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赤犬出动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吴良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在这船舱之中观战许久,如今也有点乏了,还是让这战争快点结束的好。

吴良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战场,一个人影渐渐的浮现在他的瞳孔之中,那便是此刻在营救艾斯的道路上奔跑不息的路飞。

高高的看台上,艾斯苦着一张脸,紧张的看着下方的战况。

如今是时候让他更紧张一些了!

吴良如是想着,手中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丝线,这丝线漂浮在半空中,化成虚无。

多弗朗明哥楞楞的看着吴良如今的动作,他怎么感觉吴良的这个招式和自己的颇为相似,只不过看起来比自己要更加高深一点罢了。

吴良像是察觉到了多弗朗明哥的心思一般,扭头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直言,“这是刚跟你学的,但是与你的不同,我这是升级版,不像你的只能控制皮肉,我的可以控制精神。”

多弗朗明哥点了点头,一时竟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自己是吃了线线果实,加上多年的修炼,才有了如今的招式,然而吴良不过是看了一眼,便可立刻复制并且升级自己的招式,实在是让他无地自容啊!

该喜的则是,吴良这般大人物,居然看上了自己的招式。

多弗朗明哥无奈的在心中叹气,眼神顺着吴良的丝线向着远方蔓延了过去,直到看见了那个戴着白色棒球帽,难是沟壑的脸庞上布满了阴暗的赤犬大将!

吴良这莫不是要控制赤犬?

多弗朗明哥不由得心下一惊,这丝线,怕时候还没有能够接近那位,便会被察觉,然后化为灰烬吧!

毕竟赤犬可是熔岩果实的能力者,能够吞噬一切,化为灰烬,身为海军顶端的大将,其对周围气息,环境改变的灵敏程度,更是超乎想象的!

就连他这种爱好于见风使舵的人,也从不曾打过赤犬的主意,因为实在是能力相差悬殊啊!

然而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吴良手中的丝线,并不是以蠕动的行驶钻进人体皮肤之中的,而是以刺穿的方式,直接深入人体的每一个神经元。

赤犬原本明亮的眼眸突然变得暗淡了下来,原本高高抬起的头颅,也略微的低沉了下来,向来刚正不阿的模样也被浮在嘴角的一抹冷笑给击散。

他并不是没有感知到朝着自己身体,蔓延过来的异样的气息,他只是来不及躲开,行动比思维慢强了一拍,便造成了如今这种局面。

在吴良的操纵下,赤犬迈开步子,向着不远处的黄衣少年前进了过去,一路上,倒也遭受倒了不少替草帽路飞拖延时间的,都被其斩杀在片刻之间。

赤犬的唯一目标便是路飞!

呼哧——

呼哧——

一路上持续不断的的战斗,已经快要消耗掉路飞所有的气力,然而对于路飞来说,心中对于艾斯的执念大过天地,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抛弃路飞。

路飞如今的心中只有自己和艾斯之间的距离,他要快速奔跑,一步,两步,消除他们之间的差距,去到艾斯身旁。

一个拦路虎出现在了路飞的眼前,赤犬似乎是从天而降,落下来的一瞬间,整个冰面不禁颤抖了起来。

路飞挥舞着橡胶拳头,眼眸闪烁着绯红色的光芒,口中呐喊着,“橡胶机关枪!”

刹那间,拳头如同雨点一般朝着赤犬的身体砸了过去。

然而这雨点对于赤犬来说终极还是太过于嫩了一点,如同微风下漂浮过的毛毛雨一般,洒落在身躯之上。

赤犬掂起路飞的身体,放在半空中摇摆来摇摆去,好不欢快。

高空之上,艾斯的声音如同决堤了的洪水一般,猛地冲下来。

“路飞!”

俗话说,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作为艾斯最喜欢的两个人——白胡子和路飞,两人基本上也可以称为朋友,再加上了两人现在同处于营救艾斯的路上,故而,白胡子在看到路飞有难之后,当下便决定上前营救。

手中的砍刀掀起来一阵狂风,带动着呼啸的气流,向着赤犬的方向蔓延了过去。

顿时,地平面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地壳似乎被分裂成了两半,分别向着对立的方向移动了过去,不少海军纷纷掉进了裂缝之中,留下来的悲戚的叫喊声。

赤犬一手掂着路飞,矫健的步伐几个跳动,所落之处,皆是大地开裂,地表移位。

然而赤犬总是能够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及时的离开那片区域,跳到下一个安全的地方,如此灵敏的反应能力,以及行动速度,着实让人吃惊。

毕竟他的对手可是白胡子,迄今为止,还没有几个人能够如今敏捷的躲过他的攻击。

众人不知,多弗朗明哥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方才赤犬的一番行动,皆是在吴良手上丝线的控制之下完成的。

而他一直死死的顶着吴良翻飞的手指,直到眼花缭乱,也没有能够看出个所以然来。

赤犬最终跳到了高高的看台之上,距离艾斯大约百米之处,脚下踩着路飞,对着艾斯露出挑衅的笑容来。

一抹抖动的光芒从战国的眼睛后面迸发了出去,心中的那种不安,从一开始出现霸气之后,便一直萦绕在心尖,眼下又起了扩大之势。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眼前的赤犬的行为举止,与平日大有不同,然一时间,他又说不出来究竟是哪里不同。

“路飞——”

水汽在艾斯的眼眸中氤氲着,不受控制的从眼眶中滚落出来,从脸庞上划过。

这世界上有两件事情是艾斯最不能忍受的,一为看路飞受欺负,二位看老爹受伤。

现在赤犬已经触犯了他的第一条铁律!

路飞小小的身体在赤犬一双大脚的碾压之下,几乎快要前胸贴后背,变成扁平的一张纸。

如今,路飞只觉全身无力,骨头酥软,怎么也提不上力气来,眨巴着眼睛,透出虚弱的气息来。

“艾斯”

他气若游丝的呼喊着,手掌中紧紧的握着,刚才汉考克趁乱交到他手中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