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蛇人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喂!我说,是你让我暴露在众人面前的吧!”

路飞用手挠着一头黑色的短发,对于卡塔库栗的话表示并不是很明白,不过他还是挥舞着拳说道。

“喂,我一定会打赢你的!”

原本拥挤的看热闹场因为卡塔库栗的不断前进,周围的人反而如同潮水一般的退了下去,很快,场下便只剩下布雷,卡塔库栗,路飞三人。

布雷的眼眸中泪光闪闪,她是唯一知道哥哥的伪装的人,而哥哥的伪装也不过是为了自己。

小时候的卡塔库栗便因为这幅模样加上一身的好武功,而被众人嘲笑为强大的怪物,他本人对这些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有一天,那些人因为不敢动他,而把恶作剧加在他的妹妹——布雷身上。

从那时候起,他便把自己的这幅獠牙嘴巴遮住了,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强大,高冷的男人。

这便是卡塔库栗这些年来的心酸历史。

路飞说着,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咬开了手指,朝着里面灌输着气体,与此同时,一股霸气缠绕在他手臂之上,如同水流一般四处蔓延过去,从上到下,从中间向两边,从内到外。

一股强大的气息浮动在路飞的周围,路飞的黑色短发飞了起来,顺滑的聚拢在一起,路飞的整个手臂变成了细而长的铁臂,整个小腿也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钢铁。

“四档。蛇人!”

阴沉的气息浮动在卡塔库栗的周围,他不耐烦的扯掉了遮挡自己多时的围巾,径直露出一嘴的獠牙。

反正现在已经是众人皆知,他也没有继续隐藏下去的必要了!

“哥哥”

布雷颇为心疼的看着自家哥哥——卡塔库栗那边,水汽在眼眸中氤氲着,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

实际上,卡塔库栗也没有那么的厌烦路飞,反而还有那么点喜欢,这个明知自己与他之间的差距,还要在一次次的倒下之后,在一次次的爬起来,是他认同的男人!

还有一点便是,这小子竟然比自己的那些一母同胞的兄弟姐们更加让人觉得温暖。

“来吧!”

卡塔库栗收敛了阴沉的气息,面对路飞,下达了战斗的讯息。

路飞挥舞着铁拳,朝着卡塔库栗的方向冲了过去,发生呐喊道——橡胶曼巴蛇!

只见半空中,一道道铁红色的轨迹缠绕在一起,最中心处是如同雨点一般的拳头,正杂乱无章的,三百六十度的,从各个方向,朝着卡塔库栗击打过去。

卡塔库栗的眼眸中闪烁出一抹红光,路飞的招式已经进入他的脑海之中,他有条不紊的分析着拳头落下来的地点,然后再通过身体变形来躲避拳头。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路飞的拳头已经快到他的身体和大脑加起来的反应速度。

他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路飞的速度对于自己还像是在减速的电影一般,可以任由自己的身体做出躲避和攻击。

然而现在却不同了,路飞不仅在速度上有了飞快的提升,同时在霸气的使用上也更加的得心应手了!

他尝试动用自己的左手去攻击,然而左手刚挥出,便被路飞的铁拳给拦截到半路。

黑漆漆的铁拳与泛着血红色的铁拳相碰撞之时,拳头与拳头之间,迸发出一团团血红色的闪电,闪电的声音围绕着二人,狠狠地嘶鸣着。

从两人周围分别浮动出两股霸气,这两股霸气剧烈的碰撞在一起,如同海平面上两股巨大的海浪,拍打在一起,顿时便生了万丈光芒,遮天蔽日

巨大的冲击波旋转着向着四面八方冲击了过去,所过之处,人们如同草儿一般倒在了地上。

众人的目光也被这难得一见的盛大场面给吸引了过去,其中也包括山治的目光,尽管在那片巨大的光芒的笼罩下,他并不知道里面是谁,但是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里面的人是路飞!

这是对于船长的自信,也是对于自家同班的自信!

在贝基的身体之中,娜美和乔巴一同紧张的张望着这种盛大的战斗场面,他们只希望吴良没事便好。

在这种强大的霸气波下,吴良周边的霸气光罩并未遭受到压迫,依然保持着原本透明的圆滚滚的姿态。

而吴良,只是翻了翻身子,继续沉浸在睡眠之中,连口水从脸上划过都不知道,嘴巴中似乎在嘟囔着什么“汉考克,可爱星”

在巨大光芒的笼罩下,路飞挥舞着拳头和卡塔库栗又进行了数百次的拳头碰撞,这数百次有一半拳头是落在了路飞的身上,另一半落在了卡塔库栗的身上。

这看似平等的场面之中,实际上显示出了路飞的巨大变化,对于这一点,卡塔库栗的感受最为深切。

此刻,他整个人正处于一种震惊状态。

他万万没想到,路飞能够从一个见闻色平平者迅速成长到见闻色快要到达顶峰之人,如若不是同样依靠着能够看到短暂的未来,路飞的攻击是不可能和他平起平坐的。

这场战斗不知道进行了多长时间,众人只知,在光芒渐渐消散,砰砰砰的轰击声渐渐没落之时——

路飞和卡塔库栗分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满身皆是鲜血,像极了从地狱中走出来的魔鬼。

虽然卡塔库栗的永不背着地的男人形象刚刚破灭掉,众人还是对于能够让卡塔库栗在战斗中背面着地的路飞十分的惊讶。

在他们的视野中,路飞不久之前还是个只能挨打,一次次倒下,一次次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喽啰。如今竟然能够在短时间之内有了如此飞速的提升!

而山治,娜美,乔巴一行人则是万分欣喜,但是对于路飞的胜利却觉得十分的平常,似乎觉得这是必然的结果。

布雷哭的梨花带雨的跑到自家哥哥的面前,抱住他的身体,轻声道。

“哥哥”

睡梦中的吴良突然举起双手,向着天空之上延伸,整个人也跟着弹了起来,站在大地上,眼睛睁啊睁的,总算是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