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雅典娜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抹剑气从艾尔熙德的手掌心中穿出,冲上天际,撞在这片暗黑的空间上,一道细微的裂缝显现于那片空间之上。

微弱的气息从裂缝之中穿出,散落在梦境之外的空间之中。

外界。

吴良神色一愣,刚才于微风吹拂中,他感受到了一股剑气,来自于天马所处的梦境之中,看来这战斗也是有激烈的啊!

吴良看了一眼周围,周围人正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因为刚刚封印了双子神之一的死神,现在正是士气大振,乘胜追击的好时候。

然而吴良却让他们在原地做无谓的休整,他们那里需要休整什么,刚才的战斗也只是吴良和死神二人之间的战斗,跟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关系。

众人之中唯教皇最能坐的住,还真听吴良的建议,静静地待在原地打坐,休整。其实也并不是他呆的住,只是他明白,吴良做出的决定,是没人能够更改的

罢了!罢了!去看看吧!

吴良依旧保持着不能让主角被打死的心态,起身暂别众人,漂浮在半空中,追寻这那抹气息,来到裂缝之前。

面对着丑陋而短小的如同蜈蚣一般的条纹,吴良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拳。

这一拳像是敲在了一个硬壳巧克力上,整个梦境空间刹那间抖了三抖,里面的人更是人仰马翻,连同那位自认为伟大的神也倒在了地上,面露惊恐状。

一个大窟窿显现在那道裂缝原本的位置处,吴良正欲进去时,忽被一抹气息牵绊住,那抹气息的主人正是令他魂牵梦萦的女神大人——雅典娜。

吴良恍然回头,瞳孔中倒映处一个白色的小圆点,那小圆点正在不断放大,渐渐化成了女神雅典娜。

“仙女姐姐!”

吴良挥舞着双手,十分兴奋的嚷嚷道。

“吴良大人。”

雅典娜在窥见吴良之时,眼眸中便迸发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挥舞着权杖,打着招呼

当吴良和雅典娜一同走进这片暗黑的空间中,而且吴良的大手还极其不安分的放在了雅典娜女神的腰部时,那片暗黑空间中原本的人啊,神啊,皆是楞了几楞。

雅典娜自己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只是关切的询问着天马和艾尔熙德。

天马见了雅典娜自是十分的兴奋,挥舞着拳头嚷嚷道“萨沙,你来了!”

吴良伸出另一只手,手指在半空中飞快的延伸过去,如同木锤一般敲打着其脑袋,冷冽而阴沉的声音响起“天马,你应该喊雅典娜女神!”

天马“”

原本倒在地上的奥涅伊洛斯缓缓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看着雅典娜的方向,嘴角浮现出一抹拧笑,杨声道。

“想不到雅典娜竟然来自投罗网来了,如此也好,就让我来结束这圣战吧!”

奥涅伊洛斯的话音刚落,吴良便从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毫不客气的嘲讽道“就你这种小神,连给我家仙女姐姐提鞋都不够格”

吴良说完,又转身深情的看着雅典娜,柔声道:“仙女姐姐想必还有事情吧!快去忙吧,如此小神,我一个就能应付的了!”

雅典娜闻言,微微的蹙起了眉头,尽管知道吴良的神力,还是有些不放心。

吴良说完,艾尔熙德和天马也一同劝说雅典娜去做自己的事情,这里有他们几个就足够了。

雅典娜闻言,这才一头扎进了黄金一般的幕布中,隐没了进去。

俗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如今希普费斯便是得了心病,活在痛苦和悔恨之中无法自拔,而那个根源的起点便是他从意大利把自己带走的时候。

如今,雅典娜便要入希普费斯的梦境,也好帮助他解决心病。

在雅典娜的身体隐没于黄金般的幕布之后,吴良便伸出双手,双手如同橡胶一般,在半空中飞快延伸,钩子一般挂在那个小神的身体之上。

奥涅伊洛斯还没反应过来,身子便被当成球体一般给甩了出去,砸在山脉上,山石碎裂开来。

吴良微笑着拍了一下艾尔熙德的肩膀,随意的说道:“我在这里守护女神,你们去把那个不知死活的小神收拾了吧!”

艾尔熙德本就不喜别人碰他,尤其是陌生人,如今也是嫌弃般的看了一眼自己看肩膀的方向,沉声道:“我作为黄金圣斗士,保护雅典娜自然是我的职责,就不用你操心了!”

吴良悻悻的收回了手指,对着艾尔熙德的那张扑克脸做了一个鬼脸,又把目光转移到了天马的身上,淡淡的说道:“加油!”

天马指着吴良,颇为不满的说道“你这家伙,在萨沙面前说你来收拾那位,现在又让我们去”

天马话还没说完,整个人便被丢了出去,同样被丢出来的还有吴良的一句话——“天马,你应该叫雅典娜女神!”

天马被丢下去之后,艾尔熙德主动的跳了下去,倒是不用吴良动手。

吴良只觉世界清净了许多,挥动着大手,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屏幕,屏幕上正播放着天马和艾尔熙德下落的场面

梦境隐没在天空之上,下方是一片弥漫着雾霭的森林,森林之中雾气腾腾,艾尔熙德并着天马一同被挂在了树枝上。

艾尔熙德从树上爬下去之时,只觉肩膀处涌现出了一股清凉的气息,这清凉的气息正顺着肩膀处向着其身体四面八方的地方蔓延过去。

气息所过之处,皆是一片凉爽,在刚才的战斗之中,艾尔熙德可谓是积累了满满一身的伤痕,动一动,便引发全身皮肉之痛,眼下,周身被这股清凉的气息环绕着,他竟觉查不到半点疼痛,反而还产生了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那股清凉,如同一双大手一般,在轻轻的抚摸着他的伤口,伤口处痒痒的,似乎是在长新肉。

艾尔熙德煞是疑惑,便掰开黄金盔甲,查看了一番手臂,只见原本伤痕满布的手臂现如今已经是光滑水嫩,如同豆腐一般

艾尔熙德的扑克脸转了几转,变成了一副惊异脸!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探索不到这身体剧烈变化的缘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