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艾斯暴走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此刻他正一边飞舞着双手,一边对着视野之内的路飞喃喃自语道。

“路飞,你可不要怪厨师长哈!不好好折磨一下你的话,你那哥哥是不会彻底觉醒的!”

“以后我让山治给你做大块骨头吃!”

言毕!

阴测测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了吴良的脸庞之上。

多弗朗明哥在不慎看到吴良的表情之后,原本便距离吴良颇远的身体,此刻更是不自觉的向后移动,直到快要从船舱中出去了,这才停了下来。

没想到这个男人,如此心狠手辣,便是连自家船长,都能随意摆布。

多弗朗明哥的身体不禁再次颤抖了起来。

吴良手指翻飞,如同千百只蝴蝶一同在人眼前扇动翅膀,惹的人眼花缭乱。

赤犬抬起脚,踢在路飞的身上,如同踢皮球一般,踢过来踢过去,好不欢快。

同样站在高台之上的两个人面色同时阴沉了下来,一个是卡普,一个是战国。

卡普,“你这是干什么!萨卡斯基!”

卡普站在只想用自家铁拳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把路飞当球踢的小子,路飞虽为海贼,但是再怎么说,终归也是他的孙子!

战国,“赤犬,你平日可不是这幅模样!”

战国深知,平日里的赤犬事事皆以正义作为最高道德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同时,也严格要求他人。

如今面对革命家龙的儿子,按照他的脾气,应该是直接杀了,而不是在这里把路飞当皮球踢,故意激怒卡普和艾斯。

赤犬面向二位,停下了脚下的动作,再度把奄奄一息的路飞踮了起来,沉声道。

“既然元帅和总部中将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快速的解决了这个小子,送他先走一步!”

赤犬左手踮着路飞,右手已经化成熔浆形态的巨大拳头,丝丝烟雾从内部升腾出来,围绕在路飞的周围。

“萨卡斯基!”

怒吼声从卡普老头的喉咙中爆发出来,只见他双目猩红,死死的盯着路飞,脚下的步子如同千斤鼎一般的沉重。

“怎么?卡普中将这是让我看在您的面子上,网开一面吗?”

赤犬向来不苟言笑的面容之上,浮现出了玩味的笑容,一边看着卡普,一边摇晃着路飞的身体。

战国微微拧巴着眉头,扫视着卡普,男孩众人闪过一丝丝的同情,但更多的是对于海军的坚守。

战国走到了卡普的旁边,挡住了他已经迈向前方的步伐。

卡普愣住了,如今他处于两相为难之中,一边是家人,一边是职业!

艾斯死死的咬动着牙齿,咯吱咯吱的声音时不时的萦绕在这方小小的空间之中。

放眼看去,艾斯的一双眼眸之中,是腾腾升起的火光,裸露的上半身上,白皙的皮肤之上,是爆起来的青筋,血管也是清晰可见。

在那沉重的枷锁的控制之下,艾斯的手指捏成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青筋别,骨节发白。

艾斯如同冷箭一般的声音刺穿了这粘稠而压抑的氛围。

他看了一眼卡普的方向,回忆瞬间化成了纷飞的蝴蝶,在他的脑海中扑腾。

卡普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是抚养他长大的老头,只是他和路飞和卡普终究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他们各自选择了各自的路!

“老头,路飞的事情交给我!”

卡普沉声说道,目光坚定的看向前方,白皙的皮肤之下,响起一股簌簌的声响,在那清晰可见的血管之中,似乎有一股磅礴的气息正在飞快流动。

赤犬仍然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布满岩浆的手臂几乎快要到达路飞的脸庞,而身为橡胶果实能力者的路飞,不早说是岩浆了,就算是普通的火也能够让他化为灰烬。

“是吗?我在这里等你,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救出你的弟弟来!”

赤犬冷冷的看向前方,如同下战书一般的道。

眼看着赤犬手中的熔岩距离路飞的脸庞越来越近了,艾斯感觉自己站在像是被放在火上炙烤一般,饱受煎熬。

被枷锁牢牢锁住的手臂处如今已经是泪泪的鲜血,往外横流,在不断的挣脱之下,手上几乎已经没有一块完皮。

这枷锁是由特殊材料制成,听说除了与之相匹配的钥匙以外,别无他法。

路飞感觉自己站在像是被扔进了大海之中,而且还是滚烫的冒出泡泡的海水,不然他怎么感觉身边如此热,感觉整个人被热气包裹住了。

艾斯的身影渐渐浮现在路飞的脑海中,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把橡胶手臂,朝着艾斯的身旁蔓延过去,待感觉到人体之后,才打开了掌心。

口齿不清的说道,“艾斯我帮帮你开”

“路飞”

艾斯刚喊出路飞这两个字,钥匙便被旁边的战国给夺了去。

艾斯在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句——不用了!路飞,不用了,今后让哥哥开保护弟弟!

一股炙热的气息顺着艾斯膨胀的血管上升,所过之处,肌肉像是经历了一场历练,蕴藏着浑厚的力量。

艾斯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任由体内的气息随意的奔走,那股炙热仍然在灼烧着他的身体,以至于阵阵青烟从他身上升起。

战国愣住了,他还从未听说过艾斯有这种技能呢,再加上心中的不安,他便立刻挥手吩咐身边的两个行刑的人!

“行刑吧!”

战国吐出这三个字的一瞬间,卡普紧紧的抱着脑袋,陷入了痛苦之中,路飞睁开了虚弱的眼睛,橡胶手臂依然缓慢的朝着那闪烁着冷光的刀蔓延过去。

身穿军绿色的两人挥动着两把长刀,在一阵吵闹声中,向下劈了过去——

哐当——

兵器与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如同钟声一般冗长,向着周围蔓延了过去,万众哗然。

只见那高台之上原本被紧紧的束缚着的艾斯,如今已经直立起身体,手上是破碎开来的链条,身边是在刚才长刀与身体两相撞击之下,断裂开来的刀具。

那两个行刑之人如今只觉手臂发麻,那股巨大的震动感依旧牢牢的缠绕在手臂之上。

这人莫不是个铁的吧!

两人楞楞的看着艾斯,眼眸中不掩慌乱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