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四皇VS四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婚礼~蛋糕!”

身着粉色肥大连衣裙的夏洛特大妈,双脚跺地,瞳孔中倒映着碎成一地的蛋糕,张开嘴巴大声怒吼着。

伴随着震天的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狂风呼啸的声音,狂风从喉咙中生出,如同镰刀一般朝着众人扫视了过去。

呼哧——

呼哧——

树木尽相拔地而起,树叶跟随者狂风的脚步行走,树干被卷起扔到了天际。

原本布置在草坪上的宴席被掀翻,水果掉落在地上,人群如同鸟兽一般在狂风中四处散落。

“妈妈”

卡塔库栗眉头紧缩,冷冽的双眸中闪现过一抹光芒,光芒朝着吴良的方向旋转了过去。

呃!

卡塔库栗的目光在触及道吴良身体的一刹那,心下一凉,额头上渗透出丝丝冷汗,身体也不禁跟着发抖了起来。

在吴良身上,他看到了他下一步的动作,这是卡塔库栗拥有的见闻色霸气之中的预测短暂未来的能力,这种能力也只有把见闻色霸气修炼到顶点的人才会拥有。

以往,卡塔库栗依靠着这种能力,在事情还未发生之前,就先去阻止让事情发生的人。

然而,面对四皇之一,赏金高达三十亿的吴良,他不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

一百个吴良中的一个,突然翻转了身子,朝着跌落在草坪上的相框跑了过去。

贝基在看到吴良的动作后,一颗高高悬挂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那个相框可是他们打败妈妈的重要物件。

吴良手持相框跑了回来,炫耀般的围绕着夏洛特大妈转了一圈,嘴巴中还不断的嚷嚷着。

“老太婆,你看你看,修女的照片,想要吗?就不给你。”

修女大概是夏洛特大妈人生之中的第一个贵人,只是这个贵人并没有得到好报。

夏洛特.玲玲年幼时便拥抱着怪力加上奇怪的思维方式,比如在巨人城中时,明明是想要帮一个巨人士兵打掉蚊子,结果因为手掌之上的怪力,直接一巴掌把那个巨人的肋骨打断了三根,当成死亡。

从那以后,玲玲便成为了众人口中的怪胎,因为打死士兵的事情而被就放到一个岛屿上,在那里,她遇见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那便是修女。

在玲玲看来,修女是唯一一个能够理解她的人,认为她虽然总是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过出发点是好的。

比如不希望狮子和狼打架,便把他们关在了一起,结果狼被吃了,她又打了老虎一巴掌,老虎也死了。

修女秉持着众生皆可教化的思想,把玲玲放在身边,宽容她一切没脑子的害人事件。

后来,修女所在的村庄的人们为了感谢太阳,特地几天不吃饭,在不吃饭的第六天,玲玲因为思食症而发狂,几乎毁灭了整个村庄。

在那之后,修女仍旧选择原谅玲玲,因为她认为每个生命都应该得到教化。

后来,玲玲决定和修女加上伙伴们一起努力,好好的和修女学习,大家开始了一场甜食盛宴。

那场宴会是伴随着玲玲的那句——甜食真好吃而开始的,是伴随着那句——大家都去哪里了?结束的。

玲玲因为吃的太过于投入,而不知修女和伙伴们如何不见的,然后便遇见了目睹了整件事情的长面包师傅,那是个能够把世间一切都变成十月的男人。

那个男人以美食诱惑玲玲,在看到玲玲的怪力加上天赋之后,决定带着玲玲出海,这才有了以后的BIGMOM海贼团。

这便是玲玲和修女之间的往事。

眼下,夏洛特大妈正因为前有甜食被毁,后有蛋糕被毁这两件事情生气呢,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注意在自己身边围绕旋转着的吴良。

受到冷落的吴良停止了旋转,回到了一百个吴良的大本营之中。

一百个吴良之中,最中间的那个率先站了起来,双手向着身体两侧展开,头颅微微抬起,嘴角轻轻上扬,轻生嘟囔着。

“众神归一!”

左右两侧的五十个吴良几乎是瞬间便化成了烟雾,从吴良的手臂中钻了进去。

这可不是影分身,也不是路飞的动物假人,吴良刚才使的这招可是货真价实的分身术,采用细胞分裂术,所有的吴良,相貌,体态,能力皆相同。

唯一的一点区别便是,所有从本体之中分出去的身体,同样都会受到本体的控制。

重新归一的吴良迈着步子,朝着夏洛特大妈的方向前进过去,伴随着步子的延伸,是身体的延伸。

吴良的身体如同一个皮球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距离的膨胀着,踩在地上的步子也从正常人类大小变成了巨人一族的大小,身形也与夏洛特大妈一般无二,只是比她瘦了许多,高了些许,清秀了许多。

“哇塞!厨师长看起来好厉害好威风啊!”

路飞如同一个小粉丝一般,挥舞这拳头大声叫嚷着,同时也暗自定下决心,一定要多挑战强者,自己也要变得更强才是。

吴良抬起如同山治一般的巨形手掌,向着夏洛特大妈的方向扇了过去,呼啸的狂风混着斯斯的气流声一起朝着夏洛特大妈的方向冲击了过去。

啪嗒——

一声响彻天际的巴掌声过后,场下是死一般的寂静。

众宾客皆是目瞪口呆,楞楞的看着吴良,那一巴掌打的可是四皇啊!

不过吴良好像也是四皇。

四皇VS四皇!

这个标题拿回去,放在报纸上,必然如同投在湖水中的炸弹,激起千层浪花。

咔嚓——

咔嚓——

相机的声音此起彼伏,宾客之中的一位报社记者正挂着相机,争分夺秒的拍着四皇对战斗的场面,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处于被呼啸的风卷起来的半空中

一巴掌过后,鲜血从夏洛特大妈的嘴角蔓延了出来,啪嗒啪嗒的砸在地面上,一个又一个的大坑交错形成。

红色五指的印记如同印章一般挂在夏洛特大妈的脸上,印记的周围是如同海绵一般膨胀的肉体,发着亮光,在呼啸的冷风中显得格外的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