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盗窃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单看吴良,实在难以把他和四皇联系起来,因为其清秀的面容,着实不曾让人感受到一丝一毫的霸气。

不过此刻站在嘉蕾特面前的吴良,一番冷言冷语,着实让她的身体不禁抖个三抖。

果然啊!能够在新世界称王的人都不一般!

而实际上,吴良只是担着一个名称罢了,听说他本人极为喜爱美女,整日便居住在女儿岛上,不过问新世界的事情。

而旗下的草帽海贼团近些年来更是天不怕地不怕,赏金一路飙升,人气也是一路飙升。

嘉蕾特原本也觉得不过是一蝎头小子,现在在吴良面前的她,也不得不感慨一路,草帽一行人是有大背景的人啊!一个吴良便可以低的过海贼世界的半边天。

更让嘉蕾特绝望的事情便是,她那一声落下以后,外面的月光依然明亮,也依然寂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嘉蕾特忍不住拍打这自己的脑袋,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诚恳的说道,“我愿意为吴良大人带路。”

“这就好!”

吴良瞬间便绽放出了笑容,领着嘉蕾特便往外走了过去。

站在蛋糕岛上的吴良,向着四面八方扫视了过去,只见一个又一个庞大的蛋糕形状的楼房矗立在地面上。

不仅仅是楼房,整个地面上也铺满了酷似奶油的地毯,地毯上还散发出阵阵奶油的香气,勾的吴良口水四溅。

在嘉蕾特的带领之下,两人来到了一个蛋糕房子之中,两人瞬间便被黑漆漆的夜色给吞噬的一干二净。

嘉蕾特轻轻的按动墙壁上的开关,头顶上闪现出一团柔和的光芒来,刺破了那片黑漆漆的夜色,

在灯光的照耀下,那些原本隐藏在黑漆漆的夜色之中的甜食也一并浮现了出来。

不远处,是一排排的桌子,桌子上是琳琅满目的各色各样的盘子,盘子上面皆堆满了甜食,其中有烧烤味的,有水果味的,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了,五颜六色的,如同春天来临时,争奇斗艳的百花。

吴良卷起手臂,对着旁边的嘉蕾特道,

“这些大概足够你家妈妈吃上个几天几夜了吧,她为何还要四处掠夺食物啊!”

嘉蕾特晃动着脑袋,摇摇头,看着前方堆叠成山的美食,眉毛微微皱了皱,她对着吴良说道。

“不!”

“这些只是妈妈一天的食物,酷爱甜食的妈妈,只要没了甜食,便会发疯发狂,后果不堪设想。”

“是吗?”

吴良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正好他想看看那个夏洛特大妈发疯发狂的样子,也让她体会一下那些因为交不上甜食这种简单的的小事情,便要面临毁灭的灾难的岛屿的痛苦。

从嘉蕾特的话语之中,吴良得到了一个更为有用的消息,只见他带着一抹阴测测的笑容,面对其道。

“听你刚才的意思,是类似这样摆放甜品的地方,不止一个地方吧!”

嘉蕾特恍然间瞪大了眼睛,瞳孔都快要撕裂开来,脑海中如同被钟声敲打着一般,陷入了震动之中。

她原本想着,带吴良看一间摆放食物的房子就好,到时候就算他要把那些甜食都给偷走,她们还有其他的,这样的话,也就不至于让妈妈没有东西吃了。

可是眼下,她不小心说错了话——

吴良没有等嘉蕾特回话,便摆摆手说道,“行吧,你一会再带我去,我先解决了这里的食物。”

汗水从嘉蕾特的额头上渗透出来,从小颗粒汇聚成大颗粒,掉落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只见吴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袋子,对着袋子吹了一口气,袋子便膨胀了起来,被一团柔和的光芒淹在其中,不一会,便成了一个长约一人的袋子。

吴良十分欢快的拿着袋子,在房子之中如同游魂一般游荡来游荡去,所过之处,原本琳琅满目的食物全部都消失不见,被装进了那袋子之中。

更让嘉蕾特惊讶的是,吴良不禁不放过甜食,竟然连同盘子也不放过,一盘盘的端着塞进了那袋子之中。

而那看起来不过一人长,一人宽的袋子像是无底洞一般,不管塞多少进去,总也不见饱。

待到吴良装完了这个房间的甜品之后,立马对着嘉蕾特,摆出一副冷冷的模样,询问她其他甜品放置的地方。

嘉蕾特此时在吴良带给她的恐惧的作用下,手臂发麻,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尽管她知道她如今的做法是在伤害妈妈,也是在伤害蛋糕岛,但是在那股强大的日气场之下,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只能按照吴良的意志去做事。

接下来,在嘉蕾特的带领之下,吴良又见证了许许多多的蛋糕房间,里面皆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甜食,如同一座座小山一般,只是这小山最终全部被吴良收入囊中。

这一晚上,吴良忙活的十分的开心,感觉自己颇有点像是那愚公移山之中的愚公老头。

待到所有放假呢的食物全部都收集完毕之后,嘉蕾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认自己终于可以从吴良的控制之下脱身而出的时候,吴良对她提出了一个更为恐怖的要求——

吴良“很好,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个地方了,嘉蕾特,带我去夏洛特大妈的的房间。”

嘉蕾特被吓得立马便跪在了地上,对着吴良的方向挥舞着手臂,痛哭流涕的说道。

“不行啊,不行,这样的话,我会被妈妈给打死的。”

对比,吴良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然后嘟囔着嘴巴道。

“你不去的话,也会被我给杀死的呀。”

“作为山治的师傅,我一定要为他讨回公道,好好的收拾收拾你家的那位妈妈。”

“行了,行了,别哭了,走吧!”

吴良自顾自的说着的同时,也忽略了正痛哭流涕的嘉蕾特,直接拉着少女的紫色披风,便向着前方走了过去。

只见朦胧夜色之中,一个意气风发的男子带着一个仰着脖子,绝望的女子在夜色之中走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