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觉醒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布雷的印象中,哥哥一直以来都是家族的勇士,不仅仅从未背部着地,就连被打中也是难得一见的事情啊!

“路飞,好厉害啊!”

娜美在一旁为路飞加油助威,旋转着手中的天候棒,笑容满面,眼眸中星光闪闪的,像是装满了星星一般。

在战斗这件事情上,路飞果然是当之无愧的矢志不渝者啊!

娜美不禁感慨道,随即高高的抬起头,挑衅般的看着一旁如同树枝一般的布雷小姑娘。

感受到来自于娜美攻击性的目光之时,布雷挥舞着双手,指着娜美的方向,愤怒的嚷嚷着。

“不过是打了我哥哥一下,我哥哥很快就能还上的!哼!”

卡塔库栗的身体踉跄了几下,随即便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之上。

路飞收起拳头,面对着卡塔库栗,以少有的平和的口吻嚷嚷道。

“果实如此!用武装色霸气就能够打到你的身体。”

卡塔库栗稳稳当当的立在原地,仍然是一副面瘫的表情,在听到路飞的解释之后,眼眸中迸发出了一抹亮亮的光芒。

“你能够看透这点,也是很不容易了!”

卡塔库栗淡淡的吐出几个字,心里却不由得为之一振,在过去的战斗中,他可从未被打中过,更不要说被看穿伎俩这种事情了!

以武装色霸气加身,或者放在武器上,不仅仅可以强化人体的力量和武器的力量,最重要的便是能够穿过能力者的能力变换,直接抓住其实体。

这一点对于卡塔库栗来说也毫不例外,而之所以路飞一开始的攻击对着他无效,不过是因为他的预知能力,然后再根据对方的攻击地点,恰如其分的改变自己身体的形状罢了!

因为如同疾风一般的变形速度,才让那些落在自己身体之上的打击,看起来如同无用一般,没想到这种障眼法能够被路飞这小子看破。

路飞轻轻的闭上眼睛,昔日在森林中,与雷利师傅修行的种种画面,倒映在他的脑海中。

“没用的,尽管如此,你还是无法打败我!”

卡塔库栗迈开一双修长的腿,行走在大地上,身体向着路飞的方向不断前进过去,挥舞着双手,手臂处变成了糯米的形状,粘腻的糯米浮现在卡塔库栗的身旁上的半空中。

“糯米甜甜圈!”

原本距离在一起成圆形模样的糯米,中间向内凹陷,外圈演变成了一个圆形轮廓。

几十个白色甜甜圈跟随着卡塔库栗的步伐一起前进着,伴随着卡塔库栗的一个挥手,白色甜甜圈朝着路飞的方向飞了过去。

路飞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身体立刻从四档恢复成了普通状态,迈开步子,转身,朝着反方向跑了过去。

路飞一转身,才发现不远处的娜美和乔巴,正楞楞的站在那里,一副忧愁的模样,立即大声怒吼道。

“娜美,乔巴,快跑!”

路飞一路挥汗如雨,一种窒息感涌现在脑海之中,身子也沉重的不像话。

甜甜圈在空中化成了一道道白色的闪电,从不同方位,一齐向着路飞的方向飞去。

粘腻的甜甜圈在触碰到路飞的身体之时,便如同雪糕一般化开,形成了粘腻的液体,缠绕在其胳膊上,腿上,肚子上,并且还在不断地缩小着身体,带着路飞一种压迫感。

路飞心中隐隐觉得不安,任凭他千方百计的想要挣脱这束缚,却无法达到自身目的。

这粘腻的糯米是你强我更强,你弱我同样强。

来自于胳膊上,腿上,肚子上的一层层的束缚感,压迫的路飞几乎喘不过来气了。

不远处,依旧是卡塔库栗沉稳的行走在大地上的模样。

位于卡塔库栗后方的布雷再度对自己的哥哥流露出了崇拜之情,双手捧着一张扭曲的脸庞,兴奋的嚷嚷道“哇塞,哥哥好厉害,好厉害!”

一旁的娜美听到布雷的声音后,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脖子也向后方扭动了过去,挥舞着手中的天候棒,直指天际,一道闪电如同在地面爬行着的蛇一般,飞快的向着布雷的方向打了过去。

轰隆——

整体呈现灰黑色模样的布雷楞楞的站在原地,嘴巴还保持着刚才的模样,如同避雷针一般的蓝色短发也变成了黑色,一股烧焦的味道从头发处散发了出来,飘荡在半空中。

卡塔库栗原本迈动着的修长的腿停了下来,眸子落在了娜美的身上。

路飞拼命的扭动着身躯,朝着卡塔库栗的方向怒吼道“喂,你的敌人是我!”

卡塔库栗举起右手,手掌处瞬间浮现出一团粘腻的糯米,糯米团正往下滴落着糯米。

“好啊!如今我便用这一招来解决了你!”

卡塔库栗右手面向大地,手掌心处的一团糯米形成了一个弯曲着的爪子的模样,像是要抓什么东西一般。

地面上尘土飞扬,以前烟雾升起,待到烟雾散尽之后,大块大块的土地向上翻涌,向着那个弯曲的爪子的方向涌动过去。

路飞愣住了,如今卡塔库栗手中的招式似乎是觉醒,所为觉醒,是将自身果实开发到一定的境界才会拥有的能力。

比如眼前已然拥有觉醒能力的卡塔库栗,能够把眼前任何东西变成糯米,其中包括土地,树木,所有肉眼所及的一切。

路飞初次见这种能力之时,还是在对阵多弗朗明哥的时候。

卡塔库栗挥舞着右手,手下是一团团呈现出糯米状态的土地,他挥舞着手臂,手中的土地化成了尖锐的丝带,盘旋着上升,在上升到天际之时,又降落下来,径直砸在了已然失去活动能力的路飞身上。

路飞只觉面前有一张网,这网铺天盖地,从天而降,砸在了他的身上,从此,眼前是一片黑暗,身旁是一团团粘腻的糯米他感觉自己似乎降落到了糯米的海洋之中。

“路飞——”

娜美和乔巴的声音一同响起,声音急促而剧烈。

卡塔库栗迈出步伐,朝着娜美和乔巴的方向前进了过去,不时抬起手,看看手腕处的手表,面露焦急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