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本座才是四皇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缓缓前进,走到黑胡子的面前,咧开嘴巴,投过去一抹灿烂的笑容。

黑胡子只觉吴良的灿烂的笑容之下,定然隐藏着比暗暗果实的暗物质还要黑暗的想法,心下一紧,大颗大颗的汗水从头顶上滑落下来。

吴良拍拍黑胡子的肩膀,淡然说道。

“胡子先生不必紧张,我只不过是来拿走你身体之内的两个果实的,没有其他恶意的!”

呜咽的声音从黑胡子的嘴巴中发了出来,因其现在全身被固定住,连同嘴巴也是如此,所以才听不清楚。

其实黑胡子现在最想说的便是,“果实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谁都不能夺走!”

吴良只当黑胡子这呜咽的声音是答应自己了,便伸手取来了那黑色袍子,一如黑胡子罩住白胡子那种,罩住了黑胡子。

黑胡子此刻想死的心思都有了,一直对力量无比崇尚,无比坚贞的他,此时只觉大脑像是窒息了一般,运转不过来。

如果能够选择的话,他宁愿死去,也不愿意把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果实给丢掉。

这黑色袍子是暗暗果实的暗黑色气息制成的独特袍子,被它罩住的人,能够分离出身体之内的果实。

此刻,吴良手中浮现出了一道细长的红线,这红线一端在他的手上,另外一端则是径直朝着黑胡子的身体蔓延了过去。

在两根细线的牵引之下,两颗果实,一个通体透黑,一个通体透亮。

吴良轻轻的移动着手掌,向着自己的身体方向倾斜过去,那两颗果实,渐渐地没入了吴良的体内。

与此同时,吴良只觉身体中原本便浑厚的力量如今是更加的磅礴了,心中大喜,觉得这一趟迷路没有白迷,许是上天想让他再历练一番。

黑袍褪去,失去了暗暗果实的黑胡子跌倒在地上,一副颓然的模样。

那些原本一直守在不远处的黑胡子的合伙人,此刻在看到黑胡子这般模样,纷纷长叹了一口气,做鸟兽状散开了,临走前还装作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指责黑胡子的不厚道,终究会有正义来主持公道。

汉考克在看到吴良的一瞬间,立马扑了上去,细嫩的长腿缠绕在吴良的腰部,如同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微微荡漾着。

“许久不见夫君,妾身都快要担心死了!万一夫君有个什么好歹,妾身就没人结婚了!”

汉考克红着脸蛋,一副待嫁少女的娇羞模样。

夫君?

吴良愣住了,大手抚过缠在身上的汉考克,温言。

“汉考克乖乖的等我一会哦!这里还有一个小麻烦!”

吴良指着坐在地上,如同二愣子一般的黑胡子。

汉考克不舍的离开了吴良,往后退了几步。

吴良口中的二愣子黑胡子,如同着了魔一般,向着吴良的方向飞快的前进了过去,直接抱住了他的身体,说什么都不撒手!

吴良“”

“黑胡子,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喜欢上了本座?”

黑胡子仰头向天,大声哭泣道,“你这个无知小子,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为什么要偷走我的果实啊!”

一抹闪电从黑胡子的手中生出,径直朝着吴良的身体捅了过去。

砰——

黑胡子惊讶于这清脆的响声,低头看了过去,自己手中的匕首仍然老老实实的待在吴良的皮肤之上,并未陷入其皮肉之中。

“失望了吧!”

吴良冷冷的在黑胡子的耳边说道。

黑胡子的身体一个激灵,手中的匕首也掉落在了地上,发出哐当的一声响。

吴良如同甩垃圾一般将黑胡子甩在了地上,身体向着他的方向凑了过去,一双清凉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对方。

场上一阵沉默,吴良沉默半天,久久才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左手呈现出抓握状,直接放在了黑胡子的头上。

“如今本座要你已经没用了!你便消失吧!”

吴良淡淡的说道,像是在对一只蚂蚁说,我要从这里走一下,不好意思要踩你一下。

刚刚的沉默是吴良在用古神之瞳,读取着黑胡子脑海中可能有用的信息。

结果读取了半天,让他十分失望的是,这个家伙脑海中除了力量,力量,再无其他了!

一股霸气顺着吴良的手臂,如同潺潺流水一般汇入黑胡子的身体之中,片刻,便松开了手,向着汉考克的方向前进过去,然后一把拉住了那双柔若无骨的手腕。

汉考克就这样投进了吴良的怀抱,脸庞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脯之上,心中一阵窃喜。

位于吴良背后的黑胡子,面容扭曲,身体抽搐,蜷缩成了一团,在土地之上剧烈的抖动着,宛如冷风之中,身着单衣的男子。

谁也想不到,不久之前,威风凛凛的出场的黑胡子,如今竟然会变成这种模样。

漫天的痛苦加上绝望如同棉花一般塞满黑胡子的脑海,胸膛中的那股气息大有喷薄欲出的趋势,呼哧呼哧的气息,如同鼓风机一般,愈发急促

轰隆隆

一声连着以上的巨响从黑胡子的身体中响起,而他的身体在一瞬间被那磅礴的气息,给鼓成气球之后,轰隆一声炸裂开来,形成无数个碎片,掉落在地上。

一股股霸气旋转着向着四周蔓延过去,如同刀子一般敲打着人们的心灵。

这是一股让人恐惧,进而想到臣服的力量。

此刻,饶是本身便拥有霸王色霸气的汉考克,在吴良的怀抱中,也感受到了那股震动人心的霸气,她也是此刻才明白,吴良抱住她,是为了帮她抵挡住一点霸气。

这就好比那流淌在山沟沟之中的小溪流,在遇见了那无边无际,不可估量的大海之后,心中涌现出的一种自惭形愧的情绪,一种渺小臣服于强大的不二选择。

战国感觉自己似乎被当头一棒子,打蒙了。他楞楞的看着那个以强势的力量战胜黑胡子的男人。

那最后一招霸气,正是从艾斯行刑的一开始,便弥漫在他身旁的霸气,也是一直以来让他心神不安的霸气。

没想到这霸气的主人竟然是草帽海贼团中的一位,而且深藏不漏那么久!

在众人皆处于惊讶之中时,吴良对着众人呐喊道。

“本座才是四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