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众神空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正与达拿都斯僵持之时,一旁的修普若斯起身,缓缓移动步子,空灵的声音响起。

“达拿都斯,这是你的事情,我先离开了!”

话音刚落,修普诺斯便消失在了台阶上,达拿都斯依旧怒气冲冲的看着吴良的方向。

这两位虽是兄弟,性格却差了千百里,一位鲁莽热血冲动,一位心思缜密不喜战斗。

修普诺斯走了以后,达拿都斯便居高临下,用棋子指着吴良沉声问道。

“你是谁?”

吴良故作诧异的反问道:“我是谁?你竟不知?”

达拿都斯仰头,鼻孔朝天,十分蔑视的说道:“自然不知,不知身为神的你为何会站在卑贱的人类旁边,着实是扫了我们神界的颜面!”

这次换众人吃惊了,距离吴良第二近的天马围绕着吴良转来转去,叽叽喳喳的询问着达拿都斯说的可是真的。

雅帕菲卡的一双桃花眼中更是酿满了惊异的光芒,他竟不知,这个几乎夜夜与自己把酒言欢的知己竟然是神!

童虎若有所思的晃动着脑袋,在他看来,吴良是神这件事情他是应该早就想到的,从被吴良赋予在身上的第一掌开始。

教皇身体只是微微一颤,很快便恢复了镇定,这种事情他早就该想到的。

倘若不是神,又怎会拥有如此强劲的力量,关于其小宇宙,教皇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也许吴良不是没有小宇宙,而是小宇宙太过于旺盛,以至于别人皆觉查不到。

这就像是井底之蛙,目光只有头顶上的一小片,以至于不知整个世界的辽阔。

此刻便是如此吧!

在众人或炙热,或崇拜,或怀疑的眼神的注视下,吴良仰天长叹一声,十分不情愿的嚷嚷道:“哎呀!达拿都斯,你何必纠缠我呢!都不懂得做人要低调,低调的呀”

吴良一边说着,身子一边向半空上漂浮过去,全然没有半分低调的姿态。

达拿都斯见状,也缓缓向着天空之上漂浮了过去,身上的黑袍也化成了冥衣。

穿上冥衣的达拿都斯又多了几分的英气,对称分布在两侧的翅膀犹如盛开的莲花一般,头盔上左右两侧分布着两个小小的翅膀,一身黑色盔甲加身。

浮动在半空中的达拿都斯像极了代表着死亡的暗黑神灵,只见他嘴角浮现出一抹轻蔑的笑容,双翼展开道了句:“众神空间!”

刹那间周围的景物便变了模样,横线与竖线纵横交错在一起,暗黑色的幕布包裹住了众人,幕布上是繁星点点,这里像极了宇宙深处,不远处有一天漆黑不见底的道路。

站在这里的普通圣斗士,包括黄金圣斗士在内,皆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一种如同浩瀚大海的力量弥漫在他们周围,碾压着他们的身心。

与此同时,众人脚下的石板开始分崩离析,碎裂成了石块,石块向着天空之上漂浮了过去,人们的身躯也跟着颤抖了起来,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正在拉扯着他们向上

达拿都斯异常冷淡的声音响起。

“这里是众神空间,凡人站在这里,便会被天际吸引过去,然后碾碎,直到化为尘埃。”

“呵呵”

“尔等便化为尘埃吧!”

达拿都斯得意的笑了起来,不由再次往上浮了浮身子,声音如同冷剑一般冰冷,让人感觉到了刺骨一般的寒冷。

恐惧在大地上蔓延,不少人的身体已经快要脱离大地,向着天际飞去,此时,仍然站在原地的也只剩下赛奇,吴良和雅帕菲卡。

吴良是因了自身的神力,而雅帕菲卡则是被吴良环抱着。

雅帕菲卡极其不自然的红了脸,被吴良一个大男人这般抱着,实在是太过于

而吴良则不以为然。甚至还在心里偷偷摸的感谢达拿都斯给了自己这么个光明正大的调戏雅帕菲卡的好机会。

正当达拿都斯疑惑赛奇一介凡人怎么能够安然自若的站在这片空间之时,赛奇从怀中掏出一把符咒,向着半空中的达拿都斯抛了过去。

这是上代雅典娜以鲜血写下的符咒,上方蕴含着雅典娜的神力,有了雅典娜的神力的保护,他自然能够抵御住这众神空间。

符咒对称分布在达拿都斯的两侧,上面闪烁着金黄色闪电,闪电与闪电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片灿烂的光芒。

光芒向着四周散发过去,如同尖刺一般刺在如同宇宙一般的幕布上,一阵清脆的咔嚓咔嚓声响起。

原本笼罩着众人的幕布如同玻璃一般被一道道裂缝遍布着,不知是哪一个裂缝先起了断裂之势,总之接下来是排山倒海一般的碎裂。

原本广阔的众神空间变成了一地的碎末,漂浮在空中,掉落在地上,消散在原地。

吴良见状,颇为轻蔑的看着半空中的那位死神,冷声道:“原来死神大人手中所谓的众神空间也不过如此啊!”

达拿都斯怒目圆睁,冷冷的看着对方,眼眸中渗透出一片漆黑的寒意,他本就因为众神空间被雅典娜的符咒破坏而气急败坏,现如今又得了吴良的嘲讽,便如同那沸水一般,怒火滚滚而起,不能自己。

达拿都斯挥舞着一双莲花般的翅膀,在半空中展开,召唤出万千透明的灵体,潮水一般涌向了众人。

这些灵体如同放大的小蝌蚪一般,大大的头。细长的尾巴,浑身透明,头颅出如同骷髅一般,露出阴森森的牙齿来。

潮水一般的灵体在众人之间肆意的穿梭着,阴森森的牙齿咬在人的骨骼上,便是从灵魂到肉体的疼痛,看来这并不是普通的灵体,而是能够同时伤害灵魂和肉体的灵。

达拿都斯十分满意的看着潮水一般的灵。这些都是徘徊在冥府之中数百年的灵体,积累的怨愤自然也是十分的厚重了,下方的芸芸众生说不定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呢。

面对这潮水一般涌动着的灵体,吴良勾起嘴角,脸庞上浮现出一抹阴测测的笑容,因着这抹笑容,那些从正前方向吴良围攻过去的灵体竟然没出息的转身,攻击别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