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青铜候补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女神并未注意到这些,直接迈开了步子,朝着躺在地板上的三位白银圣斗士走了过去,裙摆在地上摇曳着,像是遍地花开。

吴良痴迷的看着女神的背影,因位于背影之后,他便正大光明的流着口水

两位黄金圣斗士正激烈的交换着眼神,探讨着关于吴良的事情,讨论之激烈,四目都快要迸发出火花来。

两位黄金圣斗士其中棕发的那位名为童虎,许是头发的缘故,连同脸庞也变得有点泛棕色,高挺的鼻梁,棕色的眼眸,瘦削的下巴,剑眉挺立。

另一位便是皮肤白嫩,如同吹弹可破的白豆腐一般,微微扁平的鼻梁,小小的嘴巴,甚是清秀,可以被子一对短短的如同毛毛虫一般的眉毛给煞了风景。

在二人看来,吴良是来自域外的人,实力暂时没有定论,却能够隐约感受到其强悍的能力。

可以这样说,在一切没有定论之前,吴良是一个危险品!

二人一同对教皇投射过去了炙热的目光,只见教皇也是眉头紧拧,十分冷淡的注视着吴良。

然而完全沉浸在女神仙气飘飘的背影之中的吴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隐藏在自己身后的复杂的眼神。

雅典娜来到三人面前,痛苦的吐出了几个名字——“地狱犬座!天箭座御夫座!”

两行清泪挂在女神的脸庞上,如同向前奔流不息的小溪流一般潺潺流动。

女神伸出白皙的双手,拉过其中一位叛乱者的手掌,痛苦的呢喃着:“我能够感受到你们死后被操纵着的小宇宙一定很痛苦吧!”

吴良的情绪也跟着雅典娜的情绪一起下落到谷底,不禁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撅着嘴巴,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我们”

被女神轻抚着双手的那位刚开口便哽住了,嗓子中像是被塞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一般,久久不能开口。

吴良不禁不忿起来,目光牢牢的挂在雅典娜白皙的手臂上,如同璞玉一般的手腕处,一个小小的花环格外惹眼。

这花环上吩咐着大约十几朵玫红色的鲜花,鲜花周围是一簇簇小小的绿叶,枝丫在其中游走着。

“我们其实一直想陪在雅典娜身边啊”

那个如鲠在喉的士兵憋的脸通红,才好不容易从喉咙中吐出这么一句话,随即便像是了了一世心愿般,化成了黑灰。

只见亮晶晶的地面上,三团黑色的灰铺在上面,而女神正低头啜泣,裙子飘荡着。

吴良见状,立刻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双手整个环绕住女神颤抖着的身躯,声音更是柔软的不像话。

“小乖乖,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教皇首先迈着飞快的步子,脚底都快要被地面摩擦起火,抢先来到吴良的面前道。

“放肆!雅典娜可是我们共同守护着的女神,岂能任由你这个登徒子来随便称呼!”

“就是!”

“就是!”

童虎和史昂二人也是一般愤慨不已,环绕着双手,置于胸前。

雅典娜轻轻抚去了泪水,眸子中依旧隐藏着淡淡的水汽,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神色淡然的说道。

“远道而来,既为客,不知阁下来我圣域究竟为何事?”

雅典娜何曾不知,眼下冥王已然复活,这世间又该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在这危机时刻,尽管她不愿意怀疑任何一个人,但总应该排查好身边的每一个莫名出现的人,这也是对圣斗士们应有的交代。

“可不要再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比如爱慕我们的女神的话。”

正当吴良准备开口之时,塞奇的一番话生生的堵住了他正欲出口的赞美之词。

吴良看了一眼塞奇,眼眸中暗含幽怨的色彩,随即便转头,脸庞上晃荡着一抹娇羞的绯红色,眼眸闪闪发光,一把拉住了雅典娜白皙的双手。

雅典娜身旁的三位恨不得把吴良的双手给拔下来,奈何女神自己对这似乎并不太在意,依然微笑着看着面前的男子。

吴良一本正经的脱口而出“我想要成为圣斗士,成为时刻守护在女神旁边的男人!”

吴良的目光之诚恳,面容之坚定,看的塞奇都快要信了。

雅典娜愣住了,过了许久,才灿然笑道:“自然可以,没想到阁下不远万里来此,竟然是为了我”

女神说着说着,水汽在眼眸中氤氲着,几颗晶莹剔透泪水晃荡下来,被水汽打湿的睫毛微微划动。

吴良只觉自己的心也像是被划开了一样于是目光更加诚恳,面容更加坚定。

“我愿意永生永世守护女神!”

塞奇重重的拍着吴良的肩膀,大声呼道“好!好!好!”

三好过后,塞奇不动声色得看了童虎一眼,直接把吴良指给了童虎,让他好生安排下去。

塞奇方才拍打吴良的肩膀之时,只觉吴良的小宇宙如同一团温吞得水,十分平静,平静十分,竟无半点波浪,如此看来,这家伙还没有好好的开发小宇宙,不过在未曾开发小宇宙之时,便有了强大的力量,也是难得!

塞奇淡淡抬起,再度说道。

“便放到青铜候补生里面去吧!”

“青铜?青铜圣斗士能够睡在仙女雅典娜旁边吗?”

吴良眨巴着一双闪亮的眼眸,忽闪忽闪的注视着仙女姐姐雅典娜。

雅典娜从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一刻起,便被养在这圣域之中,时刻把世界,人民放在心中,从不知男女之情的她,此刻也恍然红了脸。

塞奇见状,一个巴掌狠狠的拍在吴良的肩膀上,大片大片阴沉的气息晃荡在其面容上,冷冽的声音伴着一股寒气围绕在吴良耳边。

“不行!”

“不行就不行嘛!凶什么凶!”

吴良不耐烦的给了塞奇一个白眼,直接拿过其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微微一个用力,骨骼咔嚓咔嚓的响声散落在空中。

刹那间,一向沉稳如山般的塞奇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呐喊声,身子如同筛糠一般抖啊抖。

吴良自知女神是为极和善的人,怕她知道是自己所为,便连忙拉着童虎,朝着大门狂奔而去,临走还不忘对着仙女姐姐抛个媚眼,惹得雅典娜红着一张脸,缓缓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