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一点也不放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阴沉的宫殿之中,没由来的吹来一阵冷风,少女的身体抖的如同筛子一般,上下牙齿打在一起,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来。

在看到面前的妈妈时,嘉蕾特心中的恐惧已经到达了极点,她如同一条毛毛虫一般,向着墙角蠕动了过去,蜷缩着身体。

吴良看了一眼女子的方向,眼眸中浮现出轻蔑的眸光,手中浮现出一抹光芒,向着角落处的少女砸了过去。

如同闪电一般的光芒落在少女的嘴巴上,直接钻进了她的喉咙之中,从那之后,嘉蕾特便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闪电一般的光芒只在一瞬间点燃了黑漆漆的夜空,然后整片空间变重新回归了暗淡和阴沉。

古神之瞳的照耀下,一切皆如同白昼一般,黑夜被掠夺。

首先映入吴良眼睑之中的便是躺在大床之上,洁白的床单如同瀑布一般覆盖在长度约为十米,宽度约为八米的大床之上。

白色床单上散落着粘腻的口水,看的吴良是一阵阵的恶心,胃里也很着不受控制的翻江倒海了起来。

呼哧呼哧的呼吸声散落在整个房间的角角落落之中。

床上的那位庞然大物陷入了沉睡之中,不时吧嗒着嘴巴,露出稀疏的大白牙来,口中更是流淌着积年累月的口水,让人看了生出厌恶的情绪来。

夏洛特大妈床边摆着一系列的甜品,种类众多,花色众多,香气中夹杂着口水的味道,一起充斥在房间之中,真是颇为不协调的两种味道。

这大妈大概是怕半夜醒来没有吃的白才会摆出那么多吃的来作为预备吧。

吴良不禁幻想出了自己和大妈对阵的场面,战斗刚开始时,大妈说我男吃个东西,战斗结束时,大妈说等我先吃个东西再去死

哈哈哈

哈哈哈

吴良这样想着,不禁发出了愉快的笑声,这爽朗的笑声十分的庞大,加上响亮。

嘉蕾特原本变颤抖着的身体,在吴良的笑声的作用下,颤抖的更加的厉害了,都快要散架了。

恐惧如同潮水一般拍打这她的脑海,他甚至已经预见到了那种场面——妈妈醒过来,然后把自己踩死。

夏洛特大妈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猛然睁开了眼睛,向着周围扫视了过去,在未曾寻找到一人一物之后,便端着盘子,对着口中倒着甜食,吃完了后,便躺下,再次陷入了沉重的睡眠之中。

吴良扔下手中的女子,从暗处走了出来,没有再向上次一样,站在原地嘲笑夏洛特大妈,而是迅速的收集了大妈剩下的甜食。

接下来,吴良又强迫着嘉蕾特带着自己去了所有可能存在着点心的地方,拿着手中的袋子,一并搜刮了过来。

在这个夜晚,吴良掠夺了蛋糕岛中存有的全部甜食,便留下嘉蕾特一个人,离开了。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好不容易脱离吴良控制的嘉蕾特此时已经在重重压力作用下,显得有点神志不清了。

她晃晃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方面,一头钻进了被子之中,身体陷入了无止境的颤抖状态之中。

第二天早上,一大清早,蛋糕岛便陷入了巨大的慌乱之中。

夏洛特大妈一声怒吼,手下的众多丈夫加上女儿,儿子,便一同来到了她的面前,其中也包括身体颤抖的如同筛子一般的嘉蕾特。

她也不想来,只是如果不去的话,妈妈必然会怀疑到她的头上,那时候她便是百口莫辩了。更何况这事情本来就是她做下的。

夏洛特大妈坐在床上,扭动着自己肥胖的身体,口水四溅的对着下面嚷嚷道。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不知道我的房间中不能没有甜食吗?”

口水从夏洛特大妈的口腔中迸发了出来,洗礼着下方战力着的众人。

众人在得知这件事情以后,也是面面相觑,有一个人立马提出了去仓库里面为妈妈取来甜食,请求妈妈不要生气。

夏洛特大妈一向以来便是如此,把甜食当做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可以失去一切,就是不能失去甜食,哪怕是关于甜食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她也能够大做文章,甚至是毁灭。

就在众人以为只要食物上来,妈妈的怒气便会被平息的时候,那个去取食物的人在去了许久之后,终于回来之后,一头倒在了妈妈的脚下,痛哭流涕的说道。

“没了!”

“没了啊”

男人的嚎叫声引来了众多不接目光,人群之中多有讨伐他的声音,皆是说,什么没了?

“甜食没了!”

这个足以击沉整个蛋糕岛的声音一出来,便是万众哗然,众人面面相觑,脸庞上,皆是浮动着难以置信的笑容。

人群之中的筛子嘉蕾特此时正抖动着身体,眼眸中的光芒也跟着抖动的支离破碎,牙齿与牙齿碰撞在一起,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来,

此时夏洛特大妈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直接从上方一个大胯步走了下来,拉扯着那人的衣服,询问他这可是真的。

那人不仅表示是真的,而且还是蛋糕岛全岛上下,再也找不到一点点甜食。

这句话直接断送了那些想要回房间查看,还有没有多余的甜食,好拿来献给妈妈的心思的人。

夏洛特大妈愤怒的把那人在手中旋转着,揉搓着,最后放在脚下踩成了肉泥,愤怒的大声叫嚷着。

“是谁?到底是谁,偷走了我的甜食!”

夏洛特大妈不愤怒的时候便是个泼妇,这愤怒起来更是如同鬼神她奶奶,如今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说话。

夏洛特大妈感觉自己心中像是长出脚下一个小树苗一般,在没有甜食的抵押下,这个小树苗飞速成长为大树苗,树叶打在她的心上,惹得她心下一阵痒痒,口水从喉咙中向外倒着,泼洒在地面之上。

“食物,食物,我要食物——”

在这种状况之下,一个人从众人之中抽身而出,准确的说,应该是抖动而出。嘉蕾特颤抖着身体跪在了妈妈的面前,痛苦着说道。

“对不起,妈妈,是我背叛了你,让那个吴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