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初识白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均匀的呼吸声被打破,大门处不断拥挤进来的暖风,轻抚少女白嫩的身体。

白星恍然间睁开眼睑,卷翘的睫毛在半空中刷出一道道完美的弧度,闪亮的大眼睛像是被放进了漫天星辰,只一眼,便让人深陷其中,拔不出来。

红白相间的尾巴在柔软的被子中懒懒的晃荡着。

在嗅到食物的香气之后,白星按开床头的开关,贝壳中裹着的暖暖的光芒,顷刻间便从其头顶上散落了下来,照亮了这片空间。

四目相对之时,一个欣喜,一个错愕,一个欣喜,一个恐惧,一个咧开大嘴大笑,一个咧开大嘴大哭。

伴随着两行清泪从白星脸庞上划过之后,白星的眼泪便如同那打开了闸口的水槽,波涛汹涌的从闪亮的眼眸中一起拥挤了出来。

呜呜呜呜呜

两个白皙的像是馒头一般的拳头分别置于眼睑之下,不断地擦拭着那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的泪水。

“你你是不是过来害我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

白星的质问声中裹着抽泣的声音,放声恸哭的模样,真是惹的吴良一见犹怜。

吴良连忙挥手解释道,“在下只是爱慕公主,这才千里迢迢的赶过来的!”

怎料吴良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白星那泪水更是如同那决堤了的河水,卑来袭,如同山野猛兽大虫一般,咆哮着。

白星的抽泣声中还夹杂着其他的声音,支支吾吾的,一时倒也听不真切,依稀能够辨别的便是——

“又来了一个登徒子呜呜呜”

吴良“”

吴良的耳朵轻微的动了几动,耳边传来了来自几百米之外的响声。

那是冷器划开空气,摩擦而发出的斯斯响声,还有那呼啸的狂风。

三~二~一——

吴良脑海飞快的运转着,精密的计算着那冷器即将到达的时间,在一落地的那一瞬间,吴良抬起左手,伸出食指和中指,中间留出了一道约为两厘米的缝隙来。

一道黑影从暗黑的大门在飞了过来,径直落在了吴良的手指缝隙之中,停了下来,释放出了身体中累积起来的所有动能。

白星停止了哭泣,擦着眼泪的拳头也停在了脸庞,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向吴良的方向。

这斧头的主人,她很是熟悉,类似于这样的物件,他几乎每天都能够收到。

吴良手掌之中浮现出一股旋转的气流,手掌朝着大门的方向打了过去,那门晃晃悠悠的,吱呀一声关住了外面的一切,包括黑夜,包括景色,也包括正在向这个方向赶过来的士兵们。

吴良扔掉了手中的斧头,抬头下意识的看向白星的方向。

只见白星鄙视正低沉着眼睑,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眼眸中是化不开的悲戚。

吴良心中大喜,心想这正是趁虚而入的好时机,便跳到了一旁堆满食物的桌子上,盘腿坐着,柔声问道,“公主殿下这是怎么了?”

因着此人刚才为自己挡住了那斧头,不然自己现在恐怕已经被那斧头砍伤了,白星也就不排斥吴良了,便低声想要跟他诉说自己那么多年的心酸声。

正当白星要打开她的话匣子之时,门外传出砰砰砰的敲门声。

白星连忙把吴良一把抓起,放进了被子之中,自己则是直立起上半身,抹去了脸上的泪水,道了一句,“请进!”

门外国王带着士兵如同潮水一般一同涌入了进来。

那身体强壮,浑身肌肉的老国王扭动着金黄色的鱼尾,和同样金黄色的如同海藻一般浓密而茂盛的头发,来到了白星旁边,关切的问道。

“白星啊!你有没有怎么样啊!据守卫说,来了一位不知长什么样子的人,偷偷的潜入了宫殿。”

“刚才听你哭的那么的厉害,是不是那个人来了,告诉父王,父王定然让他有来无回。”

老国王殷切的看着自家女儿,心中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既心酸又心疼。

白星摇摇头,直言“没有。”

毕竟是没有撒谎的经验的,高高在上的公主,白星这一撒谎,额头上便渗出了丝丝冷汗,表情也比平日僵硬许多。

老国王一看自家女儿,今日这哭的如此的伤心,此刻表情又是那么的不自然,料定其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便再次询问道。

白星轻轻的咬着粉嫩的嘴唇,眨巴着眼睛,额头上渗透出来的汗水更加的庞大了,坚持道,“女儿真的没事,只是做噩梦了!”

尽管国王还是一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然而在身后士兵的提醒下,“国王,已经到五分钟了!”便也就出去了,临走时还特地关紧了门。

终于送走了父王的白星不禁长叹了一口气,白皙的手臂抚过已经是大汗淋漓的额头。

吴良在被放进白星的被窝之时,便伸长双手,一把抱住了那红白橡胶的美人鱼体,轻嗅着美人鱼上独特的芳香,浓而不烈,恰到好处。

白星一把掀开被子,戳戳吴良的身子道。

“你怎么了!你叫什么啊!”

“没什么,没什么。”

吴良砸吧砸吧嘴,淡淡的说道,身子又向白星的尾巴处拱了拱,双手环抱的力度更加的大了。

白星一看这种局面,眼眸中已经汇聚好的泪水,不由得再次倾盆而下。

“你这个好色之徒,赖在我的被窝中不出来。”

吴良像是身处烈火之中,被猛然浇了一盆冷水一般,再想起白星大绝世哭功。猛地从被窝中钻了出来。

“别哭,别哭,我叫吴良,是仰慕公主而来,绝无歹心啊!”

白星盘腿坐在柔软的被子之时,装作委屈的模样。

白星本来也没有把吴良当坏人,刚才哭,不过是因为心思太过于敏感脆弱罢了,觉得自己受了冷落,现如今,在听到吴良的回答之时,心情便如同那过山车一般到达了顶点。

“原来是吴良大人啊!”

白星浅笑吟吟的说道。

接下来,吴良又询问了白星很多事情,比如所谓的五分钟原理啊,还有那把斧头的主人。

一提到这些白星便伤情起来,眼眸中氤氲着水汽,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大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