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三神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片暗黑的空间之中,无数闪烁着紫色光芒的球体凌乱的漂浮在整片空间之中。

幻塔索斯正在自己布置的梦境之中,随意的拉扯着众人的灵魂,正不亦乐乎之时。暗黑的天际之上,一个闪烁着璀的黄金光芒的人影冲了下来。

刹那间,一股剑气劈在他的身旁,他只觉五脏六腑皆受到了震荡,在半空中几个翻转才停了下来,目光向着暗黑色的天际探索了过去。

只见暗黑色的半空中,一个身着黄金圣衣,手中浮动着金黄色火焰的男人正冷冷的看着他的方向。

让幻塔索斯惊讶的是,那个男人竟然是艾尔熙德,在他们的印象中,艾尔熙德应该是被他们解决了才对,还有,他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找到梦境之路?

对于幻塔索斯的疑惑。艾尔熙德也十分懂事,不等对方问,便率先解释了起来。

“是你拿走的单刀带我来到这里的。”

艾尔熙德对着下方的幻塔索斯冷冷的说道,黄金圣衣之间是彼此相连的,不会因为空间的扭曲而断了联系,那单刀上便覆盖着圣衣,这便是他能够寻来的缘由。

幻塔索斯冷哼一声,并未把所谓缘由放在心上,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漠的笑容。

来了他的梦境,便是将自己性命放在了他的地盘之上,生死皆掌握在他的手中。

幻塔索斯轻轻的勾动了一下手指,整个空间便呈现出凝固状态,他扭动着轻盈的身子,来到艾尔熙德面前,脸庞上浮现出一抹阴测测的笑容。

与此同时,艾尔熙德惊讶的发现,自己四肢僵硬,竟是不能动了,只剩下幻塔索斯嘲弄的声音响在这片空间之中。

幻塔索斯:“艾尔熙德,没有想到吧!你也会有这种性命摆布在我手上的时候,现在就让我扯出你的灵魂,为你编织个梦境。”

幻塔索斯的手指翻飞着,落在了艾尔熙德的胸膛上,白皙而修长的手指在其钟涛上划了几划,随后弯曲在一起,手掌心中浮现出了一团亮堂的光球。

这光球之中一般会显现出人内心深处的羁绊,感情之中最脆弱的地方,幻塔索斯一惯便是根据这来编织梦境。

然而此刻,他对着从艾尔熙德身体中拉扯出来的光球是查看了几番,看的眼睛都快要瞎了,也没有能够从这个光球这种看到任何东西。

这个光球中空无一物!

幻塔索斯从出生为神的那一刻,便从未见识过这般景象,心中自是十分诧异,不禁冷哼一声道:“真是个无趣的男人!”

这一声冷哼惊醒了艾尔熙德,他冷着一张扑克脸,挥舞着冷冽的手臂,径直对着幻塔索斯的脸庞击打了过去。

如同激光一般的金黄色的光芒正正好好落在其身体的正中心,幻塔索斯惊讶的喊了一声,这声音短促而急迫,刚出口便消失在了整片空间之中。

幻塔索斯的身子被剑气径直劈开,化成了两半,紧接着又化成了阵阵黑灰,消散在茫茫暗黑空间之中。

没有了其主人力量的支持,这片暗黑的空间轰然倒塌,如同玻璃一般碎裂成了无数块,那些原本被拉扯出来的灵魂也得以回归到原主身上。

此刻牢牢包裹着天马的梦境也碎裂了一层,天马惊讶的发现亚伦和萨沙已经不见了,自己的身旁出现了希绪费斯。

想起了希绪费斯,天马便渐渐地联系到了这一切的不正常,渐渐地,天马那颗不太聪明的小脑瓜也终于聪明了一会,没有在梦境中迷失自己,找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天马座青铜圣斗士!

此刻守护在天马身旁的奥涅伊洛斯也不禁楞了几楞,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幻塔索斯小宇宙的消散,难道是那位拥有着圣剑一般的意志的艾尔熙德

奥涅伊洛斯身旁的那位身着青色盔甲的即刻罗斯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即表示自己玩亲自前去消灭那个男人。

刚刚获得光明的男人艾尔熙德,正寻觅着通往梦境深处——墨菲城之时,一个暗黑色的四方空间从头顶降落,笼罩在他的身体之上。

即刻罗斯现身!

此人挥舞着尖锐的十根手指头,晃荡着身躯,朝着艾尔熙德的方向前进着,一边走一边冷冷的说道“你竟然伤害了神!实在是罪不可赦,如今我便来取你性命。”

艾尔熙德依然挂着一张扑克脸,面无表情,楞楞的看着即刻罗斯,手上已经摆好的刀剑的模样,似乎是在诉说着他已经准备好了。

一缕缕剑气朝着即刻罗斯的方向飞舞了过去,如同流星一般,点燃了这暗黑色的空间。

即刻罗斯拧笑着,舞动着一双手指,手指上时不时浮现出透明屏障,扭曲着那些剑气的前进方向。

刹那间,万千剑气流星雨一般朝着其主人艾尔熙德的方向飞舞了过去,或划过怕的手臂,或划过他脸庞,或大腿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铺满了整片空间,鲜血浸泡着黄金圣衣,鲜血啪嗒怕的从艾尔熙德的身体上地滴落下来,散落在地板之上。

此刻绕是一直以来冷冽的如同冷剑一般的艾尔熙德,在感受到漫天遍野的痛苦之时,也不禁弯曲了身子。

即刻罗斯见状,不禁得意了起来,不过因着上次的失误,没有把这个人弄死,这次他多少还是谨慎了些,隐没在半空中,准备给这个男人来上一型料,好好的折磨一番,再放他去死,如此一来,才能够解他心头之恨。

即刻罗斯是通过扭曲空间,到达另一个空间来达到隐身的效果的。

因此艾尔熙德根本追查不到其任何气息,这样的艾尔熙德就像是身处于迷雾之中,看不见的同时再加上听不见,一时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

艾尔熙德的背后,一大团淡淡的迷雾浮动过来,那迷雾之中猛地深处万千利爪,对着艾尔熙德便是一顿猛抓——

锋利的爪子所过之处,皆是皮肉外翻,鲜血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