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玫瑰花丛中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大概是升职最快的圣斗士了,刚来到青铜候补生练习的这片土地,便掀起来一阵腥风血雨,破格成为了青铜候补生。

到了分发圣衣的时刻,耶人身披独角座圣衣,天马身披天马座圣衣,而吴良身披空气圣衣

在陪着雅典娜一起快乐的数台阶,穿梭在十二宫中,来到最后一宫时,吴良目睹了遍地玫瑰丛中,清冷的美少年,蓝色发丝环绕在身,一双眼眸中熠熠生辉,好似装满了星辰,皮肤如璞玉一般的白皙,豆腐一般的鲜嫩,然浑身透出阵阵清冷气息,宛如孤傲的玫瑰花王。

待到玫瑰花丛不远处,女神便停住了,对着不远处的少年微微颔首,随即扭转了方向,走向了另一条路。

一路无言,原本最是喧闹,叽叽喳喳的吴良也缄默不言。

此时的吴良满脑子全都是刚才的少年,清冷的神色,孤傲而孤独的身影,一人立于玫瑰花丛中,似乎也沾染上了玫瑰花丛的尖刺,给人一种距离感。

沉默笼罩在二人之中,雅典娜本就是沉稳如水的性子,刚才已经回答了吴良一路的问题,此刻依然无言,而吴良心中有事,自然也无言。

这种沉默如同红毯一般一直蔓延到雅典娜的殿堂之中,吴良匆匆告别了雅典娜,一个人原路返回,朝着心中的玫瑰花丛走了过去。

吴良的脑海中似乎盘旋纷飞着少年的眸子,嘴唇,微微晃荡着的蓝色发丝

原本不断向前的吴良猛然间停下了步伐,立在了原地,一阵麻麻的感觉从脚底生起,一直蔓延至身体的整个部位。

吴良用手拍着脑门,一个人自言自语道“本座可是要建立诸天水晶宫的男人,如今怎会看上一个一个极其美丽的男子”

话音落地,吴良陷入了凌乱之中,原本对同性才是真爱这句话嗤之以鼻的他,也开始重新定位自己,思考人生。

吴良的脑海中一会浮现出诸天水晶宫中的诸位难得一见的美艳女子,还有火影,海贼王之中的众多美女子,包括西方玄幻女神,这些他都是极为喜爱的呀

而那个男子,他似乎也是极其喜爱的

最终,吴良于一番探讨之中得出了一个结论——什么同性异性都是假的,只有颜值才是真的。

吴良此刻才明白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颜控,而之前之所以没有发现自己还有断袖这一癖好,完全是因为以前遇到的都太~丑~了!

纠结了一番,终于想通了的吴良,几乎是立刻便迈开了步子,朝着那一丛玫瑰前进了过去。

未到玫瑰处,先闻玫瑰香。

吴良猛地深呼吸,想要把这一缕缕芬芳的香气全都捕捉过去,结果香气确是捕捉过去了,一大团黑气从吴良的喉咙中涌了出来。

起初莫名吐出一团黑气的吴良也觉得十分的匪夷所思,待到脑袋转了几转,他才猛然想起,自己的身体具有排毒的功能,不管是什么毒汤药啊,还是毒气啊!什么的,经过他身体一遭,便能剥离出全部的有毒物质,在通过呼吸系统一并排出去。

想不到这玫瑰花香竟然是毒气的承载物,看来这玫瑰花丛也并非为了怡情,而是为了抵御外敌。

毒——向来是战斗场合中最常登场的一种物品。

看来那美少年必然是进行过耐毒训练,这才能够伸出玫瑰花丛,却安然无事,不是因为天然排斥毒气,而是因为自身便是一个毒气罐啊!

想到这,吴良不禁有点同情那少年,生的如此美丽,干的却是如此凶险的工作,这倒是应了那句话——美丽与危险环绕而生。

吴良继续向着美少年前进,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如何帮他除去那一身载着毒药的驱壳。

“站住!”

一声冷呵打乱了吴良的步伐,吴良抬起眼眸,目光向着不远处飘荡了过去。

不远处的少年背对着他,身着一身黄金圣衣,蓝色的发丝在身后微微荡漾着,瘦削的背影给人一种清冷感。

“如此美丽之人,孤身一人坐在这里,我怎可放心。”

吴良背着双手,浅笑吟吟的朝着少年的背影走了过去,并未有半分的停歇。

伴随着吴良的前进,身旁是越来越浓重的毒气,以及美少年在自己的耳边的轻声呵斥。

“不想死的话,就离我远一点!”

“没有听到吗?!”

少年恍然转身,冰冷的眸子熠熠生辉,仿佛千年寒冰散发出的冷光,高挺的鼻梁,多情的桃花眼,性感的嘴唇

这完美侧颜看的吴良浑身起鸡皮疙瘩,如此美貌,当真是让女子都要羞愧的撞墙。

吴良不禁默默地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的向着少年的方向前进过去。

少年恢复了平和,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虽不知你是谁,但也看见了你和雅典娜一起,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人。”

“这里遍地毒气,你会死的!”

吴良伸出手掌,轻轻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在他身旁坐下,淡声道。

“放心,我不会死的。”

待到少年转过头,窥见了吴良的面容,立刻便像被用棍棒当头一击一般,吓的花容失色,身体向着侧面仰过去,因为动作颇大,震惊也颇大,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吴良笑嘻嘻的看着慌张的少年,伸出手掌,淡然道“你放心吧,你的那些毒气对我没用,你对我也没用,你毒害不到我!”

青年的瞳孔骤然放大,几欲撕裂开来,下意识的晃荡着脑袋,口中弥漫着“不可能,不可能”

待到吴良在这里坐了许久,青年在地上坐了许久,吴良伸在其面前的手掌已经是又酸又麻之时,青年渐渐相信了这世间是有百毒不侵的人的存在的。

比如他,比如面前的男子。

青年最终选择把手放在吴良的手上,在他看来,这可以算作是同为毒的载体的惺惺相惜吧!

青年待到安稳的坐下,拍着吴良的肩膀,长叹一声道“你是怎么成为毒人的?”

所谓毒人便是日日尝试毒药,训练出一副百毒不侵的肠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