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请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象白色的桌子上一封拆开的信落寞的躺在上面,公主的字迹下方,是两个凌乱的名字。

吴良坐在一旁,左边是白星,右边是女帝。

自从白星来到这里以后,吴良便帮助她变成了正常的人类尺寸的身材,不然一座宫殿也盛不下她。

汉考克趴在吴良腿上,露出一抹温婉的笑容,说道。

“吴良大人想去的话,妾身就陪着大人去。”

“白星也可以陪着吴良大人去的。”

一旁的白星也忙不迭的道,自从白星下来之后,便从哭哭星变成了粘人星,整日吴良去哪,她便要去哪,惹得汉考克很是不快。

汉考克看了一眼白星的方向,冷哼了一下,吐出了几个字“粘人星。”

白星一听,眼眸中顿时便氤氲出了水汽,泪眼朦胧的看着汉考克的方向,嘴巴一张,泼洒着泪水道。

“女帝大人好凶啊!”

汉考克再次高高的抬起头颅,直到和天花板平行,修长的手指指着白星的方向,愤愤的重复着那三个字。

“粘人星!”

眼看着这两个女人的战争快要打响,吴良左手搂过白星,右手抱过女帝,淡淡说道,“你们两个在家好好等我回来。”

汉考克在得知这个结果以后,不耐烦的瞪了白星一眼,认为都是她太过于粘人,所以吴良才谁也不带的。

而白星则再次痛哭了起来,这次痛哭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汉考克瞪她,一个是吴良不要她。

吴良对着白星便是一顿哄,待到哄好后,一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而后在女帝等人的目光送行下离开。

汉考克含情脉脉的看着吴良远去的方向,双手置于胸脯上,缠成了一团。

如今她只希望吴良不要再带回来个女人才好,不好她定然要亲自捏碎了她!

桌子上的那个婚宴请帖是山治的,而且并不是花心男终寻觅到良人的婚姻,而是政治联姻。

这场声势浩大的政治联姻中的一方是四皇之一的大妈夏洛特.玲玲背后的夏洛特家族,另一方便是山治。

吴良也是此时才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徒弟的另外一层身世——文斯莫克家族的第三子。

文斯莫克家族可是世界上不可多得的贵族,不然夏洛克家族也不会轻易把女儿嫁给山治。

要知道夏洛特家族可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家族,作为女主人的夏洛特.玲玲,光是丈夫就有43个,儿子女儿更是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夏洛特家族之所以能够繁荣昌盛这么许久,便是依靠家族联姻。

可悲的是,那些与其联姻的人,夏洛特家族儿女众多,长相也是各异,其中有如同七仙女一般的,也有继承了夏洛特大妈的丑陋恶心的面容的。

而凡是被夏洛特大妈看上的男人,不管是丈夫,还是女婿,她总归是有方法得到的,毕竟她是位于新世界的一方霸主——四皇之一。

而吴良之所以会收到请柬,则要从鱼人岛的故事开始说起了。

在那场鱼人岛上的那场战争中,吴良的一招——手臂通地,便让矗立在岛屿上的房屋粉碎殆尽,化为水泥,砖块的残骸。

这其中也包括点心加工厂,因为在战斗中被损坏,致使原本应该生产出来的十吨点心化为乌有,其中仅剩的一点点心还被路飞吃的一点不剩。

到了约定期限之后,夏洛特大妈派人来收点心,却被告知鱼人岛上无点心上交,请求延期。

夏洛特大妈是一个整日留着口水,酷爱甜食的老太婆,拥有着一个如同城堡般庞大的身体,大嘴一咧开,便可遮天蔽日。

这大妈一听平日最爱的鱼人岛甜食无法供应,粘稠的口水掉落在地板上,拿起电话虫,便开始连线相应的人员,让他们毁灭了这座岛屿。

没错,这大妈对付不能按时上交甜品的地方便是两个字——毁灭,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只是这次,这电话被在岛屿上四处闲逛的吴良给接了。

吴良还记得那时候的自己,接过电话便是一阵嚷嚷。

“干嘛,老太婆!”

夏洛特大妈生平还没有遭受过这种对待,楞了一愣,便对着吴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嚷嚷着毁灭什么的。

同行者路飞在得知这大妈为了所谓的点心就要毁灭整个岛屿的时候,立马挥舞着拳头,要把那大妈给打飞。

吴良更是扬言要让路飞吃光世界上所有的点心,好让夏洛特大妈无点心可吃,口水流尽而死。

如此一来,草帽海贼团的全体成员便被夏洛特大妈记恨上了,这也是大妈特意给吴良这个非贵族认识寄请帖的原因。

这样一想,吴良突然发现自己也是许久不曾见过草帽一伙人了,自从路飞前往新世界,他回到女儿国之后,便没了联系。

吴良此刻站在甲板上,看着不远处被船只划开浪花的地方,一抹阴测测的笑容浮现在其脸庞之上。

他本来无心去找大妈的麻烦,但是既然人家千里迢迢的从新世界寄过来了婚礼请帖,他岂有不去打扰的道理。

他不仅要去好好的打扰一下,还要送给她一份大大的见面礼,也不枉身为山治的师傅一场。

入夜时分,天边暗了下来,泼墨一般的天空下,月光微微荡漾着,点燃了一小方天空。

夏洛特.嘉蕾特坐在窗户旁边,看着窗外的月光,一颗心也跟着没由来的沉重了起来。

再过几天,便是妹妹布林的婚礼,那意味着夏洛特家族的实力又会大大增长,不过这一切都是因为联姻。

身处这片天空之下,她时常会感觉到头顶上传来的重压以及迷茫,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的母亲,是一个甜食怪还是巨人怪?

想到这里,嘉蕾特端起桌子上的奶茶,微微吹拂了几下,一仰而尽,嘲讽的笑容在脸上淡淡的荡漾着,她责怪自己也是想太多,身处在妈妈的手下,别说身不由己了,能够保住姓名便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了。

因为她曾经亲眼目睹妈妈在发狂之后,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哥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