙族向来都是能令众生震撼的一个种族,因此,此龙上台之时,不仅仅是高台颤抖了一下,低下有些天骄也跟着颤抖着身躯。

又是一声哨声过后,双方开始交战!

龙葵是从腥风血雨中厮杀过来的,自然懂得战场上先发制人有多么的重要。

也是因此,龙葵才在哨声落地之时,便倏地飞起,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骑在了那龙的身上。

龙葵旗下的人啊,龙啊,亦或是龙人啊,见到自家女王风采依旧不减当年,纷纷跟着欢呼了起来,场下一时间煞是热闹。

怎料,那龙也不是吃素的,宽大的身躯分外灵活,几个甩头便直接把龙葵给摔在了地上。

场下一片哗然。

吴良对准了那龙,及时叫来了系统,向它询问着关于这条龙的来历。

系统的屏幕上出现了一连串的省略号。

吴良见状,便直接举起了小拳头,阴测测的看向了系统。

系统中闪现过一阵叮当的响声,然后便是其殷勤的声音。

“哎呀呀,吴良,好久不见,你果然还是那么的心急啊!都跟你说了,不能急不能急的。”

吴良很是不耐烦,便再次举起了小拳头。

系统便默不作声,开始检测起来了那头龙,不一会屏幕上边弹出来一行字。

上古太古龙的血脉,名字不详,能力不详。

得到了这种答案的吴良便再度举起了小拳头,威胁性的小眼神也紧接着落在了其身上。

“小系统,你是越来越皮了哈!”

系统慌张的拍着胸脯保证道:“我是真的不知啊!这家伙极少露面,世人对它皆是知之甚少,不知道他这次为何会参加天骄战。”

吴良闻言,便放下了拳头,陷入了沉思中。

龙葵体内也拥有太古龙血,并且是已经苏醒的血液,如今,她的对手也是太古龙血,这一战不简单。

龙葵眼眸中的血红色几乎要燃烧起来,挥舞这手中的利刃,便再次向着前方的庞然大物冲刺了过去。

那龙也不甘示弱,仰天长吟一声,一股龙威从其身旁两侧散发了出去

场下隶属于龙葵旗下的人啊,龙啊,龙人啊,皆是一震,尤其是龙人族的那位长老,更是颤抖起了身躯。

这龙威和当初女王初次降临之时,所散发出的龙威极其相似,似乎是出自一处。

此刻,龙葵原本已经要隔开对方鳞片的匕首也停了下来,手臂跟着颤抖下来,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倒在地上。

刚才龙威声响起之时,她便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动了一下,这是太古龙血脉之间的一种认亲方式

想到这些,龙葵不禁疑惑的看向了头龙,眉头微微拧巴了起来,她在想,难不成这头龙也是太古龙血脉的残留者?

然而那头龙似乎并没有意识到龙葵的前后变化,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红的如同血海深渊,踏着步子,便朝着龙葵奔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