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初次对战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啧啧啧”

“潘多拉,你这又是何必呢!”

吴良咂舌,目光落在倒在地上的潘多拉的身上。

远远看去,倒在血泊之中的潘多拉像是一朵开在血海之中的暗黑之花,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凌乱的摆在脑后,浸泡在鲜血之中。

冥王站在血海之中,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漠的笑容,手指触地,染上一片血红色,放在了嘴角,舔上几口,淡淡的开口说道:“还是鲜血的颜色最美丽。”

吴良背着双手,不禁对着冥王再三咂舌道:“啧啧,真是个狠心的主子!”

冥王淡然一笑,一双漆黑的眸子如同古井一般,无波无浪,犹如平静的万顷海洋,他冷声道。

“一个背叛了主子的奴婢,有什么好怜悯的。”

“吴良,吾与你也应该好好的较量一番才是。”

吴良还未回答,挣扎了许久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天马座一路呐喊着:“亚伦,我要杀了你!”挥舞着小拳头,再次冲向了冥王,结果又被一个弹指给打了回去。

吴良见状,忍不住跟着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并在天马落地之时,毫不留情的给予了一声长叹。

接下来,天马完全发挥出了自己打不死的小宇宙的精神,一路向前冲的不停歇,也一路被打回来打的不停歇,吴良也笑的不停歇。

待到天马彻底爬不起来的时候,吴良才应了冥王的挑战需求,装作一副极度不情愿的样子,惹的哈迪斯很是恼火。

哈迪斯漆黑如墨的眸子落在吴良的身上,手中的黑色长剑不禁紧紧握住,他清楚,面前这个男人并非是什么平凡之辈。

可以这样说,他哈迪斯要想统治世界,让整个世界化为黑色,生灵皆化为虚无,第一步便是要除去吴良。

战斗开始之前,哈迪斯率先对吴良提出了第一个问题,他问道。

“吴良,你既为神!为何要帮助这卑贱的人类,倘若你愿意,吾愿将天下分与你一半。”

在哈迪斯心中,这已经是他忍受的最极限了。

吴良似乎对于哈迪斯抛出的橄榄枝极度的不感兴趣,兀自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哈迪斯,你以为一个小小的圣斗士世界能满足我的需求?”他眼睛里装着的可是茫茫星辰大海中的一片位面。

雅帕非卡楞楞的看向了吴良,他只觉如今的吴良周围浮动着一股让人胆战心寒的霸气,这种霸气是以前的吴良所没有的,他觉得此刻的吴良俨然像是变了个人,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哈迪斯:“”

手中的长剑再度牢牢握住,以雷霆之势,闪电之姿朝着前方的吴良劈了过去。

半空中噼里啪啦的闪电聚集在一起,犹如千鸟齐鸣,闪电周围裹着一层又一层黑雾,如同穿梭在一片黑雾中的龙一般,张着血盆大口。

吴良深处左手,手掌心中浮现出了一团金黄色的光芒,那金黄色的光芒聚集在一起,演变成了一把金黄色的长剑的模样。

脚步蹬地,借势起飞,腾飞在半空中,手中长剑直指向天花板,向着那血盆大口劈了过去。

咔嚓——

轰隆——

龙头被砍断,血盆大口径直从半空中砸了下来,落在地面之上,轰隆一声爆炸开来,周遭的一切皆被隐藏在一片黑雾之中,像是被墨鱼吐出的汁液裹住了一般。

教皇,童虎,史昂和雅帕非卡等人皆伏在地上,好似被万斤重的大山给压住了一般,身体像是被冰封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分外承重,一股股压力正顺着其皮肤蜿蜒而上,牢牢的裹在其身躯之上,压迫着其内脏。

哈迪斯城下本就步履艰难的圣斗士们,此刻在这股重压的侵袭之上,更是十分麻溜的滚落下山崖。

这种重压来自于前方刺激战场上的两位爆发出来的小宇宙,这两个小宇宙一个如同暗黑深渊般,给人无尽的绝望,一个如同太阳高照,千里冰封,给人希望。

然而不管是那种,都向四方发射了一股沉重的冲击力,让人深觉身体之沉重,灵魂之沉重。

吴良收起手中的光芒长剑,对着前方浓重的黑色雾气轻轻的吹了一口气,顿时着浓重的雾气便分散在偌大的宫殿之中,渐渐地,消散在半空中。

烟雾消散之时,哈迪斯手持长剑的形象再次暴露于众人眼前。

众人眼前的哈迪斯面色不似从前那般沉稳,眼眸中透露出些许的惊讶。

若不是此次和吴良交手,他竟不知他竟有如此深厚的功力,其小宇宙的力量如同绵延千里万里的海水,滔滔不息,蔓延不绝,深不可测。

吴良双手叉腰,十分嘚瑟的看着对方,嚷嚷道“怎么了?哈迪斯,是不是觉得本座十分的强大。”

哈迪斯看着吴良的方向,冷声道:“吾不会输的,吾可是冥王哈迪斯。”主宰一切的冥王,为世间带去最恐怖的的死亡的冥王。

对此,吴良呵呵一笑,轻蔑的心思表达的淋漓尽致。

此时,伏在地上的雅帕非卡用颤抖的小手挥舞着红艳艳的玫瑰,成功的吸引了吴良的注意力。

吴良看见雅帕非卡的主动召唤,心中自是十分欢喜,两三步便来到雅帕非卡的旁边,嬉皮笑脸的问道:“怎么了?雅帕非卡,你是不是想我了?”

“哈哈哈”

吴良笑的十分开怀放肆,宛如微风中开的最艳丽,最张扬的玫瑰花。

看着这般爆笑的吴良,雅帕非卡莫名有一种想要弄死起他的感觉,然而身体沉甸甸的,根本就动不了,于是,他只能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吴良,那里——”

吴良颤抖的小手指指向了一个方向,在一片漆黑的地板上,静悄悄的躺着一把黑色的长剑。

这长剑便是吴良一开始看到的颇有年代感的剑。

吴良转而疑惑的看向了雅帕非卡,雅帕非卡面色通红,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如同挤牙膏一般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喉咙中挤出。

吴良等了半晌,只见雅帕非卡晃动着小手指,又指了另一个方向,那里有一个黑色的五角星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