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战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圣域。

一场人神之战落下帷幕,到处皆呈现出破败的景象,破损的城墙立在冷风中,碎石楼板的残骸静静的躺在地上。

于是,圣域之内的圣斗士们皆投入啊这场灾后重建的工作,与此同时,原本漂浮着白云的蓝天突然起了变化。

只见蓝色天幕下,朵朵洁白的云朵四散开来,取而代之的是流光溢彩的云朵,这云朵顷刻间便铺满了整张偌大的幕布。

雅典娜与教皇,吴良三人站在城墙之上,抬头看着这百年难得一见的怪异景象,雅典娜和教皇无不蹙眉,内心中隐隐生出了一丝丝不安。

吴良仰望蓝天,只觉这流光溢彩的云朵十分的美丽,不禁会心的笑了起来。

不一会,那流光溢彩的云朵便动了起来,如同流体一般,组合成了各种各样的人形模样。

一个嘹亮中透露着厚重的疲惫的声音响在遥远的天际,声音之苍凉,让人闻之不禁身体颤个几颤。

“这是吾送给世界的一幅画,名为‘失乐园’,待到画完成之时,便是这个世界恢复死寂之时。”

死一般的沉默笼罩着众人,人们的心灵仍然处于震荡之中。

世人皆知,亚伦酷爱作画,能够用画笔将人引向死亡。

此刻,冥界之中,哈迪斯身子瘫软在座椅之中,原本如同暗夜深渊一般的小宇宙此刻如同一片虚雾,如同黑色的雾霭。

“哈迪斯大人!”

潘多拉半跪在漆黑一片的地板上,扭曲着眉头,愤怒在心中如同海水一般奔腾不息。

想不到区区一个天马座竟会伤大人如此之深,她现在能够感觉到大人的小宇宙,已经是十分虚弱了。

哈迪斯起身,向自己的房间中走过去,手执画笔,在以墙壁为幕布的地方勾勾画画,此刻心中的万千烦闷也唯有画画可以解上个一分半分。

天马跟以前不一样了呢!哈迪斯如是想着,嘴角勾起一抹淡漠的笑容,眸子晦暗如深。

哈迪斯的那句话,如同火焰一般,顷刻间便点燃了圣域之中众位黄金圣斗士的愤怒。

不少愤懑不平的圣斗士或手锤墙壁,或脚踹地板,或无语凝噎。

教皇的眸子又暗淡上了几暗,豆子一般的眉毛拧巴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圆润的点点。

事关世人性命,身为世人守护神的雅典娜眨巴着闪亮的眼眸,睫毛处氤氲着水汽,眨了几眨,握着权杖的手臂微微颤抖着。

天马也是如此,牢牢的盯着上方的天空,拳头紧紧的握在一处。

吴良回头看了一眼雅帕菲卡,只见其怒气腾腾,眼眸闪亮,只觉其生起气来是更加的可爱了!

在这种异常紧张的气氛之中,吴良以一声轻松愉快的笑容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只见他环绕着双手,置于胸前,笑嘻嘻的说道:“既然哈迪斯如此欺人!我们便向他下达挑战的战帖吧!!!”

声音之洪亮浩大,如同一把剑把这沉闷的气氛到底是刺穿了一个裂缝来,不过也只是瞬间,这裂缝便自动融合在一起,众人又跟着沉默了起来。

教皇率先打破这阴沉的氛围,开口道:“冥界是神的地盘,我们圣斗士贸贸然进攻的话,不要说接近哈迪斯的宫殿了,便是连那双子神死神和睡神都打不过!”

教皇塞奇是上次圣战之中侥幸活下来的二人之一,还有一个人便是他的哥哥白礼,这两位已经见识过了双子神的残酷与强大,因此断然不愿让这代黄金圣斗士冒险,就算是冒险的话,也应该是他一人去冒险!

吴良对着满头白发的赛奇不耐烦的挥挥手道:“老头,你该不会是被打怕了,才不敢出手吧!”

吴良的话音刚落,便引来了赛奇的徒弟巨蟹座的马尼戈特的不满,此人乃是一个暴性子,闻言便炸了,指着吴良便是一顿骂,直言其一介青铜,竟然敢枉自议论雅典娜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教皇。

吴良闻言,直接一个挥手,将其打倒在地,动作快如闪电,众人刚投来目光,马尼戈特便躺在地上了。

雅典娜毕竟是善良女神,看到这种场面,忍不住责怪上吴良几句,吴良则化成了小猫咪,不管女神说什么,皆温柔的回答着好,与刚才那个打倒马尼戈特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雅帕菲卡看着吴良和雅典娜女神打闹的模样,竟然有点难过,这情绪来的莫名其妙,他也不知为何,就像是于茫茫人海之中好不容易寻觅来的东西,又被别人拿走了。

吴良于一番玩闹之后,再次回归了正题,他才不愿做挨打的人,面对强敌,就要学会主动迎击。

于是,吴良站在众人前方的一大片空地上,激情澎湃的发表了内心之中所想,直言大丈夫应勇往直前等等

在吴良的一番演讲过后,原本便对战斗有所希冀的人们又重新燃烧起来了斗志,直言要对冥界的哈迪斯大人下达战帖。鉴于在那之前要打败双子神,于是便改口向双子神下达战帖。

教皇的眉毛瞬间扭曲的不成样子,连一个点都不见了,脸上的褶子堆叠在一起,高声呐喊着“不行!不行!”

吴良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静静地看着教皇那老头,不禁得意了起来,因为场下皆是拥戴自己的声音,老头的声音已经被众人激情澎湃的呐喊声给隐没了。

雅典娜在一边手握权杖,几次想要阻止吴良,都被其一个温柔似水的笑容给挡了回去。

待到众人声音因为持久喊叫而有些嘶哑之时,这蓬勃之势才渐渐低了下去,这一低,众人便冷静了下来,这一冷静,便生了许多问题,人群中有人高声问道:“那此次是由谁带队呢?”

吴良把胸脯拍的砰砰作响,手指一挥,指向了天马,高声道:“自然是我们刚刚爆发了小宇宙的天马了!”

天马:“”

这家伙说的激情澎湃,还以为是要毛遂自荐自己当领导呢,没想到是指望着他!

得此重任的天马猛地挥手,拒绝了吴良的说法,不是他不愿意,也不是他贪生怕死,只是他担当不起这个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