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套在壳中的人鱼公主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据白星所说,这斧头的主人是幽灵船上的一位耙耙果实的拥有者,名为范德.戴肯。

在很久之前的某一天,这个家伙有幸触碰到了白星的手臂,从那以后,白星就成为了他的靶子,只要他想,便能够随时随地的扔出武器,来击中白星。

这也是白星生活在这个硬质贝壳制成的房屋中那么多年的原因,也是吴良在一开始诧异门上竟然有如此之多的条条痕痕的原因所在。

五分钟原理也是因此制定下来的,不管是国王,还是士兵。都不能在百姓的房间超过五分钟。

因此,这十年以来,白星总是孤独一人,除了宠物鲸鱼便无人讲话,现如今,那宠物鲸鱼也不知去哪里了。

一想到这些,白星那发达的泪腺,便再次开始了风风火火的工作状态。

大颗大颗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眼眶中滚落下来,掉落在床单上,打湿了一大片。

吴良听到这里,胸膛中好似燃烧起来了熊熊烈火,当即挥舞着拳头表示,“放心吧!白星,有了我你就不用再怕了,我迟早会把那个小子给打的爬不起来!”

白星停止了哭泣,楞楞的看向吴良的方向,口齿不清的问道,“真真的吗?”

吴良点头,目光坚定。

白星像是从一片黑暗职中,突然找到了灯塔一般,突然抓住了吴良的手臂,力气之大,差点没有把他手臂给扯下来,毕竟他现在在百姓面前的形态,还是一个小人。

“真的吗?那你可以带我出去吗?”

白星说到这里,刚刚被悲伤的泪水淹没的眼眸中,此刻又闪烁出了星星点点的光芒,像是盛夏之夜,在天空上上孜孜不倦的点起亮堂光芒的星星。

笑容在白星的脸庞上荡漾着,她轻柔的声音如同二月春风一般轻抚人的心扉。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出去看看花,看看树,看看阳光”

白星列举出来了一系列世人常见之物。

对此,吴良淡淡应道,“白星,你想去哪我都陪你去,有我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的。”

“真的吗?吴良大人?”

吴良点头。

白星躇眉。

现在是完事具备,只欠她这个说走就走的东风了!

但是她犹豫了,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出去,被发现了又如何是好。

吴良见她犹豫不定,便想了个主意,说是要把白星变小,然后塞在自己的口袋之中。

听到这里,白星的眼眸中突然间闪烁出了一丝丝的光芒,她楞楞的看着吴良,十分好奇的询问道。

“你们外界的男人都那么的厉害吗?可以随意的把人变小!”

吴良咧开了大嘴,洋洋自得哈哈大笑道,“哈哈其实也只有本座那么厉害,那么好心,白星,你遇见我真的是你赚到了!”

善良单纯的白星听到这里,瞬间心花怒放,对吴良心生敬意,再三犹豫之下,倒也同意了吴良的请求。

只见,从吴良手中生出一抹亮堂的光芒,这光芒柔和的泼洒在白星庞大的身体之上,此刻,那身体正在急剧的缩小者。

要说区别嘛,自然就是,没有缩小之前,吴良还没有人家的一个鱼尾巴大,缩小之后,白星就变成了如吴良鞋子一般的高度。

吴良小心翼翼的把白星捧在手上,柔声道,“小白星,你现在是更加的可爱了嘛!”

小白星脸蛋一红,连带着脸庞一起没入了粉红色长发之中。

吴良见状,便也不再打趣,径直把白星放在了上衣口袋之中,打开门,化作一道闪电冲了出去,所过之处,又是周围鱼儿的兵荒马乱。

白星扭动身体,从吴良的口袋中探出脑袋,看着周围的一切——

在海水中漂浮着的柔软的海藻,各种各样的小鱼,有的正无忧无虑的嬉戏,有的正向前飞驰过去,好不自在。

这普普通通的一切,在白星这个十年为出壳的小公主看来,却是难得的美景,在欣喜之下,白星小公子脱口而出四个字——海之森林!

“我要去海之森林!”

“吴良大人!”

海之森林是白星的梦想中的地方,说是梦想,也算是泡沫一般的幻想,实际上,白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真的能够踏足那片土地。

不过,刚才的一切,那真实的一切,不属于壳子中的一切,让她对于心中的那个梦想,再次心生仰望。

吴良应了一声“好!”

便朝着那片辽阔的森林前进了过去。

鱼人岛不同于大海之中的其他领域,它属于大海,却不被大海中的环境所束缚,他拥有者其他深海区所没有的阳光。

这都得益于一个大树,大树的上端汲取着阳光,在通过树根汇聚到深海之下,这是一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但确实真实存在的。

因此,在这片区域之中,也存在着如同地面上的森林一般的海之森林。

经过一阵呼啸的风声后,吴良停了下来,再度小心翼翼的捧出了口袋中的白星。

下方是一片隐没在暖阳之下,茂密的生长着的树木,不远处的海岸处还有一群士兵聚集在那里。

吴良带着白星向着那片茂密的森林之处飞了过去,树木的下方是一片片姹紫嫣红的花儿,正扭动着腰肢,争奇斗艳。

已经十年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白星又变成了星星眼,不过相比眼前的这种花草树木的美好景色,让她更加心心念念的地方是母亲的墓地。

白星的母亲是死于为人类和鱼人追求和平的路上,不过白星从未对那些暗杀者心生怨恨,或许是遗传了其母亲的善良吧!

在层层叠叠的树木之中,白星来到了母亲的墓地之上,吴良则是躲到了远处,不去窥探白哀悼亡母。

白星的小小身躯在母亲的墓碑之前抖的如同筛子一般,白皙的脸庞也跟着染上绯红色的光芒。

吴良躲在了一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不禁感慨,这里虽然位于深海之下,却因为有了这些能够进行光合作用的树木,来生产空气,所以倒也不缺空气,也算是一个好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