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威胁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呼哧——

呼哧——

伴随着剧烈的喘息声,是多弗朗明哥那裸露出来的胸脯之上的起起伏伏,如同鼓风机一般。

多弗朗明哥久久才从刚才的惶恐之中挣脱出来,抬起眼皮,打量着面前正淡然自若的往口中塞着葡萄的人。

此人他倒是不曾见过,凭着他如今的这般见识,不管是海军界,还是海贼界,但凡厉害的人,在他这里皆是榜上有名。

如今这个人如此陌生,只能说明一件事,他一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卑贱之人!

想到这里,多弗朗明哥便镇定了起来,从原本的蹲在船上,呈现出缩头乌龟的状态,转变成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拿着葡萄便在嘴里塞,口齿不清的发出呜咽声。

“你是谁?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不怕死吗?”

多弗朗明哥言语之间,看向吴良的目光中,生出轻蔑。

吴良只是淡然一笑,低下了头,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并不言语。

看到这小人物如此忽视自己的态度,多弗朗明哥不禁着急了起来,对着吴良的方向扔了一个葡萄,骂骂咧咧的说道。

“喂,你这个混小子,我与你说话呢!”

这葡萄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吴良的手中,吴良再次抬起头时,原本白净的脸庞上,硬生生的生出一大片黑暗来,看向多弗朗明哥的眼眸中,一抹冷光迸发了出去。

多弗朗明哥虽然被这眼神震慑到,却依旧装作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声音更加的响亮了,然而这响亮之中却透露出细微的颤抖声。

“你以为你这般看我我就怕了?知道我是谁吗?卑贱的小子!”

吴良仍然不言不语,只是把玩着手中的葡萄,随即对着多弗朗明哥那个碍事的墨镜砸了过去。

在呼啸的气流的包围之下,这柔软的葡萄硬生生的生出了钢铁一般的气势,与空气摩擦,发出斯斯的响声来,如同子弹一般,径直打入了多弗朗明哥的眼睛之中,又穿过军舰,落在冰河之上。

啊——

一阵怒吼声响起,破碎成残渣的墨镜被甩在地上,多弗朗明哥捂着眼睛,鲜血急不可耐的从他的指缝之中渗透出来。

如果此时转到多弗朗明哥身后看过去的话,便可以窥见一个葡萄大小的一道透亮的通道。

多弗朗明哥趴在地板上,身体蜷曲在一起,剧烈的颤抖着,如同一个红色的毛毛虫一般,在地上打滚,瑟瑟发抖。

铺天盖地的痛苦如同浪花一般,一浪接着一浪的拍打上多弗朗明哥的脑壳处,因为疼痛,他整个身体蜷曲在一起,浑身的细胞都处于颤栗的状态之中。

从出生以来,他便活在众人艳羡的中心,只有他让别人痛苦的份,哪有别人动他的份。

眼下,这个男人仅仅用一个葡萄,并且是在如此短距离下,仅仅是用手发动,足以看出这人是有着多么雄厚的力量!

“你是谁?”

多弗朗明哥颤抖着身体,咬牙切齿的问道。

吴良浅笑吟吟的看着地板上的男人,伸出了手,语气平淡而温和的说道。

“初次见面,竟忘了介绍,我叫吴良,吴是上口下天的吴,良是良心的良!”

吴良一本正经的坐着自我介绍,还时不时的对着多弗朗明哥抛媚眼,一副悠闲自得的状态。

吴良?

多弗朗明哥在脑海中认真的搜索着关于此人的消息,终于在关于草帽海贼团的记忆之中,寻到了此人。

据说此人是草帽海贼团的厨师长,虽然盯着厨师长的头衔,却很少行厨房之事,整日四处泡妹,积累下了一身情债,并且涉猎颇广,还与9的成员卡莉法,甚至是海军上校缇娜有过暧昧关系。

传闻中的吴良只是在可可西里村中,有过一次暴打鱼人,在阿拉巴斯坦国土之上,曾暴打前任七武海成员克洛克达尔,还扬言让其在沙漠之中种出一片绿洲来,以至于现在克洛克达尔还在面朝沙土,背朝天的为沙漠的春天奉献着汗水。

也是因此,此人的赏金从无到有,一路飙升,达到了两亿,不过从那以后,便鲜少听闻此人的消息,也很少在草帽海贼团集体出行的活动中看见他,上次发现他还是在司法岛屠魔令上,不过当时他也没有什么大作为。

故而,吴良便慢慢被大众忽视,这也是多弗朗明哥见面却不识人的原因。

眼下,多弗朗明哥肠子都快要悔青了,他若知道,吴良是草帽海贼团背后隐藏着的巨大潜力股,他才不来没事招惹这位呢!不对,他好像是被召唤来的——

多弗朗明哥缓缓从地板上坐了起来,然而在痛苦的驱使下,身体依然打着卷蜷缩在一起。

他抬起眼皮,再次看着吴良的目光不似从前那般无礼,而是堆满了痛苦与不甘心。

尽管不甘心,多弗朗明哥此时却不得不选择屈服,不然还不知道自己今天会怎么死在这艘军舰之上,或许等到身体发臭才能为人所知。

“您找我来必然是有事吧!”

多弗朗明哥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连敬词都用上了!

“哈哈哈”

吴良爽朗的大笑,也不多废话,手指径直指向了外面那个证不断发射着光线的包括熊,对着多弗朗明哥沉声道。

“我要那个!”

多弗朗明哥愣住了,那可是人间兵器,受海军程序的控制的兵器,若是硬来的话,他都不一定打的过。

多弗朗明哥下意识的想要挥手拒绝,再对着吴良慷慨陈词一番,这事的难办程度,不料,吴良的目光突然转移到了他的另一只眼睛,手指抚在下巴上,脸庞上荡漾着阴测测的笑容。

明哥心下一惊,心想这个魔王不会是又看上自己的另一只眼睛了吧,便立刻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另一只眼睛,惊恐的颤抖着。

吴良冰冷的声音爬上了他的耳朵,在他耳朵旁不停歇的萦绕着。

“我看你这另一只眼睛也生的好看,你若不爱惜,我便也摘了来!”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