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美人计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如今希绪费斯的灵魂已然被解救出去,四小梦神连同灵魂一起被毁灭殆尽,这个梦境也没有任何的用处的。

于是吴良便毁了梦境,带着艾尔熙德,艾尔熙德抱着天马,向着离宫的方向前进了过去。

下一步,便是向双子神中的另一位睡神发出挑战了!

途中,和煦的威风轻柔的抚摸着脸庞,一抹异样的气息钻进了吴良的鼻孔之中,吴良稍稍楞了一楞,便停在了空中,直言论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让艾尔熙德带着天马先去和众人回合。

艾尔熙德因为刚才的事情,大脑依然处于一片混沌之中,对吴良的言语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质疑,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

待到艾尔熙德走远之后,周围的微风变的急躁了起来,其中隐藏着一丝丝暗黑的气息。

吴良抬起眼皮,随意的看向了自己正对面的地方,冷声道“出来吧!”

其身体前方原本是一片透明的地方,一个身着黑色长裙,裙摆处用花纹点缀着,像是开在暗黑大地上的花朵一般,女子摇曳着修长的身躯,从那透明的地方中走了出来。

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铺在女子脑后,宛如一条暗黑的河流,女子生的一双极其秀丽的桃花眼,若不是其眼眸是如同一摊死水一般的黑漆漆的色彩,便同那世间少有的美男子雅帕非卡的眼眸一般无二了。

秀丽的双眼下方是挺拔的鼻梁,再下方便是厚度适中的嘴唇了,几缕发丝在其额头上微微的晃荡,她紧紧的抿着嘴唇,抬起眼睛,看着吴良的方向。眼眸中闪烁着闪烁的光芒。

吴良打量着面前的女子,抬起眼皮,嬉笑道:“看来你家那位大人已经饥不择食了!开始投我所好了呢!”

潘多拉的眼睛骤然放大,一双黑漆漆的瞳孔都快要撕裂开来。枉她还佯装了一番倾慕吴良的样子,没想到对方一眼便看出了自己的目的。

“你都知道了!”

潘多拉轻声说道,脑海中回忆起了发生在不久前的一幕幕,那位修普诺斯大人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那位吴良已然成为这场圣战能否胜利的关键人物,让他成为我们的人恐怕是不可能的,现在唯一指望的便是他的不参与”

“潘多拉,那家伙尤其好色,潘多拉,你懂我的意思吗?”

脑海中再次响起了那位大人的声音,急迫中隐藏着威胁的声音,便是在那种声音的威逼下,她缓缓的点了点脑袋,她的心中明明只是一个冥王大人!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潘多拉不禁痛苦的晃动了一下脑袋,眼眸中隐藏着不甘。

嗯?

在感受到腰部多出来的一种压迫性的力量的同时,潘多拉便抬起眼皮,正好对上吴良的目光。

吴良的眼睛十分清亮,透过其眼睛看过去,那里面似乎隐藏着星辰大海,茫茫宇宙

在这一番探索之中,潘多拉的额头上渗透出了丝丝细小的汗水,汗水汇聚在一起,便成了汗珠,掉落在其白皙的手臂上。

潘多拉恍然收回了目光,目光闪烁了几下,便低沉了下来。

在刚才的一番探索之中,她看到了苍茫宇宙之中的无数世界,其浩瀚宽广,让潘多拉觉得自己与其相比只是一颗小水滴。

吴良的一双手并不安分,紧紧的搂抱着潘多拉的腰部,还时不时的在其腰间捏上几把。

每当感受到加载在自己腰部的力量之时,潘多拉原本白皙脸庞上便沾染上一抹抹绯的色彩,心中更是害羞的不行,颇有点想要杀了吴良的心思。

正当潘多拉羞愧难当之时,吴良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扑在其耳垂之上,顿时,其本就绯红的脸庞像极了天边的火烧云,整个都快要燃烧了起来。

吴良说:“你家那位修普诺斯大人派你过来,难不成就是让你这样伺候我的?”

此话一出,潘多拉的脸庞便如同充血了一般,她用力的咬着嘴唇,低沉着脑袋,低沉的声音从牙缝中挤了出来。

“那不然呢?你你想干什么?”

面对吴良,潘多拉紧紧的裹住了自己的黑裙子,依旧低着脑袋,不愿意抬头。

现如今修普诺斯大人想必应该已经行动了吧,那么她只需要再忍耐一会,一会便好!

潘多拉抬起眼睛,看向了天马和艾尔熙德离开的方向,自我安慰的想着。

冰冷的手指如同钳子一般牢牢钳住了潘多拉的下巴,一股力量逼迫着她抬起头,对上吴良的眸子。

只见吴良勾起嘴角,一抹阴测测的笑容如同二月微风一般在其脸庞上晃荡来晃荡去。

潘多拉在这抹阴测测的笑容的吹拂下,一颗心也像是被千年寒冰冻住了一般,分外冰冷。她心中被漫天遍野的不安给笼罩的一干二净。

此刻这位罪恶女神已经在心中呜呼哀哉了起来,想不到她堂堂女神,是唤醒冥王哈迪斯的关键人物,如今竟然沦落到要靠着美色来诱惑男人的地步!

吴良缓缓靠近潘多拉的身体,在其耳边轻声说道“你既然要用美色诱惑我,便应以身相许”

潘多拉原本便白皙的脸庞更加的惨白了几分,铺在身后的瀑布般的黑色发丝在微风的吹拂下十分凌乱的漂浮着。

吴良深处手指,指尖浮动着一抹金黄色的光芒,只见其挥舞着手指,在半空中划出一个椭圆形来,分割了一个空间出来。

吴良秉持着不能浪费美女,尤其是不能浪费这种送上门来的美女的原则,便一把抱起来了潘多拉,朝着那被分割赖的椭圆形空间走了过来。

一走进这椭圆形的空间,潘多拉便惊讶的发现这片被隔开的空间之中可谓是应有尽有,房间的正中心摆放着一张边长约为两米的正方形大床,床上铺着洁白的床单,床单上还撒着些许粉红的玫瑰花瓣。

除了这张大床,周围还布置着各种家具,总之就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没有的,床的前方还摆放着一张梳妆台。

惊讶过后,便是惊恐,潘多拉的双手紧紧的拉扯着吴良的衣服,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