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胆大妄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维罗妮卡的带领之下,一众人等很快便有说有笑的走出了死亡森林,走出死亡森林的一瞬间,身后的树木便生了树叶,恢复成了枝繁叶茂的一片绿洲之地,向来是没了其主人维罗妮卡的力量支撑的缘故。

阳台之下,死神执棋的手停顿了一下,目光穿透虚空,寻觅着死亡森林,只见遍地皆是绿洲,死亡森林如同腾空的雾气一般,消散在尘世间。

睡神手持白棋,目光也雌虚空,看了过去,落在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身上,这男子正和一位生的极美丽的黄金圣斗士开心的攀谈着。

睡神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轻声诉说道“达拿都斯,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呢!”

达拿都斯放下手中的黑色棋子,眼眸中生丢一丝丝的愤懑,冷声道“果然不能依靠卑贱的人类,让他守个死亡森林都守不好,着实不配拥有者我的力量。”

睡神手中牢牢的抓着白色棋子,目光落游散,那位身着黑色长袍的男人想来便是吴良吧!

睡神深知,有了那位吴良,便是十个维罗妮卡也守不住半点。

吴良一行人很快便到达了离宫之下,离宫之上的阳台上依稀露出两个身影,对立而坐,一位似乎正看着桌子,另一位目光则是落在下方。

阳台上的空间毕竟有限,对手又是能够横扫圣域的双子神,在这种情况下,教皇和吴良的意见难得的统一起来,那便是——只带少数人上去!

于是,吴良从众人之中挑了雅帕菲卡,在并上一个天马,还有刚刚收下的仆人维罗妮卡,教皇从众人之中单挑了一个自家徒弟。

耶人见状,立刻倒在吴良的黑色长袍之下,恳求其带着自己上去。

耶人有一个理论,那便是天马去得他便去得,天马去不得他也去得。

吴良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开了他,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拉着雅帕菲卡和天马便走了,谁让这小耶人不是主角,又太过于啰嗦呢!

这边,史昂和童虎也不愿意来,殷切的看着教皇。不过被教皇给无视了,活了大半辈子的教皇,活的比众人久,见识的自然也要比众人多。

自从上次圣战之后,他和哥哥便开始研究如何毁灭双子神,如今虽研究出了个眉目,却也不确定,总之一句话,就是不能让众人跟着这个不确定去冒险,于是也十分决然的跟着飞到了阳台之上。

吴良看着台阶之下铺成一地的红色鲜花,笑嘻嘻的在雅帕菲卡的耳边说道:“小菲菲,我还是觉得你种的玫瑰比较好看!”

雅帕菲卡:“”

死神手持棋子,眉毛扭曲了起来,像是一条毛毛虫,他低沉着眼睑,对着面前出现的一众蝼蚁嚷嚷道“我还以为那战帖只是虚张声势呢!想不到你们还真的有胆子来到这里!”

吴良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瞳孔中倒映出死神的模样,此人留着细碎的齐肩发,面容俊美白皙,秀眉扭曲在一起,倒是失了几分颜色。

此人身着一身黑色长袍,领口处用金色丝线点缀了几朵花儿,腰间系上了一根腰带。

吴良随即又朝着死神的对面看了过去,那是一位同样留着细碎的齐肩发的男神,金发的头发衬的原本便白皙的皮肤更加的白嫩了,如同吹弹可破的豆腐一般。

此人细长的眉眼处透露着淡淡笑意,笑容之中透露着冷冽的狂风,嘴唇处透露出淡淡的粉嫩,模样十分秀美,着一身简单黑色长袍,却衬出其挺拔纤细的身姿。

听说冥界中的众神皆把本体当做宝贝,不愿意拿来人世间走动一番。于是便把本体就在极乐净土之中,来人世间掠夺纯净的容器,将自身灵魂安置其中。

想来这两位当初也是仔细挑选了许久,不然怎么寻觅到这种既纯洁又好看的不得了的少年的。

吴良正沉浸在两人的美色之时,那位死神长久得不到回答,便开始着急了起来,对着几人的方向怒吼道“你们这些蝼蚁之辈,没有听见神在同你们讲话吗?”

扑通——

没出息的维罗妮卡再度跪了下来,他也不知为何,就像是自然而然的生理反应一般,可能是因为在死神大人跟前待久了的缘故吧,真的以为自己是蝼蚁了,因此承担不起神的愤怒。

吴良“”

死神这一着急,吴良便跟着更着急了起来,挥舞着双手指着对方便嚷嚷道“就你也配称为神!我看你才是卑贱的蝼蚁吧!”

吴良骂完死神又转过来骂维罗妮卡“我说维罗妮卡,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仆人了,横竖要死也是死在我手上,别人动不了你!”

吴良的话语之中隐藏着对于维罗妮卡的责怪之情,维罗妮卡听了身子又跟着颤抖了起来,腿部一时瘫软了起来,动弹不得,双手环绕这吴良的大腿。

吴良“”

看着眼前没出息的东西,吴良只能长叹一口气,头摇的跟吃了摇头丸似的。

死神抛下了手中的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前方的吴良和那位抱着他大腿的人,只见那位同样身着一身黑袍,脸肿的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像极了猪头,额头上印了一个玫瑰花的印记,可是他明明听到那个人称呼他维罗妮卡

“维罗妮卡?”

死神试探性的喊了一声,这不喊不知道,一喊吓一跳,维罗妮卡晃动着一张猪脸,抱着吴良的大腿的手臂缠绕的更加紧了,对着死神的方向便是一阵鬼哭狼嚎。

“死神大人,我对不起你啊,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我打不过我抱着的大腿啊”

从维罗妮卡口中吐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一般,划拉在死神的皮肤之上,让他觉得十分丢人,心中自然也就愤愤不堪。

死神对着吴良的方向怒吼着,“你竟然敢把我的手下当做仆人,着实是胆大妄为!”

吴良轻蔑了看了一眼死神的方向,用眼睛瞪他,似乎是在说,我就胆大妄为,怎么了?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