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真假主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楞楞的看着眼前红了眼的修普诺斯,他还以为他们这些冥府的人天生便是与漆黑为伴,不会有其他色彩呢!没想到他们在极度愤怒之时也是会变红的呀!

此刻修普诺斯已经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只顾着一个劲的掐着吴良的脖子,完全没有发现毫无作用这件事情。

为了提醒一下修普诺斯,吴良便扮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无奈的说道:“老兄啊!你难道没有发现你根本就没有掐到我吗?”

吴良这句话犹如天上的一记猛雷,不偏不倚的砸在修普诺斯的头上。

修普诺斯如梦方醒,好歹是从疯癫的状态之中抽了那么一点点身出来,他楞楞的看向了自己双手所处的位置,的确是在吴良的脖子,不过并未掐到他。

吴良的脖子周围生出一个透明的圆环,这圆环流光溢彩,其中蕴含这丰厚的小宇宙之力。

修普诺斯也是此刻才感受到圆环的炙热,连忙把自己的双手从那上面撤了下来,再一看,手掌心处果然被灼烧出了一个又一个大洞。

没想到吴良的小宇宙竟深邃到了如此地步,有了灼烧之力。

有有一件事情修普诺斯不得不承认,刚才若不是吴良的提醒,此刻他的双手怕是早就在其流光溢彩的小宇宙的灼烧下,被烧成了黑灰。

这才是让他最痛心的事情,这世间最让人无奈的事情,便是被对手提醒一句——喂!你要是再不放手的话,就要被我烧死了!

他这千百万年来最糟心的事情大概不是被一次次的关进雅典娜的柜子中,而是遇见了吴良,彻底失去了作为神的尊严!

修普诺斯彻底瘫倒在了地上,俗话说,哀默大于心死,此时的修普诺斯大概是进入了哀默的状态。

修普诺斯这一哀默,神的愤怒便减轻了许多,那星徊在哈迪斯城下众多圣斗士们的身体也从僵硬中摆脱出来,总算是能动上一动了。

雅典娜见状,慌张的来到吴良的旁边,眼眸中闪烁着泪光,目光扫视着吴良,着急的问道“吴良大人!你没事吧?”

吴良拍拍雅典娜的脑袋,笑嘻嘻的说道“我怎么可能有事!”有事的应该是此刻瘫倒在地上的那位。

吴良从怀中拿出关押死神的圣柜,笑嘻嘻的说道:“修普诺斯啊!现在我便送你进去和你的兄弟团聚,你可不要感谢我哦!”

话音刚落,一双大手便径直拉扯起来了瘫倒在地上的灵魂,同样叠衣服一般的工工整整的叠了起来,塞进了圣柜之中。

圣柜之中的死神还没有感受到足够的光良,便再次被黑暗笼罩住,身体也变得分外沉重的起来,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

死神这一番摸索,便摸索到了自家兄弟,顿时,兄弟两人抱作一团,共同絮叨起了这一世遇到吴良之后的悲惨生活

而吴良则乐呵呵的把圣柜塞进了怀中,自言自语的嘟囔道“这下萨沙一定会好好谢谢我的,让我想想是什么呢?是亲吻呢还是”

轰隆——

一声爆炸声把吴良从幻想中拉了出来,吴良楞楞的扫视过四周,最终把目光定格在了哈迪斯宫殿的城门上。

此刻城门正紧紧的关闭着,烟雾透过窗户从中渗透了出来。

潘多拉也顺着吴良的目光看了过去,拉着吴良的手臂,柔声细语的问道“吴良大人可需要潘多拉前去一看?”

吴良闻言,嘴角浮现出一幕阴测测的笑容。

因为在那大门之后,他感受到的那种磅礴的如同漫天黑夜,长久不息的小宇宙不是别人,而是冥王哈迪斯,潘多拉生生世世以来的正牌主人。

现如今,吴良倒是想看看潘多拉在自己和冥王面前究竟会作何选择,那种场面一定很有趣吧!

这样想着,吴良对着潘多拉伸出了自己的手臂,淡然一笑,道了句:“我怎么舍得让潘多拉你一个人前去,自然是由我陪着一同前往了!”

潘多拉见状,也绯红着脸颊,拉着其手臂,缓缓向宫殿的方向走了过去。

吴良和潘多拉几乎是同时把手放在宫殿漆黑的大门上,一同用力,顶着那让人感觉到绝望的暗黑小宇宙,推开了门。

门吱呀一声响,晃晃悠悠的退后,阳光通过被打开的门,挤进了满布着阴沉的气息的空间中。

那片空间之中,冥王哈迪斯正手持着一把通体暗黑的长剑,剑上零星的雕刻着花纹,挺拔的及在宫殿之中,笼罩在其周围的是威严的不能再威严的气势。

教皇的周围是童虎,史昂,雅帕非卡,此刻雅帕非卡正刁着玫瑰,瞪着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哈迪斯,这战斗的姿态还真是美丽的不得了。

吴良见状,不禁会心一笑,脑海中再度浮现出了曾经与雅帕非卡把酒言欢的场面。

天马此时正从地上爬起来,浑身燃烧着愤怒的小宇宙,他冲着哈迪斯的方向大声嚷嚷道。

“亚伦!你为什么要这样?亚伦!”

可怜的天马大概还不知道,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哈迪斯早就与人类亚伦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哈迪斯的对面,那位教皇大人满头白发散落在脑后,黄金制成的教皇头盔也掉落在了一旁。

地板上零星分布着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坑,尘土飞扬在半空中,一把长剑落在哈迪斯的脚下,长剑上似乎分布着些许的血迹,那血迹已然干涸,看起来十分的久远。

哈迪斯冷哼了一声,挥舞着黑色的长袍,冷声说道:“亚伦?亚伦是谁?”

哈迪斯在脑海中琢磨了几下,眼眸中充满了不屑,继而淡淡的开口说道:“我想起来了!亚伦便是承载着吾的灵魂的人类少年吧!他已经死了!”

“从此这世间再也没有亚伦这个人!”

这句话彻底激发了天马愤怒的小宇宙,只见其嚷嚷着便挥舞着天马流星拳冲了过去。

只是那天马流星拳还没有能够打到哈迪斯的身上,他便被人间一个弹指给弹了回去,跌落在了地板上,又激起一片尘埃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