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章 吾为神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巨大的黑袍袖口处浮现出了一根毛笔,随着毛笔一同涌现出来的是纤纤玉手,骨节细长而分明的玉手在黑夜中熠熠生辉。

哈迪斯看向前方的天马,淡然道“既然天马遵守约定,我也要遵守约定才是呢!”

话音刚落,于哈迪斯的周围,一片片鲜血浮现在地面上,鲜血之上纵横躺着数百尸体,尸体奇形怪状的扭曲着,被血泊掩埋着。

众人皆惊,尤其是童虎,此刻看到宝贝徒弟正和冥王那种强大的神对峙,一时慌了心神,刚想对着天马的方向叫嚷上一两句,便被吴良捂住了嘴角。

吴良在童虎的耳边淡淡说道:“哎!不要那么扫兴嘛!打扰了人家兄弟之间的谈话多不好!”

讲的这番作为惹的童虎以为他是冥王哈迪斯的人,不过接下来吴良的一句话,倒是让童虎安下了心。

“放心吧!你那个小徒弟我会好好保护的!”

过去,吴良瞧着天马着实是太脆弱了些,现在,因着其与冥王有兄弟情的缘故,才对他再次起意。

毕竟,被他吴良看上的人,只要经过一番教导,必然能够收获绝世之才。

而吴良的心中正萌生了一个关于天马的想法,他要取代童虎,当一当这孩子的师傅,好好的教导一番,在把他放在与冥王的竞争场上,如此一来,便不仅仅是正义与邪恶只见的斗争,还有兄弟情的取舍,前者过于无趣,后者才是吴良心中的重头大戏。

成功制止住了童虎的吴良面向前方,瞳孔中倒映出了犹如曼陀罗花一般的哈迪斯。

哈迪斯正手持画笔,微微弯腰,将画笔低端的毛毛浸润于脚下血海之中,刹那间,灰白色的毛毛喝饱了鲜血,被染的通红。

“这才是真正的红色!真实的色彩!”

哈迪斯表情漠然道,眼眸中生出一丝丝的兴奋。

毛笔沾上了满满的鲜血,被挑起来,在半空中向左斜边一个划拉,又向右边一个划拉,一个大大的叉字便出现在了天马的画像上。

面对这一切,吴良不动声色的伸出手掌,对着天马的后背便是一掌。

冥王原本冷淡的眸子微微张了张,一抹疑惑的神色闯了进去,在刚才的一瞬间,他似乎感觉到了在场人之中强大的小宇宙,然而等到他刚想要去探查一番时,那种强大的小宇宙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不仅仅是冥王,此时便是天马也楞了几楞,他总感觉,仿佛电光石火间,有一股力量冲进了自己的小宇宙。

然而回忆起来,却又觉得恍若幻觉,他根本就感受不到自己的小宇宙,他感受到的是痛苦——

据说凡是被冥王执起画笔画上一副画像的人,都是瞬间没了生命,没了灵魂,化为地底黑暗的泥土。

这个据说不假,譬如被其画上了两道杠杠的天马的画像,天马本人瞬间便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心肺俱裂,倒地而亡,整个过程迅速的不像话,他连一点点的反抗都没有,只是难以置信的盯着亚伦,朝着一席黑袍扑了过去,无力的勾下了花环,倒在血海之中。

死去的天马嘴巴大张,瞳孔撕裂着,眸子大张,看起来十分吓人,所谓死不瞑目便是如此了吧!

比上天马,吴良更关心的是那花环,看来雅典娜口中的三个花环的持有者其中之一便是哈迪斯了!

还真是复杂的感情线,既是生生世世的敌人,却又偏偏曾经是兄妹。

吴良现在心急如焚,只等着冥王一走,他便去收集花环残渣,再复原了,戴在自己的手上,让你深情的拉着女神的手道“仙女姐姐,不要怕,没了哥哥亚伦,你还有我,就让我们”

一双有力的大手落在吴良的肩膀上,如同钳子一般牢牢的钳住,然后剧烈的摇晃着,仿佛吴良是个摇钱树,摇一摇便能落下万丈金钱的那种。

那美好的梦境也在这双大手的摇晃下支离破碎

“干什么!有完没完!”

吴良对着这双手的主人便是一阵咆哮,惹得原本便因着死亡的气息而寂静下来的这片区域更加的寂静了

哈迪斯抬起眼眸,饶有兴趣的看向了吴良的方向,此人周身无半点小宇宙的气息,也无圣衣无装备,莫不是个人类?

童虎面容扭曲,然还是拼命的抑制住心中的怒火,在吴良的耳边重复起来了吴良曾经说过的话。

吴良一听,喜笑颜开的看着童虎,手掌也抬起来,放在了其肩膀上,笑嘻嘻道“放心,放心,假死罢了!”

童虎本来不信,然而还未等表达不信,肩膀上的那双手仿佛爆发了小宇宙,在一股强劲而霸道的力量的作用下,他的身子缓缓低了下去

看着童虎一脸气氛,却又没有办法,无可奈何的样子,吴良心情大好,拍拍手掌,收回了面容上那抹阴测测的笑容。

让吴良没想到的是,那个冥王,自己还没有去找他,他反而先找了自己。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吴良的身后传出,这声音似是响在耳边,又似是响在遥远的天际,无尽的宇宙深处。

“喂!那个人类,你是这个故乡的遗孤吗?”

吴良的笑容僵硬在嘴角,心中腾出一团团火苗,瞬间转身,对上冥王的眸子,阴沉的声音响起“吾为神!”

仔细打量起对方的吴良也是此刻才发现,冥王那一头黄色的柔顺到可以去拍飘柔广告的发丝,此刻已经全然变黑,黑夜一般的色彩。

此时的冥王除了那副面容,整个人和少年亚伦已然没有半点相像之处,想来是进一步觉醒了吧!

从吴良口中迸发出来的三个字凝固了这寂静的空气。

众人皆惊!

许久,微风吹拂过冥王黑色的发丝,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终是动了几动,锁定在了吴良的身上。

哈迪斯勾起嘴角,露出一副玩味的表情,对着吴良冷声道:“你这是在抢吾的台词?”

“吾乃是与宇宙长存在这世间的神!你——不过一介凡人,却生了如此爱慕虚荣,胡乱言语的毛病,看来是需得我度一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