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死亡森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一把搂过天马嚷嚷道“好了!天马同意了!”

天马低沉着脑袋,忍不住嘟囔道:“什么嘛!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教皇面色凝重的看着嬉笑着的吴良,心中十分不安,再看向雅典娜女神,只见女神正柔情似水的看着吴良的背影,顿时心中的不安便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开来。

雅典娜此时在幻想另一种可能性,也许打败了双子神,削弱了哈迪斯,亚伦还可能变回来

入夜,微风也沾染上了几丝凉气,一封书信飘荡在半空中,以闪电之姿到达了离宫。

离宫的阳台处,灯光璀璨,点燃了一方的黑夜,阳台处对称分布着两根柱子,柱子上爬满了鲜花,鲜花从台阶上蔓延下去,铺了一大片,如同红色的地毯一般。

死神与睡神对面而立,眼眸中皆透露出几丝冷淡,目光皆落在这黑夜时分降落下来的一封书信,书信用白色纸张包裹着,显然不是他们神的作风。

死神达拿都斯率先拿起了白色信封,修长的手指在上面翻飞着,不一会便拆去了那白色外科,从中掏出里面的信纸。

白色信纸上,黄金般的笔落在上面,勾勒出一个个大字。

那白纸之上的正上方写着两个大字——战帖!

死神达拿都斯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嘴角浮现出一丝丝玩味的笑容,冷声笑道。

睡神用手指拖着下巴,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咖啡,眼神轻轻的瞟了一眼死神的方向,等待着其为自己解说。

果然,达拿都斯待到笑够了以后,便把手中的信交给了睡神,接着嘲讽的说道:“想不到这些愚昧,卑贱的人类,竟然写下战帖,要挑战你我!!!”

睡神从其手上接过信封,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又喝了一口咖啡,看着外面的无边夜色道:“听说圣域中多了一位来历不明的圣斗士,叫做吴良!”

达拿都斯冷哼一声,面色阴沉道:“管他什么吴良还是有良,只要是人类,在你我面前,便如同蚂蚁一般的渺小。”

啊切——

啊切——

啊切——

吴良又打了三个喷嚏,嘴巴中嘟囔着这又是谁在想自己了,然后便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陷入了睡眠之中

第二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刺破雾霭时,圣域大广场上,众位集结,其中包括非要跟着去的教皇,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马尼戈特,雅帕菲卡,童虎,史昂,还有众多白银圣斗士加上耶人和天马,其中天马作为统帅!

天马披着一身青铜圣衣,面色通红,自觉如今站在这个位置十分十分的不合适然而众位昨天像是种了那位吴良的邪术,硬生生的逼着他坐在这个位置上。

片刻之后,待到天马一声虚弱的令下,众位集结完毕出发,目标死亡森林。

吴良身着黑色长袍默默无闻的跟在队伍的末端,左边是雅帕菲卡,右边是耶人,一路也不无聊,总有人说话,不过是雅帕菲卡大多时候嫌他啰嗦,他大多时候又嫌耶人啰嗦,不愿与之攀谈。

大概正午时分,待众人穿过一片又一片的山脉之后,一个森林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是一个被黑暗气息环绕这的森林,里面黑色浓雾滚滚,看起来煞是阴沉。

教皇在前方首先发布了命令,让众人手拉着手,不管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去理会,只管上前便可。

于是,大家在天马的带领下,手拉手的一同走进了死亡森林。

死亡森林之中连树木都是死的,光秃秃的只剩下腐朽的树枝,上面还往下滴落着粘稠的树液,当真是恶心的不得了,也不愧死亡森林这个称呼了。

一走进死亡森林,便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开始招惹起来了众人,其中招惹天马的便是他儿时的伙伴,一句一句的天马喊的很是亲切,也勾起了天马对于过往的众多回忆

眼看着天马就要陷入死亡森林的迷雾之中,教皇立马一个响指,把他给敲醒了,醒了之后的天马虽知是陷阱,却还是对那几个小孩心生向往。

其他人也都面露惊讶,像是见到了自己身旁已经死去的人,皆想追过去,不过被这种手拉手的局面给控制住了,不得不说教皇的脑瓜子有时候还是有点用的。

这其中自然也有招惹雅帕菲卡和耶人的,招惹雅帕菲卡的是他那因试毒而死去的师傅师兄弟们,雅帕菲卡在看到众人死而复活的时候,心中那叫一个高兴,眼看着就要跑过去投入那堆死人的怀抱,在被他们给咬上几口。

这时,吴良飞身向前,三拳两脚便把那几人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然后在扔到远处,雅帕菲卡的希望落空,不由得埋怨起来了吴良,竟一时不愿意理睬他。

吴良正想解释之时,又瞥见耶人十分欢快的朝着那边跑了过去,于是他二话不说,又是三拳两脚的解决了,扔走了,耶人用颇为幽怨的眼神看了吴良一眼,竟也不爱理他。

吴良只得一个人默默地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一个人默默无声了。

日子过的很是无聊,死亡森林中的风有点冷。

众人手拉这手一路走来虽有凶险,却也都躲过了,所以这一路可以说是通行无阻了,吴良觉得十分的没意思。

待到死亡森林的中心地带,于万根凌乱交错的树枝之中矗立着一个小小的木屋。从房屋之中传出来一阵悦耳的钢琴声。

能够在这种阴沉的环境中弹琴作乐者,定然不正常,吴亮因着无趣,便想找个东西打打,便带着天马走了进去,随后众人又蜂蛹了进来。

不大不小的木屋之中,正中心处摆放着一个洁白的钢琴,钢琴上方是一双细长的手指正尽情的翻飞着,那悦耳的声音便产自那双细长的手下。

那人身着一身黑色的长袍,领口处戴着一个圆形的黄金饰品,饰品隐没着一头金色长发下。

此人生的一头瀑布般的黄色金发,背影看起来十分的纤瘦婀娜,看起来像是一个美女,吴良眨巴着眼睛,色眯眯的看着,只等着那人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