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孤独的美男子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初闻这话,眨巴着眼睛看着青年,再次看的入迷,久久想起青年的问题,才答道“我这是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历练出来的百毒不侵的身躯呀!”

青年“”

青年名为雅帕菲卡,是守护在雅典娜身旁的十二黄金圣斗士之中的一位——双鱼座黄金圣斗士。

雅帕菲卡虽拥有着万人仰慕的美貌,却因其一副毒药贯穿的身体的原因,不敢与他人靠近,只得故意避开,一个人守着一片片玫瑰花丛,虽美丽,却清冷。

就像玫瑰一般,拥有着人人称赞的美丽,却因满身尖刺,而一个人终日品尝着孤独的滋味。

雅帕菲卡如今终于遇到了一个与自己一样不怕毒之人,心中大喜,多年积累起来的阴郁气息,此时也似乎化淡了!拉着吴良的手谈天地的。

被雅帕菲卡拉着的吴良心中不知有多欢喜,时不时的看着雅帕菲卡的一双细长白嫩的手指暗自笑啊笑的,宛如一个小姑娘。

夜色渐渐浓重起来,墨色一般的黑夜缠绕在二人周围,所幸一轮明月从黑色幕布之下钻了出来,挂在天上,撒下了一片片亮堂的光芒。

雅帕菲卡看着天边的月亮,心中有一种不同往日的充实感,尽管成为毒人全是为了守护雅典娜,他也从未后悔过,但是他还是会时不时的在孤寂的月夜,伴着一人独影,心生寂寞。

这世间没有人真正喜欢孤独,喜欢把自己封闭起来,他也是如此。

如今遇见了吴良,雅帕菲卡也算是尝到了热闹的感觉。

从前,雅帕菲卡也并非孤身一人,从前,他有个师傅,师傅有众多的徒弟,他们是试毒师徒组合,不顾生死的将一碗碗毒药喝下去,从中选择能够抗毒之身,来守护这玫瑰花园。

后来,师傅以及师傅的其他毒仪全都死在了毒药的灌溉下,只余他一人。

不过他从未后悔过,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为了保护雅典娜,保护世界,所以他不悔,不过有人陪伴,也很好。

吴良只觉身旁的雅帕菲卡眼眸中似乎有万千星辰,悄悄发光,月光打在其脸上,撒下一片光辉。

两人从天黑畅谈到天明,从雅典娜畅谈到冥王,再畅谈到保卫世界。

天明时分,雅帕菲卡起身,晃动了一下已经有些麻木的身体,对着吴良伸出白皙的双手道。

“谢谢你,吴良,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的说过话了,你也应该快快去你的青铜区了!”

雅帕菲卡口中的‘青铜区’三个字生生的把他打入地狱,吴良脸庞上原本如花一般的笑容猛地抖了几抖。

“雅帕菲卡,看在你这么美丽的份上,我会时常来找你玩的!”

吴良勾起嘴角,一双大手不安分的在雅帕菲卡白皙的手背上磨砂着,惹得雅帕菲卡一度用怪异的目光看他。

在吴良说出‘美丽’这两个字的时候,雅帕菲卡的身体忍不住抖了几抖,原本浮现在脸上的笑容也被抖掉了!

‘美丽’是雅帕菲卡心中的大忌,正如古代貌美的才子多不喜欢别人夸他美貌,而是喜欢别人称赞他的才华,雅帕菲卡也是这般,身为黄金圣斗士的他,自然喜欢别人夸赞他的能力,比如强大的小宇宙之类的。

吴良见状,笑嘻嘻的和雅帕菲卡打个招呼,临走之前在抛个媚眼,乐呵着离开了!

在吴良的媚眼的袭击下,雅帕菲卡差点没跌倒在地上,却也是一度被雷电劈了的模样,震惊了半晌,才缓缓摇头叹息道“好不容易多了个能近身的人,却有点傻兮兮的”

因着心中十分欢喜的缘故,吴良在看见迎面走过来的童虎之时,主动笑嘻嘻的挥手打招呼道。

“童虎啊!早晨好!”

童虎一副阴郁的模样,衬的其面相更加的凶狠可怖了!

童虎在看到吴良之时,首先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站定,随后似乎是觉得还是太近了些,便又退后了几步,这才彻底站定,对着吴良的方向咆哮道。

“什么早晨,你看看天上,已经是九点钟的太阳了!我们六点钟就该出发的!”

对于童虎的咆哮,吴良淡淡的回应了几个字——哦哦!走吧!

吴良昨日因与雅帕菲卡聊的太过于投机,以至于忘却了去冥王那里一日游的事情,方才才猛然记起来,顿时又是喜笑颜开,因为他又有地方可以玩了。

童虎“”

吴良跟随着童虎一路来到熟悉的青铜圣斗士区域,放眼看去,一行人已经等在了那里,其中有短眉毛黄金圣斗士史昂,还有四个白银圣斗士,再有就是天马和耶人两个白银圣斗士了。

待到童虎带着吴良出现在众人之中时候,史昂颇为和善的问道“吴良,你是真的不需要圣衣吗?”

圣斗士的圣衣向来是依人而定,然而吴良却说自己是无座,不需要圣衣。

吴良眼珠在眼眶中转了几转,待到停了下来,便对着眉目和善的史昂道“那我就是九鼎座吧,什么圣衣的实在是不需要,留给有需要的人吧!”

众人“”

童虎仰天长叹道“异域来者果然是不一般啊!”

这次的任务地点是天马的故乡,因此天马一直跑在最前方,表情自是心急如焚。

待到吴良一行人快要到达其故乡之时,周围已然是暮色四合,没有月亮眷顾的夜晚格外的漆黑,浓稠的黑夜包裹着众人。

众人在一片漆黑的森林之中穿梭着,不知疲惫,其中其他人是因为任务而不知疲惫,吴良则是因为个人修为过于高深而不知疲惫。

远方升起一团火,刺穿了一片黑暗,点燃了一小方的天空,天马瞬间便意识到那个方向是故乡的方向,心里也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火急火燎的,向前冲刺了过去。

于是,吴良带领着众人火速的跟了上去,向着黑夜中燃烧着的大火前进。

待到穿过黑漆漆的森林,前方才豁然开朗起来,是一大片土地,而土地的延伸处,正是那片火光,从火光中依稀可以看见倒塌的砖瓦。

天马脑海中于一瞬间浮现出了孤儿院的小伙伴们,还有他的兄弟亚伦,大吼一声,呐喊着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