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冥王降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马慢悠悠的张开了眸子,只觉眼前白光刺眼,身体沉重的厉害,皮肉骨头像是受了烈火淬炼一般,酥的厉害,仿佛弯一弯便会折断一般。

眼睛眨巴了几眨,待到能接受强光之后,天马窥见了正一副和蔼的模样,看着自己的吴良。

“我”

嘶哑的声音一出,天马便觉喉咙像是被火烧了一般,干的厉害。

吴良难得好心的从童虎手中接过一杯水,送到了天马手中,看着他急不可耐的一样而尽,又急不可耐的拖着嘶哑的嗓音问道“亚伦”

“亚伦什么亚伦,他可是哈迪斯!”

吴良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一旁的童虎怒目而视,走到天马的床边,轻声安慰着,又为他讲述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实,比如他差点被那个什么亚伦杀死,然后是吴良救了他——

讲到这时,吴良特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咳了几下,挥手道:“天马,其实你不用太感谢我。”

天马:“亚伦真的要杀了我吗?”

吴良:“”

因着被忽视的缘故,吴良转身,对着天马便是一阵怒吼:“等着吧!今天晚上亚伦就再来杀你一遍!”

“哈哈哈”

吴良留下一阵放肆的笑容,便走了出去。

天马的脑海中仍旧残留着亚伦变成哈迪斯,执起画笔,在画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的画面,现在又被吴良言语刺激了一番,难免悲从中来,将头颅埋在了腿缝之中,陷入了悲伤的牢狱之中。

童虎本来还想着等天马好一点,也好询问一下关于最强小宇宙的事情,现在天马被吴良这么一打击,又成了这幅模样

吴良行走在圣域之中,七转八转的来到了雅帕菲卡所在的宫殿,与其把酒言欢,完全忘记了自家房中的那位。

此刻吴良房间中的那位正扑腾着翅膀,满脸怒气,瞳孔都快要撕裂开来。

他是辉夜,对冥王哈迪斯忠心不二的辉夜,无法忍受哈迪斯身体之上有一点点损伤的辉夜。

然而刚才发个霸道的吴良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今夜,你的王便会降临,我会让他伤痕满布”

觥筹交错之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暮色四合,远方如同一片片连绵起伏的山水画一般,充满了诗情画意。

圣域也随着夜幕的降临,寂静了下来,灯火依次闪烁着。

幽暗的天空如同一张巨大的毯子,无边无际的铺在上方,没人直到它起在何处,也没有人直到他终在何处。

在这幽暗的天空之下,有一个向上达到天际,牢牢扎根于地下的透明屏障,整个屏障为椭圆形。

天边,一个裂缝生出,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这声音打破了世间的寂静,也打破了人心的寂静。

雅帕菲卡手中的酒杯猛地晃荡了一下,酒水洒落在黄金圣衣上,一双清亮的桃花眼看向了天际。

而吴良依旧稳稳的持着手中的酒杯,伴着那咔嚓咔嚓的声音往口中送。

天空上出现了万千道紫色裂缝,在一阵又一阵急促的咔嚓声下,屏障轰隆一声碎裂成了千万块,从天际掉落了下来。

在万千碎块掉落下来之时,雅帕菲卡惊觉身旁的吴良已然化作一道黑色闪电,刺穿了这浓雾一般的黑。

今日,吴良着一件全黑长袍,袍子上零星勾勒出几朵妖艳的玫瑰。

只见天空之下,一抹黑色的身影抱住了手持权杖的雅典娜,将其婀娜娇嫩的身躯拥入了怀中,在其耳边轻轻语道:“我来了!”

雅典娜脸上不失惊恐,惨白着嘴唇,瞪着一双坚定的眼眸看着吴良,温柔的道了一声谢谢。

天际上破碎的不是别的,是她雅典娜日日以小宇宙维持的结界,结界破碎,维持它的人必然会遭受到反噬,刚才若不是吴良及时赶来,给于她温暖的怀抱,她此刻怕是已经于众位圣斗士面前失态。

吴良轻轻搂着雅典娜,目光一同落在了遥远的天际上。

那里——

一朵翻飞着的暗黑色的花朵正从半空中缓缓的漂浮下来,在夜空中摇曳着诡异的身姿。

与此同时,天空之上一股如暗黑深渊般的小宇宙向着下方涌动了过来,引发出了一阵阵压抑感。

黄金圣斗士从各处冒了出来,一同集结在雅典娜的周围,眼眸中皆闪烁着坚定的目光,誓死保卫雅典娜的坚定。

而吴良深知,今天的主角并非他们,而是——

目光向着四处探索了过去,最终在漆黑的夜色中窥见了那个紧紧握着拳头,紧紧拧巴着眉头的少年,至此,吴良便安下心来,舞台已经搭好,主角依然登场,接下来就随他们自由发挥了!

那朵暗黑色的花朵待下落到雅典娜女神雕像的上方之时,便开始不安分的向外吐着毒液,挥舞着手掌,一道道紫色的激光便朝着四处攻击了过去。

激光所落之处,皆是起了摧枯拉朽之势,一阵阵轰隆之声平地起,石块,砖瓦向着四处溅落过去。

而那个有着棕色瞳孔的少年则是在夜色中奋力奔跑着,来到了雅典娜的面前,伸出双手,做保护姿势。

哈迪斯于一阵轰隆声中,缓缓下落,漂浮在雅典娜,天马,吴良的面前。

冥王窥了一眼三人,目光扫视过吴良之时,留下一丝丝的轻蔑的味道,而吴良则是微笑着回应,暗自记在了心中,将来某一天,定然会一一报复过去,也要让他冥王知道,这世间有他不能得罪之人。

哈迪斯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目光落在雅典娜和天马的身上道:“天马,雅典娜,我们三人终于见面了!”眸光一转,又看向了吴良,轻蔑的戏说道:“许久不见,萨沙你的身旁何时多了一位卑贱的人类?”

雅典娜目光闪烁着,心中有万分的不忍,轻声呼唤道:“哥哥”

半空中的那位身子只是微微僵了一僵,随后冷声回复道。

“吾已经不是你哥哥!雅典娜!我们已经两百多年没见了,我们是永生永世的敌人!”

这一字一句如同刀剑一般刺在雅典娜的心中,她低沉着眼睑,敛了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