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碾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音乐声落,佳人转身,回头对着吴良微微一笑,吴良立刻蹲在地上一阵呕吐。

吴良理想中的美女就算没有雅典娜之姿,起码也要皮肤白皙,面目端正吧!可是面前的这哪里是个美女,分明是个人妖!

长得一副粗犷的男人模样,偏又喜欢浓妆艳抹,眼眶边边竟全是墨水一般的眼影,黑的发紫的嘴唇像是中毒了一般

天马十分担心的看着吴良,刚想要去抚吴良,那人妖便开口了。

“你们来了!卑贱的人类!”

吴良正因为没有看到美女反而看到人妖心中愤懑难平呢,此时听到人妖这话,立马起身,一个左勾拳打了过去。

人妖似乎是没有料想到吴良的攻击,愣在原地,瞳孔猛的放大,楞在原地,硬生生的被打上了一拳。

一拳过后,人妖的左半边脸的肉都堆叠在一起,像是肿了一般,挤的他那原本还算得上明亮的大眼睛都成了一道缝。

维罗妮卡在那股力量的挟持下,在地上转圈圈,转了许久才终于停了下来,脑子却是昏昏沉沉的。

与此同时,离宫中,阳台上的两位死神和睡神正十分悠闲的下棋,额头上镶嵌着一个通体透黑的五角星的那位是死神,另一个镶嵌着用紫色丝线勾勒出来的五角星的便是睡神。

睡神手持棋子,看了一眼死亡森林的方向说道:“死亡森林现在似乎很热闹呢,你难道不去看看吗?”

死神轻蔑了一笑,目光继续停留在棋盘上,冷冷的说道:“那边有一个维罗妮卡便够了,他可是被我赋予了力量的人类,用卑贱的人类来对付卑贱的人类,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两人在这边谈笑风生,丝毫不知此时的维罗妮卡已经落入了吴良的手中。

因着被维罗妮卡欺骗感情的缘故,吴良对着维罗妮卡那是一阵好打,左勾拳打完便是右勾拳,然后是上勾拳下勾拳,打的维罗妮卡最后见东南西北,上下左右都不太能够分的清了。

维罗妮卡感觉脑袋像是浆糊一般,脸庞已经麻木了,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在经过一定时间适应现在的坏境之后,维罗妮卡才发觉自己如今的处境,面前是一个阴沉着面容,身着一身黑袍,周身散发出神的气息的男人!

不过让维罗妮卡不解的是,这位神竟然和众位卑贱的人类——圣斗士们站在一起,而且还把自己打成这个样子!

左想右想,维罗妮卡最终还是决定要把面前的神好好的打上一顿,毕竟他身上可是有死神的力量!

这样想着,维罗妮卡便大吼一声,撩开原本堆在额头的发丝,一个通体透黑的五角星浮现在其额头上。

吴良见状倒是十分的感兴趣,直接挥舞着袖子对着对方嚷嚷着“来啊,打架啊!”

看到这般气势的神,维罗妮卡的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了起来,此刻不要说是打架了,他就连挥一挥手都有些不敢,要知道他作为这片死亡森林的主人,以前可是说一不二的存在,眼下竟沦落成了这幅模样!

维罗妮卡到底还是凭借着死神的力量发了一招——群蝇乱舞。

啥那叫,从维罗妮卡的身旁飞舞出潮水一般的苍蝇,黑压压的朝着吴良飞了过去,落在其身体之上。

这是能够夺取人灵魂的苍蝇,困在各处,便会通过皮肉窃取人的灵魂。

吴良见状,只是轻蔑的一笑,然后周身便腾现出万千火焰来,在火焰的炙烤下,这潮水一般的苍蝇皆化成了火焰下的黑灰,散落在地上。

维罗妮卡看见自家术法竟然如此的无用,一时忍不住慌张了起来,身体颤抖的如同筛糠一般,扑通一声朝着吴良跪了下去。

刚才在那腾烧起来的火焰之中,维罗妮卡察觉到了神的愤怒,正是因了这种愤怒,他才会不受控的跪在吴良面前。

维罗妮卡有种感觉,面前不知身份的神,极有可能是比那位死神大人更要厉害的人,尽管在他看来,那位死神大人的的力量如同浩瀚宇宙一般无穷无尽。

众位圣斗士一会看看吴良,一会看看那位跪在地上的人妖,只见其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肿的老高,这下怕是连亲妈都不认识他了。

众人不禁有点心疼起来了这位人妖,毕竟吴良的手法真真是有些残忍!

看到跪在自己面前的人妖,吴良觉得心中的那口气也吐出去了,这才拍拍手作罢,换上了一副笑模样,继续跟众人嬉笑打闹去了。

就在这时,维罗妮卡抱住了吴良的大腿,请求吴良收下他,哪怕是当仆人也好。

因为维罗妮卡知道任务失败的结局,必然是被那位死神大人当做垃圾一样毁灭

吴良眼珠在眼眶转了几转,只觉这是个不吃亏的生意,便随意的答应了下来。

行进路上,被吴良收服的维罗妮卡和众人讲起来了这片死亡森林,这是一片可以操纵死去之人的灵魂的区域,像之前天马的儿时伙伴,雅帕菲卡的师傅等等,在他的操控下,皆会失去神识,进而攻击人。

听到这里,原本因为师傅师兄弟的事情不理吴良的雅帕菲卡此时也主动的来到吴良的面前,和他道上了一句对不起。

耶人也是如此,态度十分诚恳,诚恳之中又夹杂着一丝丝的感恩之情。

得了两人的道歉的吴良十分的欢喜,这一欢喜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看维罗妮卡也就更顺眼了一点,于是便当着众人的面,十分霸道的宣布维罗妮卡以后就是自己的仆人了,既然为仆人,便要盖上自己的印记。

吴良拉着维罗妮卡,手掌中闪现出一团光芒,光芒在其额头上一过,那个通体透黑的五角星便化成了烟雾,消散在空气中。

随后吴良思考了一会,便在维罗妮卡的额头上印上了一朵玫瑰花,然后又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雅帕菲卡的方向。

雅帕菲卡看到玫瑰,便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这朵玫瑰,进而想起了自家玫瑰花丛,一时间对吴良又多了几分的知己情意,拉着他叽叽喳喳去了,余下维罗妮卡一个人在原地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