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拔牙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股恶臭从那张流着口水的大嘴巴中飘出,径直砸在吴良的脸上。

吴良的胃里一阵翻腾,心下暗暗的骂了一句,“这个泼皮无赖,嘴巴可真是够味的!”便伸着手指继续探了进去。

大拇指和食指一并朝着那黄色大门牙探了过去,如同钳子一般牢牢的锁在了那门牙之上。

黑胡子愣住了,眼珠在眼眶中旋转着,如同琉璃珠一般转个不停,心下一阵不安。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莫名其妙的男人到底是想干什么?偏偏他手脚都不能动,只能任由眼前的男人胡作非为。

大拇指和食指向着一块聚拢,用力,拉扯着门牙,直接向外一个用力,那大颗门牙便顺着吴良的手指,向着口腔之外飞了出去。

吴良看着手中黄漆漆的牙齿,淡淡的恶臭味在周围浮动着,鲜血顺着黑胡子的大嘴巴流淌了出来。

啊——

过了半,黑胡子才发出一声怒吼,浑身颤栗,抖的如同筛子一般,有一句话叫做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此刻黑胡子便是这种状态。

怒目圆睁,看向吴良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

吴良嫌弃般的扔掉了手中的牙齿,再度伸出了大拇指和食指,幽幽道,“只拔下了一颗,还有好多颗呢。”

黑胡子“”

黑胡子陷入了反思中,反思自己究竟是何时遇见过吴良,是否得罪过他,不然他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毫无人性,毫无尊严。

在黑胡子反思期间,吴良也没有闲着,如同一个牙医一般,掰开其嘴巴,探进去二指,准确的落在相应位置,毫不犹豫的拔出,简直可以用稳、准、狠三个字来形容。

痛苦的哀嚎声漫天遍野,黑胡子的眼珠呆呆的立在瞳孔之中,如今他身上已经没有半丝的力气来反抗了,在那无边的痛苦之中,他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轻了起来,似乎有飘向天国的趋势。

不过吴良接下来的一个动作,让他的身子瞬间便沉重了起来。

事毕,吴良伸出一只大手,径直拍在了黑胡子的头上,高声道,“好了,总算是治好本座的强迫症了,如今打你也更舒心了一点。”

众人愣住了,本来以为吴良拔牙的举动是想给黑胡子一个下马威,不成想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舒服点。

这个理由着实强势,着实霸道,!

黑胡子“”

吴良大手一挥,解除了自己加在黑胡子身上的禁锢。

黑胡子那庞大的身躯,在解除禁锢的一瞬间,便整个倒在了地上,嘴巴外面依然向外渗透出泪泪鲜血。

又过了半晌,黑胡子才从僵硬状态恢复到有动作的状态,只见他抬起头,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吴良看过去,阴沉的目光笼罩下,周围的气温似乎下降了几度,惹的一众人等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几抖。

被这种目光牢牢钳制着吴良仍然是一副大无畏的状态,嬉皮笑脸的看着眼前人,贱贱的问道,“怎么?要打架吗?来吧!”

吴良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惹的黑胡子咧开大嘴,大声嚷嚷了起来,“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无名小子,如今我便要打的你满地找牙!”

黑胡子在说出那个牙字的时候,忍不住斯了一声,如今他一双手,风便顺着吹拂着他的口腔各处,那刚刚拔掉牙齿的地方,又是一阵疼痛遍地起。

眼泪顺着黑胡子的脸庞流了下来,这完全是自然的生理,由不得他控制。

吴良淡淡的看着被自己七零八落的扔在地上的牙齿,装作疑惑的模样,淡淡的问道,“不知胡子兄说的可是这地上的牙齿!”

一阵嬉笑声从四面八方向着黑胡子吹拂过去,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周围,不是白胡子的人,就是海军,自己的人都已经倒在了地上,不知是无法起身,还是不愿起身。

想来,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毕竟他们是一个刚刚结合起来的群体,这些人又如此的圆滑,此刻必然是见这小子霸气,不敢起身帮助自己,所以躺在地上做那可能随风飘荡的墙头草。

想到这,黑胡子不禁暗骂了一声,便举起双手,向着前方冲刺了过去。

吴良仍旧立在原地,任由海风吹拂他的衣角,如同泰山一般,巍然不动,看着面前冲击过来的黑胡子。

黑胡子也是刚刚从白胡子那里得来了震震果实,现如今还无法使得全然,只得在心中默默的回忆着老爹的手法。

一个圆球形状的光团浮现在黑胡子的手上,他一边极速奔跑,一边调动着震震果实的能量,丝丝闪电汇聚在球体之上,纠缠在一起,一阵阵亮堂的光芒闪现出来。

黑胡子身后的白胡子的儿子们此刻皆是怒目而视,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黑胡子扒皮抽筋,才解心头之恨。

眼下,大概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道理,他们竟对吴良起了同情之心,虽说吴良刚才的拔牙手段自是十分霸气,不过那是对于静态的黑胡子,至于动态的黑胡子那可就说不定了。

毕竟如今的黑胡子是暗暗果实和震震果实的拥有者,这两个果实一个负责防守,一个负责攻击,倘若其配合的好的话,那当真是无敌,当然除了四皇里面剩下的三位才可对抗。

而吴良只是一个悬赏金为两亿的男人,还不如船长路飞,这场战争,还是黑胡子赢的可能性比较大啊!

黑胡子的拳头径直向着天空之上伸了过去,那道光球也跟着一起上升,膨胀,斯斯声如同电流一般,贯彻在人的脑海之中。

“去死吧!”

黑胡子怒吼一声,手臂如同砍刀一般,向着吴良的方向砍了过去。

刹那间,空气跟着震动了起来,发出簌簌的声响来,在这股强劲的震动波的作用下,吴良的面部也跟着扭曲了起来。

吴良伸出双手,手中浮现出了一团暗黑色的光芒,这光芒如同流水一般,在其手中流动着,晃荡着。

暗黑色的光芒向着那团光波浮动了过去,所过之处,原本闪亮的光波竟相归于暗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